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40章 画皮(三)

第1040章 画皮(三)(1 / 1)

黄超被嘟嘟拉着飞跑,费力说道:“嘟嘟啊,你要注意周围有没有人迹,咱们要找到城市落脚。”黄超心想,叶问落到了这个世界,千万不要被人当成鬼上身给做了啊。

叶问被佩蓉的深情凝望吓了一跳,但是他人生经历丰富,加上练武有成,心态沉稳处变不惊。他没在意佩蓉的表现,此人看起来不会威胁自己,现在要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到了这里。他先是深呼吸调整身体,气血力量相应他的呼唤,他没有受伤,一身实力都在,这让叶问心里有了底。不过这个陌生女子是怎么回事,这种要把自己融化的目光真是可怕。正想着,佩蓉已经抓住叶问的袖子。

叶问这一惊非同小可,而佩蓉这时焦虑地问他:“勇哥,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她说着就向叶问凑近,叶问嫌弃地向后躲了躲,这个女子好不矜持,他可不能对不起永成。

“这位女士请您注意一些,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佩蓉伤心欲绝,而叶问也看到了自己的古装的衣服,这种事情?!

他还没来得及询问自己在哪,外面就传来甲胄的声音,在叶问惊奇的目光下,一个身披铠甲面容英俊的小生,在一群侍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他一进屋目光就落在叶问脸上,眼底有深深的戒备,可是面上却露出欢喜的表情。

作为一代宗师,叶问能清楚地感受到王生掩藏起来的敌意,这让他一头雾水:我跟这人有仇吗?我根本不认识他,这小子长得不错,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些人的服装全是古装,而我也是穿着古人的衣服,在我抱丹气血凝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青年将军就是王生,他依赖就看到妻子佩蓉在和叶问说话,心中立刻醋意大起。昨天他和佩蓉滚床单时,还说要让庞勇留下来过年,这时立刻抛之脑后,要想个办法把叶问挤兑走!他立刻挤到佩蓉旁边,抢占了佩蓉的位置说道:“勇哥,你醒了?我和佩蓉昨晚都很担心你。”

叶问闻弦歌而知雅意,这话点明他的外人身份,还表面这小子昨晚和那个佩蓉在一起,关系非常亲密,王生的表现让作为过来人的叶问感到好笑:这不是年轻人在吃醋吗?他和永成一直相亲相爱,从来没有人能搅乱,叶问自己倒是没体会过这种纠结情绪。

他洒然一笑,如同明媚阳光,让佩蓉心酸,王生蛋疼……

叶问迅速想清楚自己的情况,借尸还魂之事古已有之,聊斋中有长清僧还魂在一个富家公子身上,类似附体、还魂的民间传说,叶问也听说几个。现在他的情况怕是于此相似,但这明明是我自己的身体啊。叶问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作为武学宗师,非常熟悉自己的身体,眼下身体虽然虚弱,但绝对是自己的身体。

当然了,本来就是一个人么。

眼前一对男女应当是夫妇,而侍女中有一个美丽女子,叶问无法看清她的实力,应当是高手。他看到的女子正是狐狸精小唯。其他侍女都是稀松平常的普通人。这王生气息稳健,一身功夫也能算是不错。

叶问叹气说道:“不好意思啊,你们都是谁?我之前受了伤,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面对这种情况,他也无师自通用出“失忆”这一手段,这是人面对穿越的世界最正常的反应。

王生、佩蓉:“……”

“勇哥你?”佩蓉终于相信,她的备胎勇哥,竟然是真的失忆了!画皮这部电影,以王生佩蓉夫妇为核心,衍生出两路备胎线,王生有备胎小唯、小唯有备胎蜥蜴精;佩蓉有备胎庞勇、庞勇有备胎夏冰。两条线都是自下向上单相思,而王生佩蓉则大搞暧昧,向下派发福利。看过只能说,“贵圈真乱”。

叶问平静地看着王生和佩蓉,在他们的神色变化中猜测到某些事:自己和这两人的关系不太一般,大有恩怨纠葛。不过两人对自己没有恶意,他现在人生地不熟,还是从他们口中了解事情情况。

“请问这里是何地?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王生和佩蓉震惊完,还是给叶问介绍起情况,有保留地讲述三人当年是好朋友。小唯在一旁看着心里偷乐:“我来都尉府想做王夫人,没想到还能碰上这种有意思的事?”她掩嘴轻笑,美艳绝伦,然而那三人各怀心事,认真谈话,愣是没人欣赏她的美态。

不久边关的将士赶了过来,一群人冲进大厅,喜悦说道:“勇哥,勇哥!”

叶问用招牌微笑回应他们,大家开心以为勇哥又回来了,然而下一刻叶问泼了他们一头冷水:“啊,呵,大家好,我因为受伤已经记不得之前的事情,你们多多担待……”

于是众人的声音变得同情:“勇哥……”一群男人说话竟然还拐了三个弯,让叶问想打人。“淡定,此处人生地不熟,我要多观察,少做事。”

大家在都尉府吃饭,一群人同情地围观叶问,叶问感到自己头还疼,这个身体应该喝了很多酒,可他没有喝酒啊。接着茶水,叶问看到自己容貌,这就是自己无疑。他能想到借尸还魂已经很了不起,怎么也猜不出为何身体还是同一个。

“勇哥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你还记得近期的事情吗?”原来的战友向叶问打听,叶问发现这些军人中,除了少数一两个有点阴阳怪气,其他人对他是真诚的关心和欢迎。

他说道:“我最近教人练武,自己也练武,日子过得还好,多谢大家关心。我最近因为修炼时走火,很多事情都记不得,请大家担待。”

众人都说:“勇哥你别担心,兄弟们帮你回忆。”他们讲起当年往事,自然是捡好的说,叶问根本想不起来什么,但这时只需要微笑就好。他也算知道,自己以前是这些人的将军,因为什么事离开,在外流浪了好几年。

嘿,这几年时间的空白,就可以让他自由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