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67章 倩女幽魂(四)

第1067章 倩女幽魂(四)(1 / 1)

燕赤霞的力量十分复杂,他因为行走天下时遇到的机缘,修炼出一身复杂的实力。他既有道门的符法、飞剑,又能使用佛门真言。而且他还不是佛教的信徒,他不懂梵文,但“心中有佛”,念起般若波罗蜜同样有驱魔功效。

别看三部倩女幽魂里的人都不是特别能打,但他们用的可是自己的力量:这明世界伟力归于自身,它比聊斋大世界更有利修炼。人类可能要借助道具,可是那些妖魔,可都是自己实力强横啊。黄超就有这种自信,如果槐树或者黑山能修炼到那地步,他就更没问题。

这里也有神奇物品,燕赤霞的金刚经,就是宁采臣拿在手里,都可以伤到妖魔。现在这本经书就在黄超手中,却是两人各自交换典籍,看起对方的收获。

修道主要看个人领悟,这些东西只作为他们的参考,不是根本功法。燕赤霞走的是自己的道路,就如他舞剑唱歌时唱的:“我只求我道。”

“有趣的东西。”黄超摩挲的经书纸页,看似脆弱的书籍,却蕴藏着深厚的佛力。

宁采臣这时才知道,原来黄超和燕赤霞都是修炼法力的高人。黄超和燕赤霞坐而论道,并没避开宁采臣,他们谈论起修身养性之道,也让宁采臣收获颇多。

燕赤霞和宁采臣还趁着这个机会享用很多美食和美酒,自然是黄超友情提供。两个人惊奇发现,原来黄超有袖里乾坤之能。

黄超和燕赤霞都有收获,很多时候询问和解答问题,也是梳理自身所学的过程。有时人在问问题的过程中,就会将其想明白,因为描述它也是一个思考过程。

夜色已深,黄超告辞,找了一间还算完整的房间,袍袖一挥赶走所有灰尘,拿出文房四宝、油灯等物,拿起一支狼毫楷,笔走龙蛇地写起文章。

宁采臣经历了危险而浪漫的一夜,他刺破手指激起阁楼的干尸,自己却浑然不觉,当干尸快要碰到他时,耳边传来琴声让他离开原地,躲过一场死劫。

他追随琴声来到湖边筑,遇到了自己一生所爱。之后他像原剧情一样掉进水里,又抱着琴去还给倩。他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顺应本心所为,却不知不觉间打动倩,走进了倩的心里。他折腾了大半夜,最后回到兰若寺。

第二天早上,宁采臣没精打采地起来,看到黄超正在院子里活动。他道:“黄兄,我昨夜看到你很晚还没有睡,没想到今天早上你精神还这么好。”

“宁兄弟,你才是不得了。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先是落水,然后又在林子里跑了一夜,这么折腾你竟然还活蹦乱跳,我再也不敢把你当一个弱书生看待。”没的,这都是主角气运的免伤加成。

宁采臣尴尬一笑,黄超先转移了话题:“宁兄弟,我早先发现,你对儒家思想理解与我不同,这是我的一本随笔,你若有暇为我斧正一二?”

宁采臣惊叹:“黄兄都已经有文集出世?那我可得拜读一下……”而不久之后,他这种好奇和惊叹,就化为深切的敬畏。黄超所写字字珠玑,让他有拨云见日之感,他心头有无数领悟翻滚,世界道理骤然变得清明,这种获得启迪的感慨,让宁采臣有落泪的冲动。

黄超毕竟活了数百年,他一直在学习进步,不断充实自己,此刻他不好水平堪比孔子,但碾压朱熹之流却毫无问题。

宁采臣心中叹服:“黄兄年纪不大,却已经是一位宗师……”

若是心思灵巧的人,不定就会想到:等下,修道者擅长保持青春,然而黄超真的像他表露出来那样年轻?但宁采臣却没有多想,他将心思都花在了黄超的书中,醍醐灌顶,浑身舒泰。宁采臣明白过来,黄超是看自己走了歪路,专门写了一夜文稿,来教诲他。一个人一夜怎可能创作这么多内容?想必这真是黄超默写下以前的文章。

阳光照在书页上,为这些还散发墨香的纸张染上一层金黄,宁采臣感觉自己看书很舒服。然而在他看不到的世界中,他手上的书从一翻开就散发出乳白色的柔和光芒,徐徐扩散,充斥了他所在的厢房。之前被他惊醒的干尸,被这白色光芒一照,立刻全身融化,消散为阴气,连一些残渣泡沫都没有剩下。

宁采臣只觉得自己看书很舒服,在另一个房间论道的燕赤霞,看到宁采臣方向的异变,眼中露出敬畏。他苦笑道:“前辈这是来消遣燕某吗?”

黄超哈哈大笑:“咱们不论辈分,只论交情,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实话我从你这里的确受到很多启发。”他言下之意,还是承认了燕赤霞的猜测。燕赤霞各种手法对他来颇为新奇,毕竟是不同世界的设定。在这世界练就自己的能力,使九转金丹的“法术”类型包含相应能力,他就可以将之带入其他世界使用。

宁采臣与倩见了一面,他不由想起和黄超出城时看到的那幅画:“那个人不就是倩吗?”宁采臣决定把那幅画买回来,他心底不想让其他人也看到倩。

宁采臣在大街上看到倩在送葬的队伍中,手里拿着画卷,他大喊着相认,引发一场混乱,却找不到倩的身影了。他去买画时,画师很奇怪地发现,那幅一直没人买的画找不到了。宁采臣郁闷地回到兰若寺,很快又兴高采烈起来,因为他晚上可以去找倩。

燕赤霞问黄超:“兰若寺周围妖魔作祟,你应该也知晓了,为什么还要把这个书生带到这里?我过不管闲事,可是像宁采臣他不定被鬼害死了。”

“此地自有宁采臣的机缘,我也希望他能够成长。”黄超大有深意地。

燕赤霞知道黄超早有安排,便问:“我应当怎么做,才不影响先生的安排?”黄超:“你做自己想做的就好,顺其自然就最合适了。”

燕赤霞笑道:“了不起,这莫非是无为而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