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24章 要人(八)

第1024章 要人(八)(1 / 1)

宋帝王一手挥舞,无数黑绳、锁链、刀斧齐齐冲向黄超,同样一道地狱的大门向黄超打开:被这样的东西缠住,灵体上的伤害反倒次要,最怕被其中的规则捕获,直接投入宋帝王掌管的黑绳大地狱中。

在黄超的头顶有一片血海成型,不同于其他人小范围的法术,这片血海一旦显形,就充斥了陆判所在的察查司上空,血海向四周扩展,惊涛声中铺展到整个城市。司掌剥剹血池地狱的第四殿阎罗五官王,扬声说道:“此獠厉害,全力出手!”

血海轰然落下,整个枉死城就将化为浸泡在血中的城市,黄超略微颔首,心想这倒有点意思。头顶的血海是对方掌管地狱的投影,黄超被血海一没,立刻就被压入血池地狱的深处,空间转换重整,枉死城却会毫发无伤。至于此地停留的鬼众,不好意思,也将一起去血池地狱中走一遭。

黄超也不能轻松地应对这种具现,他凝聚心神,心中文明之光和自身辉映,瞬间联通整片空间的根源设定,他轻叱一声:“破!”血池深处,五官王皱起眉头,就在刚才他的分身散去,血池地狱的力量也损失了些许。那道士一言,竟然散去他漫天血海,还将他整个分身反噬到消失。

黄超一声轻叱看似简单随意,内在却包含他对阴曹地府的领悟渗透,文明之光的人道支持,自身圆融无损的金丹出力,一言既出,无论何种邪法尽皆消散,此正是黄超在高魔世界悟出的《净世箴言》!

不止五官王败退,第五殿阎罗天子包拯的望乡台本来要砸中黄超,也在这一句净世箴言中化为乌有。黄超眼底有一层笑意,包拯却是在其中放水颇多,那望乡台是第五殿中让恶鬼所看,能看到身后发生的种种凄惨事件,诸如亲人违背嘱咐,丈夫妻子另结新欢等等,更增添他们的心理痛苦。至于善鬼,却不回望过去,据说可以转生天人等;功过两平,也会喝下孟婆汤轮回转世。

用这望乡台来砸黄超,用的还是一种物理攻击……包拯之前被黄超刺了几句,看起来是心怀疑虑,不想下杀手。“倒是乖觉。”黄超在心中赞赏。

前五殿阎罗挡在黄超身前,他们的手段一个照面就被黄超尽数化解。在黄超身后,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和九殿平等王也是各施手段,在法力凝聚的刀锯、烈火、油锅等等可怕幻象中,也包含着将黄超送往相应地狱的力量。

如果他们面对的敌人,没有黄超此时对阴世的理解和操控,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想进方法,也没法阻拦阎罗王“普通”的攻击。扑面而来的各种刑具,包含的是每一殿阎罗在地府中的权限,境界不能碾压他们的神性,就会一下被其中阴曹地府的规则所制:那样的场景,就是阎罗轻描淡写投出某种事物,眨眼将入侵者镇压到相应的地狱之中。

黄超的神秘度足够高,他在这个世界越久,对世界的领悟和操控就越深入。他背后还有世界的气运核心“人道大势”在支撑,无论神秘度还是力量他都没有短板。常人恐惧敬畏的阎罗王,当无法使用“神灵”那样不讲理的手段,在黄超面前就失去了保持超然的资本。

各地狱的恐怖在察查司狭小的空间同时上演,黄超好整以暇地转身,手中似乎握着什么璀璨的圆珠,他放开手中的光芒,将一道凝聚自身破法意志的念头化作照耀时间的光源。圆珠清光璀璨,所过之处幻象骤息,好像刚才阎罗王放出的攻击只是假象。

第十殿阎罗转轮王头顶凝聚着六道轮回的虚影,他看到同伴的手段全部失笑,知道自己这一招也讨不得好去,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将六道轮回罩定黄超,理论上黄超将被直接送去轮回,变成虫子、牲畜等等。黄超露出了惊异的表情,他感受到六道轮回中有趣的机制,暗暗留上心。转轮王一招同样无功而返,还为自己招来一个大敌的惦记。

说时迟那时快,十殿阎罗同时出手,各自带有自身的地狱权威,黄超身影如电,独抗十人攻势,瞬间将十人全部击退击伤。看出他本质难惹的五官王,想要将血池地狱挪移此地,结果遭到反噬最重,连分身都无法留存。

剩下的九个阎罗,神色都不好看。黄超在之前抛出的绳索,乃是玄门秘法捆仙绳,原理普遍,可是应用的上限却要看使用者水平。黄超现在的“捆仙绳”,就将自身的法力凝聚到极致,他对概念的领悟使得其中的“禁锢”之力强大无比。此刻陆判官被捆仙绳绑住,体内法力凝滞,与外界的感应也发生断绝。那捆仙绳中还有鬼神之流最厌恶的力量,儒门的浩然正气!他被浩然正气渗入四肢百骸,什么法术都难以施展。

黄超轻飘飘地落在陆判身边,面容平静与九位阎罗王对峙:“此人乃朝廷要犯,各位好自为之。之前动手大家都有克制,希望不要逼我出剑。”

秦广王道:“明阳道长,你要考虑清楚,人固有一死,就算你能长生超脱,就不考虑其他熟人?你好好想想,真要为朝廷犬牙,跟阴曹地府作对?”

纵使黄超身死,能以自我的意志超脱自在,可是像乔生、顾生这样的凡人,不还是要向阴曹地府走一遭?那时发现他们竟然跟黄超这种混世魔王有关,这些人还不得在地狱中待到世界的尽头?秦广王话未说尽,但威胁的意思表露无疑。甚至不只是黄超救出这几个人,如果真要与之相对,大华朝中黄超的手下,死后都得下十八层地狱。

“哦?秦广王所言不错。”黄超看着众人,露出一个笑容,却让观者产生胆寒之感,那其中包含太多危险的气息。在众人忌惮的注视下,黄超不负众望说出惊人的宣言:“人固有一死,阴曹地府此等要地,居然不为人族掌握,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有一剑,请各位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