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20章 要人(四)

第1020章 要人(四)(1 / 1)

枉死城是一座典型的古代城市,黄超尚未到达便看到其高耸的城墙,城门楼上鬼气冲天,牌匾上有三个大字“枉死城”,铁笔银钩,苍劲有力。这一切根植与现实世界的幻想中,因为它是从古代传下。

“如果现世也有地府,说不定我看到的黄泉路,就会变成高速公路,出口也化为横亘千米的大型高速公路收费站……或者新鬼直接出现在火车上,到了地府下车出站?这不是什么与时俱进,说白了只是一种认知的投射。”

他像普通鬼众一样前进,没有引起任何注意。新来的鬼中大部分意识模糊,少部分则有清醒的意识。甚至有人向黄超来搭话道:“小伙子,你这么年轻就死了?”让黄超啼笑皆非。

他循着自己锁定的因果,心中涌起念头,知道自己往哪个方向前进能找到目标。这是一种类似心血来潮的决定,但黄超知道应该相信这种感知。人的五感同样是与外界作用,获得信息。现在这样的因果感应,不过是建立在精神层面,感知的是无形的命运,但终究是人与世界的信息交换。他莫名地就知道怎么去寻找史明德女儿。

黄超见到史宾娘时,她正在路边啼哭,她穿着一身白衣,瘦削的身姿让人怜惜,偶尔张望周围的脸庞清丽脱俗。如果这是在阳间,早就有无数热心或别有用心的人来帮助这个小美女,然而这里的鬼却任由她在路边哭泣。

“好了,宾娘不用哭了。”黄超走到她身边说。宾娘抬起头,看到一个身着道袍的青年道士,他在阴森的地府中与众不同,只是看到他,宾娘就感到有温暖的阳光撒到她的心里。

这便是实力达到高深地步,可以选择对其他人造成影响。黄超还没说出事情经过,只用精神的安慰,便让宾娘变得平静下来。

黄超说道:“你可是南江太守之女史宾娘?”女孩愣了愣,难以想象在阴间竟然有个道士来询问自己,她小声道:“是。”

“我是朝廷新进设立的天健局局座明阳,你父亲被盐商暗算,你和令堂局均中了毒。今次你们命不当绝,我来带你返回阳间。”

宾娘露出喜悦表情,任何人死了流落到地府,遇到一个道士说能带你回去,恐怕都会相信,因为他们本就强烈希望这是真的,不可能放弃任何救命的稻草。黄超说服宾娘后,她犹豫地问道:“明阳道长,我之前结识了一个朋友,她被人逼婚病死了。之前她照顾我颇多,我们能不能带她一起离开?”

黄超未置可否,宾娘估计此事难办,也不敢多言。两人就在路边等,地府的空间有无数的重叠和延展,单就是一个枉死城,便开辟了无数平行的城池。所有人死后都要进到这里,这里的鬼流量如此巨大,在空间上却是一个古代城市的规模。不同人看到的枉死城不是一个,想要锁定自己想要的“枉死城”,就需要精神世界的因果。

黄超看起来不像正常的鬼,可是周围的鬼来来往往,却没有鬼注意他的异常。他平淡得就像是地府中的阴气,普普通通,毫无特色。他现在还不想深入接入地府的规则核心:那将引发整个地府的波动,他会立刻对上十殿阎罗、地藏菩萨等地府的大能,这一次只是打个前站,把手下的女儿平安救回去。

不多时,一个身着绣衣的女子走了回来,黄超看到她,有看看宾娘的衣服,明白她们的形象,恐怕是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她们穿的衣服应当是她们平常穿着的。黄超能确定宾娘此刻的现世身体包裹了许多层寿衣,想必这个女子也是如此。而现在,走来的女子却穿着图案精美的衣服,完美配合她的容貌气质。

如果说灵魂是一个人的固有本质,进入地府的是人的灵魂,那么它应当呈现初始的状态,就像人赤条条来到世间。但实际上人的灵魂也会有装扮,这是他们对自己的回忆和认知,也包含他人对此人的看法。无数精神观点,综合约定了一个人灵魂的面貌。

“地府啊,真是神奇的地方。在这里每一刻都有新收获,高魔世界真是可贵,哪还会有这么直接了当的展示,让我深刻领悟灵魂的设定?”想象宾娘等脆弱的凡人,死后竟然有清醒的意识留存,低魔世界再强的强者,死了就是死了,这让人无语的差别待遇,实在是世界的伟力。

那姑娘听了宾娘介绍,给黄超行礼说道:“小女子连城,见过道长。我和宾娘同姓。”她叹了口气,拉了拉宾娘的手,有些欣慰又有些怅然地道:“妹妹,你的阳寿未尽,以后要多保重啊。如果有机会,也帮我烧点纸钱,不枉我们姐妹相识一场。”

黄超看到连城,暗中在心中算计,只感到天机蒙蔽,没有大事天地变不会显示信息,这时得靠自己的意识和操作来推算。黄超第一时间感到连城的异常,他早就知道故事非常有趣:两个人一个病死,一个气死,凭什么说还阳就还阳,还捎带一个太守的女儿?死人这么容易活过来,难道地府漏得就像个筛子?

连城和乔生的苦恋横跨两界,有种传奇的即视感。果然以黄超的智力,也不能推算出连城的未来,这却从另一方面证明,连城有大气运在身。

而原著中,她和乔生折腾一番,最后如愿在一起,还结识了贵人,生活平静,却也没有了出彩之处。很明显,这一份气运在“别人”的帮助下消耗一空。黄超露出冷笑,狐妖吸纳人族气运,还有以身相许的代价,地府却只是空手套白狼,借着它超凡地位,占尽了便宜。

黄超感到淡淡的捉急,在这个世界,他深切体会到“总有刁民想害朕”是个什么经历,各种宵小层出不穷,都在谋划人族的气运。他们全是想赚一波就跑,只有黄超是想让人类真正发展起来,这些势力简直就是害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