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231章 被绑架的科学家

第1231章 被绑架的科学家(1 / 1)

随着黄超自己拥有知识量的增加,他在幻想世界投射过程中,能获得附加信息的内容也会提升。在他最普通时,穿越就可以直接赠送他一套娴熟的英语技能,可惜黄超还没有多用这种人生经验在现实生活装逼,故事就偏向了更莫测的方向。现在黄超在现实中毫无疑问是首屈一指的科学家,他现在成为这个学者,就自带完整的变种人研究经验。

可是因为他一贯的和平包容观点,被主流科研的经费决定者们冷落,最近连研究都中断了。普通人中,研究变种人都是为了对付他们,像苏帕耶罗这种,为了帮助他们的人总是被打坐神经病和傻子。

黄超随便抓了个变种人,分析他的基因,将自己脑海中已有的研究彻底融合起来,他这个身份研究是x基因的抑制和激活,只要有深入的研究,这两种完全相反的事情,其实会有很多共通之处,它们最后甚至可能使用极为类似的手段。

这个苏帕耶罗,为了表现自己是个落魄学者,外表都没有苏帕耶罗一贯的高大健壮,身材中等,还略显瘦弱。他隔着金丝眼镜,用忌惮和警惕的小眼神,打量着“绑架”他的恶徒,毫无效力地威胁道:“你们无权这样对待我,我是一个合法公民,现在把我的电话给我,我要叫我的律师!”

领头的军士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闻言睁开眼睛,充满威胁地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想你身上哪里出问题,我建议耶罗博士你闭上嘴。”

苏帕弱弱地说:“你竟敢威胁我,你们不能这么做……”士兵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苏帕猛地咳嗽起来,过了片刻,士兵狠狠一甩,他才靠住车厢大口喘起来,显得十分可怜弱小。士兵冷冷一笑。

黄超呵呵一笑,给这个分身的演技打了满分,就是要这种挺有正气,可是有很软弱无力的科研人员啊,这才符合幻想世界的一般原理。他也不怕这分身被折腾死,两者之间保持了锁定关系,黄超随时可以直接投放到他身边,了结这一切。

精神波动会有不同,黄超感知着自己抓住变种人的情况,很快就分清楚了普通人和变种人在精神上的区别,这也是查尔斯教授区别搜寻普通人和变种人的原理。在黄超看来,变种人的能力已经不是某种“科学能力”,它们更应该是“返虚”法术,所以变种人肯定会有精神力的变化。

黄超借助这种区别,继续逮住了七八个落单的变种人,这些人的基因信息只是作为一种普通的资料,黄超也不关押他们,抽出一管血就把他们放回原地。估计这些人醒来,会以为自己突然昏了过去。黄超的动作太快,他们恐怕都会把这当成变异的异常作用。

这时,在泽维尔庄园里,查尔斯教授也接到了黄超的邮件。查尔斯正在跟自己的学生讲课,忽然发现自己的邮箱里有陌生人的邮件出现,主体赫然是“最后遗留的话”。查尔斯一看就焦急起来,他害怕这是哪个被自己变种能力吓倒的孩子,选择自杀,临死给他这个变种人学校的老师寄了封遗书。

他说道:“孩子们,我们先暂停一下。”他点开邮件,一目十行地扫过去,哦,不是无助的变种人小孩,天啊,这也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亲爱的查尔斯·泽维尔教授,当你看到这封邮件时,我恐怕我已经失去了自由。我的名字是苏帕·耶罗,你可能在医学或基因学的领域见过我的名字,但我还是需要自我介绍,我主要从事x基因的本质的表现方式研究,我们都知道,生物外在的表现,是它们基因的表达,包括基因型和环境型两种影响,而我相信,在x基因中,环境型的影响,超越了我们自然界的物质范畴。你们变种人种种特殊之处,在x基因表达的过程中,精神因素有着无比重要的影响。而它们的效果独特,却能包含于变种人本身的物质存在中。”

“这是很违反已知的自然科学,但我一直认为,当一部分人发生变异后,之前的自然科学就不完整不严密了,作为学者,我们应当自足已经存在的事物,去研究他们的缘由和机理,用全新的理论去指导人类的发展。现在一切基础科学,除了专门的生物学医学研究,都不把变种人对自然的作用考虑其中,这样建立的体系,是毫无意义的,就像一个完整的牛顿宏观力学体系,虽然很完美,能够推测一切,不需要一切补充,但它毕竟不是现实。曾经两朵经典力学大厦上的乌云,导致经典力学的全面坍塌,而现在,变种人能力,也是将导致已有自然科学坍塌乌云。”

“回到我们的话题,变种人的血液、唾液等物质,也同样包括特殊的力量,我们可以命名它为x因素,但我们也可以直面它的本质,它们就是某种精神的力量。假如是化学物质,我们应能够将其合成,但实际上大多东西不能合成,它们属于某个个人的力量。我一直致力于物质和精神两种范畴的结合,我认为这将彻底理清x基因表达的原理,而收集特殊的物质,将让人类有可能控制这个过程。”

“人类可以选择开启或关闭自己的x基因表达,更近一步,他们将修正自己不想要的表达。我在研究过程中,看到许多变种人的痛苦,他们或者成为畸形、或者外表丑陋脱离人类审美,教授,我觉悟冒犯之意,而您也不必急于在脑海中辩驳。即使是变种人自己,在脑海中也是人类的审美,而人类身体的正常状态,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他们大多数人不想要自己的能力,只想回到正常人的生活里。我一直帮助治疗他们,初期的变异,还能以原本的医学理论来抑制,可是我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我知道,哪怕是最弱小的变种基因表达,也不是化学药物可以意志的。”

“想要影响x基因,我们需要物质和精神的力量。我看过很多变种人绝望的眼神,他们不得不选择离群索居,他们本来的亲友,哪怕再耐心,在可怕的外貌或者不确定的伤害前,也会逐渐让感情淡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