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68章 倩女幽魂(五)

第1068章 倩女幽魂(五)(1 / 1)

兰若寺这里灵气充裕,是个风水宝地,否则也难以滋生如此强大的树妖。这世界仙佛无存,人间奸邪和妖魔横行,一个蜈蚣精都可以化作如来金身骗人,还敢谋取王朝龙气修炼,这是一个非常败坏的世界。

它这里根本就没有正面力量,所以哪怕是洞天福地,也只能滋生出强大的妖魔,兰若寺周边正是这种情况。燕赤霞为何非要跑到一个树妖旁边隐居?他一开始没有斩妖除魔的打算,还想和平相处:他根本不是冲着树妖而来,而是看上这里的环境有利修炼。

兰若寺几间房间经过黄超整理,看上去已经像正常的房间。他白天和燕赤霞谈论道法,其他时间则打坐修炼。宁采臣到夜里去湖边小亭见小倩,而燕赤霞感到有妖气,想到黄超“顺应本心”的话,还是冲了出去。

黄超再次构建虚空气脉,将方圆百里的灵气纳入自己的吞吐循环。这范围中的修道者和妖魔,都感到心头染上朦胧的阴影,却不知这感觉因何而来。

魏征和崔珏还在沉睡,黄超便待在兰若寺中,一边修炼一边等待两人苏醒。今天晚上,宁采臣去找小倩,他先去两人初次相会的地方,小倩不在那里,而姥姥的舌头正在那里移动。宁采臣如果踏入其中,立刻就会被姥姥抓住。小倩本来不想再和宁采臣相见,这时只能弹琴,将他引到了自己的住处。

宁采臣便从窗子跳进了小倩的闺房。之后姥姥和另一个女鬼小青出现,她们两个都发现了屋内有异状,小倩把宁采臣藏在洗澡桶里,为了打掩护好几次装作洗澡进入桶里:宁采臣大饱眼福,一人一鬼经此一事,算是彻底熟悉了。

树妖姥姥这个存在很有趣,黄超发现它说话时忽男忽女是很有道理了,因为植物大都雌雄同体,槐树也是如此,一朵花里既有雄蕊也有雌蕊。这样想来,它修成人形,就又是男人又是女人,说话变声没毛病啊。黄超能看到它的舌头在兰若寺周围运动,纵横数里之多,这结构也很有趣,想必是它的根须所化。植物靠根来吸收养分,树妖化形,用舌头来吸取精气,这舌头在地下生长,不正是根须的写照?

这树妖很有意思啊,黄超想着,飞身而起,就要把这树妖做掉。

这时宁采臣正在跟小倩表白。小倩悲凉说道:“我已经被许配给黑山老爷,三日后就要过门。”

宁采臣深情望着她:“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的,如果你有苦衷,我带你离开这里……”小倩抬头一望,天色已经发白,悲痛欲绝地说:“天快亮了,你让我走吧。”

小倩的骨灰坛就在姥姥手中,她没法脱离树妖的掌握。宁采臣说:“天亮不是更好吗?我们可以马上走。”鸡鸣响起,聂小倩流下眼泪,只有拒绝宁采臣,还要说出一些伤人的话断绝他的相思。

她刚深吸一口气,就听到不远处有人说道:“宁兄弟,你在这里啊?”

兰若寺这里灵气充裕,是个风水宝地,否则也难以滋生如此强大的树妖。这世界仙佛无存,人间奸邪和妖魔横行,一个蜈蚣精都可以化作如来金身骗人,还敢谋取王朝龙气修炼,这是一个非常败坏的世界。

它这里根本就没有正面力量,所以哪怕是洞天福地,也只能滋生出强大的妖魔,兰若寺周边正是这种情况。燕赤霞为何非要跑到一个树妖旁边隐居?他一开始没有斩妖除魔的打算,还想和平相处:他根本不是冲着树妖而来,而是看上这里的环境有利修炼。

兰若寺几间房间经过黄超整理,看上去已经像正常的房间。他白天和燕赤霞谈论道法,其他时间则打坐修炼。宁采臣到夜里去湖边小亭见小倩,而燕赤霞感到有妖气,想到黄超“顺应本心”的话,还是冲了出去。

黄超再次构建虚空气脉,将方圆百里的灵气纳入自己的吞吐循环。这范围中的修道者和妖魔,都感到心头染上朦胧的阴影,却不知这感觉因何而来。

魏征和崔珏还在沉睡,黄超便待在兰若寺中,一边修炼一边等待两人苏醒。今天晚上,宁采臣去找小倩,他先去两人初次相会的地方,小倩不在那里,而姥姥的舌头正在那里移动。宁采臣如果踏入其中,立刻就会被姥姥抓住。小倩本来不想再和宁采臣相见,这时只能弹琴,将他引到了自己的住处。

宁采臣便从窗子跳进了小倩的闺房。之后姥姥和另一个女鬼小青出现,她们两个都发现了屋内有异状,小倩把宁采臣藏在洗澡桶里,为了打掩护好几次装作洗澡进入桶里:宁采臣大饱眼福,一人一鬼经此一事,算是彻底熟悉了。

树妖姥姥这个存在很有趣,黄超发现它说话时忽男忽女是很有道理了,因为植物大都雌雄同体,槐树也是如此,一朵花里既有雄蕊也有雌蕊。这样想来,它修成人形,就又是男人又是女人,说话变声没毛病啊。黄超能看到它的舌头在兰若寺周围运动,纵横数里之多,这结构也很有趣,想必是它的根须所化。植物靠根来吸收养分,树妖化形,用舌头来吸取精气,这舌头在地下生长,不正是根须的写照?

这树妖很有意思啊,黄超想着,飞身而起,就要把这树妖做掉。

这时宁采臣正在跟小倩表白。小倩悲凉说道:“我已经被许配给黑山老爷,三日后就要过门。”

宁采臣深情望着她:“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的,如果你有苦衷,我带你离开这里……”小倩抬头一望,天色已经发白,悲痛欲绝地说:“天快亮了,你让我走吧。”

小倩的骨灰坛就在姥姥手中,她没法脱离树妖的掌握。宁采臣说:“天亮不是更好吗?我们可以马上走。”鸡鸣响起,聂小倩流下眼泪,只有拒绝宁采臣,还要说出一些伤人的话断绝他的相思。

她刚深吸一口气,就听到不远处有人说道:“宁兄弟,你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