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22章 要人(六)

第1022章 要人(六)(1 / 1)

黄超将和氏璧印下,法令立刻生效,霎时间,天地中有无数存在感到一种深深的恶意出现。此刻黄超代表人族正统,他所厌弃的,正是人类的发展大敌。各种势力用尽手段,与人族结下因果,因此谋求气运,在黄超的详细条文中列出,立刻就成为“违法”的存在。

人道气运立刻将其标记为敌人,单就这种谋求气运的行为,便可以被人道大势定为“邪法害人”,从而反噬其身。于此同时,在地府的黄超也感到一种力量加在自我身上,这时人道气运的支持。不需黄超本人操控,人道大势便自动演化,将维护人族利益的黄超加持了一层防护。

对于黄超来说,这一层保护也是可有可无,聊斋大世界神秘度极高,可是限于“写鬼画狐”的故事,其中出力相当低端。黄超只需要保持微笑:“最喜欢这种感觉,我在神秘度上不输于人,可是出力上却能完全碾压。”地府中的鬼差,怕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人族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任由算计的群体。

黄超在地府中身影一晃,枉死城中几个重要的街道闪过他的身影。一道道意念在地府穿梭,十殿阎罗纷纷在自我的宫殿中现身,紧急通报:“有人闯进了地府!陆判官,他向你去了!”

阴曹地府中十殿阎罗分掌不同大地狱,审判各种罪行的鬼魂。判官从字面上来说是他们的助手,但是实际上地府中判官也有相对的权威,阎罗王殿里文武四大判官分属赏善司、罚恶司、阴律司、查察司,各自掌管相应的职司。对于凡人生死赏罚之事,他们可以一言而决,不需要请示什么上级。而地府中,也没有其他要处理事务。

此刻察查司的判官陆之道,心中骤然一冷,他的灵觉示警,告诉他接下来大事不妙。这样的厄运突如其来,他因此有片刻的迟疑:成为神祇后,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的心中不安。

“察查司?陆判,出来!”

陆判立刻明白自己的忧虑从何而来,这一次他的谋算出了问题。他脸如黑墨,煞气惊人地冲出自己的府衙,在大门前堵住了闪现在门前的黄超。陆判两眼怒睁,大声斥责:“何方道人,竟敢擅闯判官府衙?你师门没有教过你规矩?如此肆意妄为,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

这话真不是威胁,作为一个判官,他真能让某个死者下地狱。黄超眼中,陆判弥散的气息几乎没有鬼气或阴气,他身上是强烈的神性,这时人们念头诚恳的祭拜导致。这样强大的人类精神力量,却在滋养这种非人的存在,他还不断攫取人族气运补益自身。黄超能够感到,陆判带着不少人族因果,这之前他也做过这类事情。

“便是此人?之前告知你乔生和连城所在?”黄超袖子一挥,扔出乔生、顾生等人。顾生见到陆判,有些尴尬和畏缩,但依然咬牙道:“正是此人。”

“顾生你什么意思?”陆判露出骇人的威势,他有意显出自己的强大,让对方举棋不定,然而不论黄超还是其他四人都没有露出什么慌乱。顾生是最奇怪的,他在陆判身边工作,知道陆判的可怕,可是他现在的威压确如清风拂面。是明阳道长挡住了这种精神影响!顾生心中想道:“我本以为我敬畏他是因为他的为人和身份,可是现在我才明白,这是他的妖法!”顾生有种被欺骗的愤怒。

“明阳道长,他是陆判官,在之前他告诉我,我朋友乔生无辜身死,让我去找他。我天真无知,险些成为他谋取人族气运的帮凶。”

陆判红色的胡须一抖一抖,哈哈大笑,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好心提醒你,你却要来诬陷我?”竟然是什么都不承认,有些事情可以做,却不可以说。顾生气得皱起眉头,可是他又能怎么样?

局面似乎陷入尴尬,黄超却以一声嗤笑打破平静。他看向陆判说道:“你以为我是来跟你讲道理?乔生、连城被你布局所影响,我自然从天地中得到讯息,史宾娘有一番因果,此次也应劫身死,同样命不当绝。此三人讯息想必记在你掌管的生死薄复册上。三人都要还阳,命数改为正常的寿命!”

陆判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指着黄超道:“你是何人,还想命令我?不说你胡言乱语,单就是地府职司,都有定数,岂是想改就改?速速退去……”

黄超之所以跟陆判废了几句话,不是因为他妄图说服对方,而是要讲清事情经过,问心无愧名正言顺地动手。黄超冷下脸:“胡搅蛮缠,我自会动手。”

陆判的实力不可小觑,纵然没有移山倒海的破坏力,可是他的神秘度也极高。在连城的故事里,判官一言就让死者复生,这算是他的职权神职,还不是太过离谱;可是在《陆判》的故事中,他能给朱尔旦换心脏,让他拥有玲珑心,从一个愚钝之人变得文采斐然,又给朱尔旦的妻子换头。过程简单地让人发指,拿了一个新死的美女头,然后趁对方睡着,从靴子里拔出匕首,一刀切下人头,把另一个漂亮的人头按在上面,然后一切就成功了。

然而没有强烈破坏力,在面对面的对战中就劣势凸显。黄超一步就跨越空间,闪身到陆判身旁,一拳轰出,饱含法力的长河气劲滚滚扫过,牵动地府中的阴气运行。察查司好像被风暴席卷,在震颤中闪了几闪,它是地府的必要概念,不可能损毁,可是在这时黄超的轰击却直接影响到它存在的基础。

察查司中许多杂物,在黄超的一拳中就湮灭消散,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是一个精神的世界,黄超要摧毁地不是物质,而更像是概念、观想这样的东西。

陆判的身影也因此变得虚幻,他没有被轰飞,甚至一步都没有退后,可是他却受到严重的伤害。黄超的一拳与其说是武功,不如说是一种位格上的轰击,他以自己去强行轰击陆判在冥界体系的存在。

“你没有出力,可是我却有神秘度呀。”黄超平淡地笑笑,手中已经多了一卷书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