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七百三十四章 房诗菱的困境中(求月票)

第七百三十四章 房诗菱的困境中(求月票)(1 / 1)

最近这一周房诗菱每天都是看一眼微信肺差点气炸的状态,升你妹啊!谁来接班啊?她咆哮着问,然鹅,不知道,要等领导安排。领导们需要开个会讨论讨论,但是主要领导不全,得等某些人出差回来再说。

喵喵喵?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不等还能怎么样?房诗菱到今天早晨终于想开了,时间问题现在已经不是最挠头的,最令人头秃的是,她拿回来的合同,《深夜画廊》的法务始终不同意签字。

要知道创业公司通常不是一个人的公司,就算《深夜画廊》股权结构比较简单,那也是有投资人的。法务拒绝签字流程就走不下去,她这个总裁强行签字也可以,但是未来万一出事,她需要承担的责任不一样。

当然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意义了,她已经准备先签了再说,虽然法务反复警告过她这份合同里有什么潜在的风险。

比如说,一旦合同签了字,公司的钱打到共管账户上之后,泰山台就可以依约寻找外包公司,然后层层转包再转包,像剥洋葱一样剥个干干净净,甭管多少钱,瞬间剥干净。特别是,合同里写的很清楚,这笔钱是制作费用,不是码卡司的演员费用,所以是项目控盘方可以外包的。

前途简直一片昏暗……

但是卡住房诗菱的不是这个风险,这毕竟只是潜在的风险,她得先有钱,才有资格去承担这个风险。

现在的问题是特么没钱啊!合同不签上哪找钱去啊?拿脸去刷钱吗?这个逻辑不是法务的kpi,所以法务不考虑。当法务的不需要具备这种战略视野,但对房诗菱这才是最现实的问题。

因此,看到楚垣夕她简直血管都要崩裂了!

跟她走在一起的是大夏投资的总裁coo刘晋芳。刘晋芳女士没什么表情,房诗菱在她耳边嗡嗡嗡了半天,就是不知道她听进去多少。

想找钱,大夏投资是不可能绕开的一块磐石,因为大夏已经投过她好多了,历次的投资协议虽然都非常非常宽松,宽松到爸爸信任儿子一样的程度,但是优先权总是必须出现的条款。

因此房诗菱现在想融资就两个办法,第一,根本连《深夜画廊》碰都不碰,直接体外开练,启用一个资质干净的壳公司和泰山台签约,然后进行融资,相当于二次创业。这样大夏投资只能干看着,没有任何发言权。

第二就是还用《深夜画廊》为主体进行融资,和泰山台的合同要背上历史包袱。这就得让大夏追加投资,或者放弃优先权,放她一马。

第一个方案看起来很美好,但是,找谁融呢?再找大夏融?那不是找挨骂么?其它投过《画廊》的人也是一样。而且所谓“其他人”,也都是当初杜爽帮着找的……

如果不找这批人,倒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在动物园里打猎都打不到,跑到动物园外边打?3000万又不是什么小数目,拿一个空壳去融资?怎么跟人开这个口?估值怎么算?就算是把从小学到大学所有认识的同学全都凑起来估计也没戏,房诗菱迅速把这个想法掐灭掉。

这就是为什么看到楚垣夕之后血管会崩的原因。话说那天楚垣夕路演的时候有一群真正的投资人大佬在座,怎么就没趁着好机会建立一点关系呢?真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关键是,楚垣夕为什么就能找到这么多大佬给他捧场?这不科学啊!要是自己也有这种阵容,直接起飞了!

第二个方案就直白了,用《深夜画廊》为主体和泰山台签约,融资的时候要么让大夏再投一笔,要么让大夏回避。问题是杜爽这个该挨千刀的居然离职了?等我搞定你再离职不好吗?怎么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离职啊?啊

大夏要是肯拍钱,事情就变得十分简单,但是不掏钱就会出现巨大的问题,因为不掏钱也不见得就要回避。任何创业协议里都会包含类似棘轮的权利,也就是说不能降估值,投资人的份额必须受到保护。

因此大夏的回避一定是以估值没有降低为前提的,但是估值有可能不降吗?

当然有,但时间不对!

《深夜画廊》刚刚融过一千万,以一亿的估值融的资,融后估值1.1亿,然后烧在网红电商带货上边了!如果给房诗菱一段时间回血,这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问题,无非就是多发广告还是少发广告的问题,用户体验什么的先不去管她们,总之先把财务报表美化到可以接受的程度再说。

但现在的问题是没有这个喘息之机,楚垣夕搞综艺这是突发事件,第一天知道,第二天就去撕逼了,到现在才半个月,这怎么喘息?连氧气瓶都还没找到呢!

这就是为什么她要参加这次会展的原因。房诗菱现在公务繁忙,本来周末应该飞泰山的,但是因为刘晋芳来参会,她必须来!她约见刘晋芳好几次了人家都没空,但是有空参加这种展会,上哪说理去?

结果刘晋芳就是一个态度不置可否,等你真融资的时候再说。反正如果房诗菱真的以高于1.1亿的估值融到三千万,有人拍钱一切都ok,按照协议就是,她也可以去问问人家是否愿意接盘大夏份额。如果不行,那可就真得说哒说哒了。

实际上刘晋芳看见房诗菱就来气,因为杜爽签下的协议里没有包含清盘退出的权利,更没有对创业者来说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的“随售权”。以至于,估值上升的时候大夏既不能要求新入场的投资人首先以最新估值接盘他们手中的份额,然后再对《深夜画廊》进行增资扩股;也不能找到大买主一次性变现。

这无疑是极为被动的,也是她对杜爽发动一系列攻击的原因。在估值处于上升通道的时候,没人提这事,因为有的是人愿意接盘。但是估值走平的时候简直别扭到死,必须找到自愿接手的人,大夏才能退出。

正在这时,咦?刘晋芳看到了楚垣夕。

热门推荐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 娱乐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