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楚垣夕出题(五更求月票)

第七百六十三章 楚垣夕出题(五更求月票)(1 / 1)

楚垣夕这个问题看似普通,但其实是个极为尖锐的问题。而且,是必须先和伊丽莎白讨论,再和袁苜讨论的问题。因为如果伊丽莎白要价太高,就不用跟袁苜讨论了。

所谓独立融资,就是以“小康东南亚”作为子公司进行融资,虽然小康肯定占股不低,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按照正常的公司逻辑来走,小康对于“小康东南亚”只是大股东,“小康东南亚”是被投企业,伊丽莎白则是“小康东南亚”创始人的身份。

而不进行独立融资,就是小康全资的意思,是分公司而不是子公司,伊丽莎白是分公司总经理,但是和股权无关,如果有,拿的也是总公司小康的股权。

这就好比巴人集团改组之后的结构,无论巴人信息还是巴人传媒,都是巴人集团的分公司,本身没有股权结构,陆羽和朱魑拿的都是巴人集团的股份,需要钱了由总公司调拨资金,分公司的意义在于进行独立的经济结算。而神器公司巴拿拿则不然,是子公司,曹珊拿的是巴拿拿的股份,这家公司还向五位游戏土豪组成的小型银团进行过独立融资。

这个问题楚垣夕和伊丽莎白都没通过微信提起,也不太适合网上随便聊,最好面对面沟通,因为可能需要一轮复杂的讨价还价,最终确定一个复杂的结构,来平衡几方的关系。

但是,这个问题必须谈清楚,否则伊丽莎白来做总裁助理是双输,不存在先干一阵然后再聊的情况。

而伊丽莎白,她当然明白允许不允许独立融资的巨大区别,这一瞬间,她脑子里高速转了好几圈。

如果调换一下身份,让她坐在集团公司董事长兼大股东的位置上,派遣楚垣夕,她能玩出的花样比楚垣夕还多。比如说把楚垣夕从“小康东南亚”的创始人降格为联合创始人之类的。但现在她换不了身份,因此,首先倾听楚垣夕的开价才是明智的选择。

当然,气场要撑住:“我听说你们华人都是很含蓄的,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直接?”

“无非就是看看你的野心而已,用的着绕弯子吗?”楚垣夕冷峻的笑了笑,“我们华人一般遇到大事不好开口才绕弯子。你对我们的理解太片面了。”

伊丽莎白无奈,假装扭头四面看看以掩饰尴尬。只见楚垣夕拿出一个翻译蛋来,然后一边对照一边说:“总公司分公司的结构你肯定不同意,因为我最多给你总公司的股份不会超过2%,这肯定不是你想要的,也和你本身自带的资源不匹配。但是直接以子公司的形势我不知道该怎么确定双方对成果的划分,小康的商业模式是最大价值所在,但很难准确的体现在股份结构里。”

这个表达方式非常滑稽,但伊丽莎白完全听懂了,也算不易。目前的翻译机想翻还惨点,但是对于专业词汇为主,寓意为辅的内容,准确性还可以。

其实楚垣夕今天不但要谈谈双方的诉求,更想看的不只是伊丽莎白的野心,还有自己是否有这份能力驾驭住她。楚垣夕可是自始至终也没忘记伊丽莎白曾经多么风光,这样的人野心大一点很正常,但如果是那种随时都可能反噬的性格,也不行。别看她现在跟受气的小媳妇似的,一旦找到合适的机会也有可能马上翻脸的。

这算是在怀疑中使用,不是不可以,但是对方必须不能是个利欲熏心的蠢货。而且这里所谓的蠢和能力并没有太大关系,主要是和眼光经验有关。

举个例子来说,在古老的东方智慧中,有一个经典故事叫做《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杜十娘做了那么多年的青楼花魁,眼光和经验稍微社会一点也该知道人家攒了多少钱,但李甲没有。他摘得芳心之后激情已经释放了,迫于各种压力放弃杜十娘是符合古代封建社会内在逻辑的,杜十娘把芳心错付给渣男是一个悲剧,不过这些都不值得一喷。

但是,李甲把杜十娘卖了十两纹银,这事绝对不能忍。

楚垣夕的问题也是一样的,如果盘剥伊丽莎白盘剥的太厉害了什么都不肯给,把人逼走了,这是自己的锅谁也怨不得。

如果伊丽莎白胃口太大欲壑难填,野心勃勃永远也不满意,这属于自己识人不明,锅也不能甩给别人。本来启用伊丽莎白就是一种冒险,是被李靖飞背刺之后的应激反应,所以就算最后糊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也难说她早就对世界充满了恨,早就黑化了。

但是如果因为两人之前存在认知差距,使得楚垣夕认为某个条件对伊丽莎白来说完全能够体现出她工作的价值,但人家不这么看,觉得自己被盘剥惨了,那就有可能导致车毁人亡,而且败的非常之冤。

这就叫驾驭不住。

按说伊丽莎白曾经站在硅谷食物链的顶端,无论眼界还是经验都不该被怀疑,至少不该楚垣夕来质疑。公平的说无论原世界里还是现在,他都还没站到过那么高的高度。这个高度说的不是估值,比估值伊丽莎白并不太行,因为她做的不是互联网产业,天然吃大亏。但她曾经被米国全民聚焦,这份殊荣在国内也就杰克马等寥寥数人能够相提并论。

可楚垣夕拿不准的地方就在于,她不是正常蹿升上去的,靠的是作假和拉关系,这跟正常的创业失败还不一样,到底能有多高的视野不好说,经验都是坑爹的经验。

楚垣夕这一大段心理反应并没有被伊丽莎白感知,她想的很简单,尽量使用常见词汇,慢慢说:“你说的问题是很常见的,无非就是找到一个结构能够动态的反应双方不同阶段的付出和获取。这种结构有很多现成的例子,你需要我给你举一些吗?”

“不用,我也是这么想的。”楚垣夕和伊丽莎白对此同样内行,“但是我想先给你出个题目,看看你的答案是什么样的。”

热门推荐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 娱乐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