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42章 画皮(五)

第1042章 画皮(五)(1 / 1)

叶问能够确定,佩蓉当年一定和这个庞勇有什么,他仔细考虑两人对他的奇特心态,慢慢也猜出事情的真相:佩蓉和他是旧情人,而王生这小子则横刀夺爱成功,庞勇离开此地也许就和这件事有关。

“但是这和我没关系,我应当赶紧恢复实力,尝试抱丹离开这个世界。”叶问以治伤为名,给佩蓉开列了一些药材补品的清单,借此他能更快调整状态,恢复全盛实力。而作为回报,他也会帮佩蓉解决她的麻烦。叶问心气很高,从当年抗战时就是如此,他不愿平白要王家那么大好处,所以要帮他们解决这个妖物。

叶问还不知道自己怼得佩蓉肝疼。送走佩蓉,叶问准备去怼王生这个负心汉,他心里对这夫妇两人都很无语,两人心中都有别的人,还假装两人是恩爱的夫妻,让旁观者感到可笑!叶问和张永成风雨同舟几十年,他早已经不把爱挂在嘴边,两人之间的感情却远超所有的海誓山盟,所以他非常看不起王生和佩蓉的作态。

“勇哥,你这次是不是不走了?”他和众人一起巡逻,让跟他关系熟稔的将士非常高兴。

叶问道:“我听说城里有剑客杀人,我想办法帮大家解决,哦,王生,我有事情想跟你谈谈。”王生看叶问神态自若,不知为何心里一突,他说:“好的,勇哥。”

“佩蓉跟我说,你带回来的那个小唯是妖,这件事我不敢下断语,但我知道小唯绝不普通。城中剑客不断杀人,小唯是个非常可疑的人,你在她和佩蓉间,要选择相信谁?”

王生惊怒说道:“勇哥,小唯是我从沙匪手中救出来的,怎么可能是妖?这是我王生的家事,不用你管!我会自己处理的。”

叶问本来只想谈公事,但王生的态度让他很不爽,倒不是因为对方让他远离佩蓉,而是他假装好男人实在让叶问恶心。叶问冷着脸问:“王生!你究竟怎么想的,我虽然已经失忆,可是我还不傻,我能看出佩蓉和你对我的态度十分微妙。我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就想质问你这个男人,你真的爱你的妻子佩蓉吗?”

“勇哥,我当然爱佩蓉,我会一生一世守护她!佩蓉有我关心,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佩蓉选择了我,请你离佩蓉远一点。”王生生气地瞪着叶问,叶问立刻明白,之前他们果然是三角恋,看这意思王生是撬了自己墙角。虽然王生眼神很奸猾,但叶问也得承认,这小子皮相比自己好。

画皮2里小唯去蛊惑公主,说男人只重视皮相,说得好像还有那么点道理,然而女人就不重视男人的皮相?王生当年只是庞勇的小弟,能抱得美人归,一张帅脸绝对立功不小。

叶问露出轻蔑的表情,呵呵笑了两声,让王生升起打人的冲动。叶问皱眉说:“啧啧,你这么爱佩蓉,竟然也好意思将小唯带回家中?你信誓旦旦说你要守护佩蓉,却还和小唯不清不楚,要点脸行吗?”

“我”

叶问摆摆手,阻止王生抢白,继续说道:“我们都是成年人,别说那些华丽的理由。小唯在你家中是什么位置?你说自己只爱佩蓉,对小唯没有非分之想,可你把人家一个清白的姑娘放在家中,让人家天天伺候你,她又不是下人,你打的鬼主意,谁不清楚?她平日的行事,不就是一个妾侍的预备?你英雄救美,小唯无以为报,以身相许,旁观者都产生了这种想法,你拖着时间,让这件事成为既成的事实?”

“你这种作为,不就是做表(和谐)子还要立牌坊?你如果真要想帮助小唯,怎能让她这么不清不白地待在家中,你和她非亲非故,你说把她当妹妹,谁信?她的名声怎么办?就算她家人死绝,难道你不懂找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妇人收她做义女,以后她才好议亲嫁人?你根本就没考虑她以后嫁人之类的事情,你的心思谁不明白?说你色迷心窍,一点不冤枉!”

王生身体颤抖,他被叶问说中心事,叶问有理有据让他无法反驳,这让他感到心里在喷火。叶问怼得他全身都不得劲,如果是别人骂他也就罢了,他还是自己妻子的旧情人!他感到自己像是被人扒(和谐)光了在太阳底下抽打,王生只能大叫:“我没有!”像疯了一样扑向叶问。

叶问非常冷静,这些人对他来说只是路人,之所以帮忙,只是因为他固有的侠义心肠。王生被他气得歇斯底里,叶问却更能看出他是个另觅新欢的没良心男人。

王生虽然穿着锁甲,可是叶问迎着他的来势直抢中宫,双手向两边一分,架开王生双手,一拳捣在他的胸口。他担心这些古人武功较高,所以连续出招,双替前移,将右脚提起,没有超过膝盖,蹬在王生的小腿上,王生立刻失去平衡,向一边倾斜。叶问继续抢上,快速出招打在王生的关键部位,暗劲透过甲衣,震动他的身体。一个丹劲国术大师骤起发难,王生享受到了常人没有的高规格待遇。

叶问连续几招击打,让王生失去反抗能力,他将王生双手反剪到身后,将他斜着压倒在地。王生只能发出“啊”的大声嘶吼,可是这对叶问没有任何威胁。

“勇哥,生哥”外面巡逻的人听到这里动静,都赶了过来,一看两位大佬正在动手,哦事实上已经结束,勇哥把生哥制服了。

“这怎么就打起来了?”

“哼。”叶问冷哼一声,对王生很不待见,“我只是看不惯这个没良心的男人,我虽然失忆,却也能分清是非。这男人说是只爱佩蓉,却又和小唯不清不楚,将人家清白的姑娘留在家中,是想做什么?他明明对不起自己的妻子,还装出道貌岸然的样子,真是让人作呕!”

高翔劝道:“勇哥,他们都已经是夫妻了,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这人从一开始就对叶问不出好气,他当年就看不惯庞勇的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