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九龙神鼎 > 第1750章 苏羽逼婚

第1750章 苏羽逼婚(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九龙神鼎更新最快!

“闹够,该走了!”漫不经心的话语落入苏羽耳中,像是一位失去耐性的看客,中断一场无聊的戏剧。

苏羽下意识闪避,那粉玉手臂却如同能够预判,先一步伸向苏羽即将闪避之地,将他一把握住。

紧接着,四方天旋地转。

在苏羽眼中,漆黑的无尽尸域不断倒流、溃散。

蓝月惊怒容颜,倒影眼帘。

“放肆!何人敢在本后寝宫捣乱!”蓝月祭出一根钢针,刺向抓住苏羽的手臂。

看似柔嫩的雪白手臂,竟坚硬无比,品阶极高的钢针轻易被抵挡。

蓝月目露不甘,拔下头顶凤簪,当空一抛。

珊瑚状的发簪立刻爆发出天地皇者级别的威势,并化为一抹极致的嫣红,刺向雪白手臂。

刹那间产生了天地皇者的爆发力。

雪白手臂略略一顿,自毛孔内卷出一团浓郁尸气,顷刻间就将极致的嫣红阻隔在外。

僵持片刻,凤簪呜咽一声被弹回。

雪白手臂则不疾不徐的抓着苏羽,消逝在寝宫。

“不许走!”当蓝月追上去,已然人去楼空!

她满面愤色,握住凤簪,凝望上面残留的尸气,恼恨道:“尸族中哪一位尸王敢与本后作对?”

沉吟半许,她折转身姿,飘向宫殿最深处。

那里有一尊金色的石棺,矗立在无尽的黑暗里。

蓝月满面委屈,一路小跑至金棺前,撒娇哭泣:“尸皇,有尸皇欺负我!”

嘎吱

金棺的棺盖徐徐开启,露出一个仰躺在内,浑身插着断剑的白毛青年。

褪去衣衫的他,胸口处赫然可见一条清晰的龙形残痕,贯穿整个胸膛,几乎差点将他胸膛破开。

他正运用金棺中独有的尸气,一点一点消磨龙形残痕。

“我的皇后,是谁欺负你呀?”白毛青年自然就是所谓的尸皇,白毛尸。

他伸出手掌,爱怜的抚摸蓝月的脸颊,眼神专注而深情,但目光又分外遥远。

蓝月顺势淌进他怀中,嘤嘤道:“我抓了一个奴隶,却有一个尸王公然抢夺走,尸皇要为我做主啊!”

“哦?什么奴隶,值得尸王与你争抢?”

蓝月犹豫了一下,谎称道:“只是一个有些特别的。”

她没有告知尸皇这个奴隶的身份,因为她知道,尸皇若得知他的存在,必定立刻将其毙杀。

尸皇胸口上,那缠绕他两年的龙形剑伤,就是当日苏羽的一剑所留。

蓝月还不想苏羽现在就死,至少要等待他跪倒在她脚下之后!

“哦?那位尸王可曾留下什么?”

蓝月递过去那柄凤簪。

尸皇只看一眼,就认出上面残留尸气的来源,哑然失笑:“珠玑尸王?她怎么会与你抢奴隶?”

“是她?”蓝月咬了咬牙,恨道:“我待她不薄,她怎么抢我的人?”

尸皇温和道:“如果是别的尸王,让他们还回来就是,但珠玑尸王……我能脱困,古尸派能在三万年中发展壮大,都是她一手促成,功劳甚大。”

“月儿,你想要任何奴隶,本皇都为你抓来,这个奴隶不如就让给珠玑尸王怎样?”

蓝月失望之极,哭泣道:“我不要!我只要这个奴隶!”

尸皇面现为难,叹道:“好吧,我亲自找珠玑尸王讨要。”

闻言,蓝月一惊,忙道:“不可!”

“哦?为何?”尸皇看向她。

蓝月心慌,她怎敢让尸皇知道,自己带回来的奴隶,就是尸皇一心想杀的?

“这……既然珠玑尸王功劳巨大,强行要人,万一伤了你们君臣的关系,破坏统一星宿海的计划,月儿岂非成为尸族的罪人?”蓝月辩解道。

尸皇欣慰:“月儿能如此想,实令本皇欣慰,但你那么想要那个奴隶……”

“这个,没关系。”蓝月纵然不甘,可为了隐瞒,只得忍气吞声。

尸皇摸了摸她玉容,道:“那就暂时委屈月儿,等我实力恢复巅峰,不再需要她时,再为你讨回公道。”

如此,蓝月才喜上眉梢。

而今的尸皇在尸族中地位尴尬。

他徒有尸皇之名,却无尸皇之实。

九大尸王虽然都奉尸皇为主,但实际上,所有的兵权都归属珠玑尸王。

九大尸王们,也大都对珠玑尸王忠心。

只因尸皇的实力没有恢复,比九大尸王还略有不如。

尸皇对珠玑尸王,看似敬重,实则心存忌惮,早有除掉之心。

他不过是在等待时机而已。

“月儿明白,尸皇就安心恢复吧,我等待你恢复巅峰,重掌尸族的那一天。”蓝月道。

离开金棺。

蓝月心气不平:“哼,姓苏的,别以为珠玑尸王护着你,我就奈何不了!”

宫殿群正北侧。

一间奢华壮阔的行宫,坐落在一片山清水秀之地。

这与尸气滔天的古星风景截然不同。

当苏羽双脚落定,下意识往前一冲,闪出行宫。

但一只玄妙的手臂,恰到时机的探出,挡在他身前。

“就那么不想与本王叙叙旧?”

美妙非凡,如远离尘世的天籁嗓音,令得苏羽灵魂震了震。

扭头一望,一张妖艳绝世的容颜近在咫尺。

挂着丝丝笑意,玉容凑近,近得几乎能闻见彼此的呼吸:“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

“是你?”苏羽侧过头,避开她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

他有些不敢看此女的眼神,尽管她没有刻意的引诱,但苏羽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一点点被那双迷人的眼睛陷进去。

“两年不见,我们生疏了。”珠玑尸王莲步轻移,轻轻一跳,任性的坐在石桌上。

一双修长雪白的长腿,似两条美玉悬挂,一前一后的晃荡。

她惊艳的彩眸,盛满了缅怀与欣喜,一眨不眨望着苏羽。

嘴角亦勾起了欢喜的弧度。

“我们何曾熟悉过?”苏羽回过神,冷冷望着她。

珠玑尸王抿嘴一笑,笑得惊心动魄:“是吗?梦古祭坛坍塌之际,是谁将我从尸皇的无尽尸域中推出?”

苏羽面色微寒:“那是不知你的身份,早知如此,便该……”

说到这里,苏羽才意识到,那时的珠玑尸王,根本不需要苏羽相救。

她与尸皇本就是同一伙。

“但你还是救了,亦如我明知不该救你,却仍然救你。”珠玑尸王晃动着白晃晃的双腿,有些得意的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