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66章 倩女幽魂(三)

第1066章 倩女幽魂(三)(1 / 1)

“老子说过,道在一切事物之中,他最后以便溺为例,表明即使这些污秽的东西,也有道在其中。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地中,我们人和便溺有什么区别呢?我们确实同样渺小脆弱,但是不要忘记,我们有自己的精神,作为人我们当能创造奇迹。天地可以不仁,但作为人当有仁爱之心……”

黄超边走边向宁采臣讲道理,本来这应是有趣的学问交流,但眼下这环境实在阴森,宁采臣提着灯笼的手都在抖。兰若寺可不是在城外三里半那么远,他们在天大亮的时候出城,直到天色彻底黑下来,两人还在林子里穿行。

“黄兄,我知道你学问好,可是这里好阴森,这是隐士居住的地方吗?”宁采臣看着周围的树木,那些枝杈就像是魔鬼的爪子。黄超无奈地叹息:“你没有听我说话吗?就算这里阴森恐怖,但这里所有的事物同样具有道。你以为隐士一定居住在山清水秀的环境中,从一开始就给天地万物做了高下之分,你的目光还不够透彻。”

“唉,你的实力也太糟糕。如果那些不是饿狼,而是两三蚂蚁,你就不必害怕……”黄超看到林子里钻出野狼,正好以此为例,告诉宁采臣实力的重要。宁采臣闻言一看魂飞魄散,根本听不清黄超讲什么,大叫一声躲开到了黄超后面。如果黄超向前走两步,估计浑身发软的宁采臣就得顺势倒地,然后抱住黄超大腿求带。

“你看,你不能让它们改变,那你就要改变自己,让他们对于你来说,和蚂蚁的威胁差不多。宁兄弟,我看你儒家六艺掌握地很差,你文学尚可,术算也还好,但是射、御之类强身健体的技艺,你完全没有。你已经走了歪路。”

宁采臣如果独自遇上饿狼,这时候已经在主角气运下爆种开始疯跑,然后就逃过了饿狼。不过黄超已经看到这些狼有妖术激发,可能他们的目的就是把人往兰若寺赶,让他们成为姥姥的食物。

黄超的打扮是大唐和主世界的书生标配,他抽出腰间佩剑,倚天剑的材质在这些世界已经一般,可是黄超多年使用,早已将自己的剑意融于其中,这把剑与他的心神最为相通,给他足够机会,这把剑也将适应灵性的世界,生出返虚阶段的奇效。

剑光冰寒,饿狼看到来者武功不俗,从四面八方扑上,于是黑暗的林间响起几道风声,那是饿狼扑起时的声势。黄超出剑却浑然天成,无声无息中如月光泄底,所有饿狼倒飞而出,失去声息。

黄超摇着头说:“宁兄弟,你得练练武功啊。”他说这话是如此的自然和诚恳,好像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宁采臣不由怀疑,难道我二十多年学到的那些书生的行事准则都是扯淡?是啊,那些人也不是黄兄这样的大儒,他们可能体会不到真意吧。

他强忍着内心的恐慌,跟黄超踏入了兰若寺,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因为这里破败,而对隐者心生不屑。”

“老子说过,道在一切事物之中,他最后以便溺为例,表明即使这些污秽的东西,也有道在其中。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地中,我们人和便溺有什么区别呢?我们确实同样渺小脆弱,但是不要忘记,我们有自己的精神,作为人我们当能创造奇迹。天地可以不仁,但作为人当有仁爱之心……”

黄超边走边向宁采臣讲道理,本来这应是有趣的学问交流,但眼下这环境实在阴森,宁采臣提着灯笼的手都在抖。兰若寺可不是在城外三里半那么远,他们在天大亮的时候出城,直到天色彻底黑下来,两人还在林子里穿行。

“黄兄,我知道你学问好,可是这里好阴森,这是隐士居住的地方吗?”宁采臣看着周围的树木,那些枝杈就像是魔鬼的爪子。黄超无奈地叹息:“你没有听我说话吗?就算这里阴森恐怖,但这里所有的事物同样具有道。你以为隐士一定居住在山清水秀的环境中,从一开始就给天地万物做了高下之分,你的目光还不够透彻。”

“唉,你的实力也太糟糕。如果那些不是饿狼,而是两三蚂蚁,你就不必害怕……”黄超看到林子里钻出野狼,正好以此为例,告诉宁采臣实力的重要。宁采臣闻言一看魂飞魄散,根本听不清黄超讲什么,大叫一声躲开到了黄超后面。如果黄超向前走两步,估计浑身发软的宁采臣就得顺势倒地,然后抱住黄超大腿求带。

“你看,你不能让它们改变,那你就要改变自己,让他们对于你来说,和蚂蚁的威胁差不多。宁兄弟,我看你儒家六艺掌握地很差,你文学尚可,术算也还好,但是射、御之类强身健体的技艺,你完全没有。你已经走了歪路。”

宁采臣如果独自遇上饿狼,这时候已经在主角气运下爆种开始疯跑,然后就逃过了饿狼。不过黄超已经看到这些狼有妖术激发,可能他们的目的就是把人往兰若寺赶,让他们成为姥姥的食物。

黄超的打扮是大唐和主世界的书生标配,他抽出腰间佩剑,倚天剑的材质在这些世界已经一般,可是黄超多年使用,早已将自己的剑意融于其中,这把剑与他的心神最为相通,给他足够机会,这把剑也将适应灵性的世界,生出返虚阶段的奇效。

剑光冰寒,饿狼看到来者武功不俗,从四面八方扑上,于是黑暗的林间响起几道风声,那是饿狼扑起时的声势。黄超出剑却浑然天成,无声无息中如月光泄底,所有饿狼倒飞而出,失去声息。

黄超摇着头说:“宁兄弟,你得练练武功啊。”他说这话是如此的自然和诚恳,好像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宁采臣不由怀疑,难道我二十多年学到的那些书生的行事准则都是扯淡?是啊,那些人也不是黄兄这样的大儒,他们可能体会不到真意吧。

他强忍着内心的恐慌,跟黄超踏入了兰若寺,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因为这里破败,而对隐者心生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