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七百三十六章 连环暴击(求月票)

第七百三十六章 连环暴击(求月票)(1 / 1)

楚垣夕不想搭理房诗菱并不代表怕事,但是公开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人撕逼本身就不会得到什么好名声,而跟美女撕逼就更糟糕了。特别是房诗菱并非无名之辈,在自媒体圈的名声比楚垣夕只大不小,如果是在微博上撕逼么,楚垣夕倒是愿意奉陪,那是他比较擅长的战场,有战场buff加成的,但面对面开撕,还有一群熟人围观,未免有碍观瞻。

特别是,现在撕逼没有意义。

不过事到临头了也没什么可躲的,楚垣夕心说不就是比不要脸吗?公开撕逼无非就是双方秀下限而已,比不要脸老夫怕过谁了?

一瞬间楚垣夕脑补到很多滥情里的场合,有扑上来打人的,有扑上来泼水的,也有扑上来哭的,你这么来我就这么走,你那么来我就那么走。结果房诗菱走到跟前既没撒泼也没打滚,眼眶里并未出现旋转的泪花,但一双眼睛瞪起来用武侠的话来讲“神光湛然”,怒喷楚垣夕:“我求你了,离我家高文明远点,别再骚扰他了,你没机会的。”

楚垣夕心说这就是你选出来攻击我的角度?梁静茹又给你勇气了?他夸张一笑:“你先说说高文明怎么成你家的了?去年是我拍两千万并购了高文明的公司,是我,不是你。我和老高合作天经地义,你清醒一点!”

“是吗?问题是你的丑态都被高文明截图给我看了!”

“是不是在丑人眼里什么都是丑态?我那是正常商业邀请,我给钱哒。不像丑的人,一门心思白嫖不给钱,跟你合作的人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楚垣夕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说着。这一看就知道,果不其然,他这些天不断给高文明提供截图所需要的素材,房诗菱开始担心了。

高文明就是这么可怜的一个人,对房诗菱一片舔狗之心日月昭彰,奈何房诗菱看他就是一个工具,就怕工具被勾起二心,让别人高价买走了。楚垣夕也不知道是该替高文明感到悲哀还是该高喊一声:“舔狗不得好死!”

房诗菱果然气得浑身发抖,因为她感到被楚垣夕抓到了自己致命弱点!“我的超能力是有钱,而你没有”,在这个充满了铜臭的社会里,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绝望的吗?

还是有的,比如对面的人不但有钱而已还比自己名气大业绩牛逼口碑好,现在房诗菱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

但是,这是我赌上尊严的一战!房诗菱鼓起来的无穷勇气还没找到宣泄的渠道,怎么可能被人几句话问住?

她发出一声来自灵魂的冷笑,“你被金钱腐蚀的嘴脸真让人看着难受。跟我合作倒霉?呵,卫宁跟我合作就挺好的,倒是你,我说你是狗揽八泡屎有错吗?您小康不是日理万机吗?那么多投资人等着你干事呢,怎么还有时间跑这来摸鱼?”

“噫哟,你还好意思提卫宁?卫宁那嗷嗷待哺等着你注资呐!许总魏总宋总和商总都盼着你赶紧融资,好拿钱干事,你合同签啦?”楚垣夕还以一记冷笑,“所以,您融了多少钱啊?最新估值多少啊?您融资肯定特顺利吧?触发棘轮没有啊?”

房诗菱被顶的脑子里“嗡”的一声,不是因为估值和融资,而是楚垣夕念叨的那几位“总”!那特么都是吸血的!有两个是泰山台自己的,其中一个就是那个法律专家,这也就罢了,另外两个是特么外包公司!都是什么xx文化,做后期做场地之类的,天知道为什么这些工作要外包啊?这一亿是这么算的吗?

虽然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有实锤,连合同也都没有签,但是昨天交接的时候特地开了个微信电话会议,那时候对面马上高升那位可是叫上了这几位“总”的,这已经不是头大不头大的问题了,是公司法务所描述出的前景显示了法务非常有经验!

而且,楚垣夕是怎么知道的?她不禁勃然变色:“你无耻!你”

“我怎么了?我就看看朋友圈也有罪?”

房诗菱一口血差点喷出来,手直打哆嗦。楚垣夕心说我特地拐弯抹角地加上这些人的微信我会告诉你吗?而且也不白加,现在先看热闹,等你跪了之后这些人老夫全都用的上,呵!

只见房诗菱强行吸了口气续命,让自信迅速冷静下来,“楚垣夕,你以为给大夏施压就能怎么样吗?我告诉你,大夏投资是有尊严的资本,根本就不稀罕你搞的什么破玩意!你这样纯粹是玩火!我看在同学一场上面我才警告你”

“你可拉倒吧,我给大夏施什么压?”楚垣夕继续冷笑,“我都明着告诉刘晋芳不会请她参加路演了,这叫有话当面说。你混这么多年的职场是不是白混了啊?”

他是真的没有一丁点要通过大夏投资逼房诗菱放弃的打算,因为这样没劲啊!万一房诗菱顶不住压力退缩了呢?万一这段时间泰山台把她搞崩了让她不想干了呢?这时候不给您加血加buff我就已经很有操守了,我还给大夏施压?那不存在的!

但是完全不对大夏施加影响也不行,万一大夏脑子一热,太过于注重沉没成本而给《深夜画廊》追加投资,那事情就复杂了。现在楚垣夕要的不是意气之争,不是谁面子好看不好看。所以,在大夏不会配合自己的基础上,怎么能够恰到好处的让大夏既不添乱,又不刺激房诗菱,这就需要仔细把握了。

还好刘晋芳是个追涨杀跌属性的投资者,比较易于把握她的心态。如果坐在她的位子上的是袁敬,那事情还真不好办。

看房诗菱还打算继续撕,楚垣夕觉得实在是浪费时间,干脆对她摇了摇手指:“我也求求你别自作多情了好不好?你明明就是一个渣渣什么都干不成还以为全世界都要针对你?那是你自己矬啊。”

房诗菱还没说话,她身后那个谷歌的帅哥听到此时眉头一皱:“你这么说一个女士是不是过分了?”

热门推荐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 娱乐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