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18章 要人

第1018章 要人(1 / 1)

他们所说的南江太守,叫做严明德,是黄超布置在江南的重要儒门之人,之前和黄超谈了几次话深受触动,返回治所后大刀阔斧开始整治不法,最先对上就是江南地区的盐商,要改变现在食盐买卖情况,让朝廷获得最大的利益和名声。现在私盐横行,官方食盐质量差又昂贵,这时盐商故意为了让自己的私盐更有市场。

他最近联合盐务部门,狠狠整治了几个最嚣张的盐商。这些人手下众多,形成庞大的帮派,成为地域一霸。太守下手整顿,又要釜底抽薪提议开办官方经营,这打中盐商的命门。世家大族乐见其成,这时候就要有这些不怕死的人,去打击朝廷的威严。当黄超用更强烈的回击来针对盐商,他们就可以在这过程中四处活动,抢夺话语权,最终将黄超赶下台。

这其中阴谋、收买、威胁、暗中交易都是他们家族成员多年擅长的,与会之人都露出期盼的神色,倒是要看看这位太守会遭到什么报复。

资本家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都可以出卖绞死自己的绞索,追求利益的人往往丧心病狂,盐商要维持自己的威名,他们的团体在这一点非常统一。这么多年朝廷从来没有夺走这一块大生意,太守所为是断他们财路,和他们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盐商们手段阴狠,很快就派人使用慢性毒药,太守自己有浩然正气护体,可是他唯一的女儿,却变得越来越虚弱,众人只以为她身体虚弱,请来的医生也看不出她是中毒,很快太守的女儿便不治身亡。太守陷入巨大的悲痛中,他以为这只是厄运,他心中的悲痛强烈不已。而他夫人因为悲痛,再一次染了风寒后,也逐渐加重,看起来似乎要随女儿一起去了。

黄超在文明之光中发现太守的异状,严明德的精神状态极差,甚至连浩然正气的精气神都无法维持。这样的恍惚的状态,如果遭人用妖法暗算,他都不能进行自动抵抗,说不定不知不觉就中招。

黄超借助严明德在文明之光中留下的因果,立刻将自己的视线投在苏州,他发现严家正在办丧事,而主母也重病在床。他的大范围感知能力,经过不同世界的叠加,已经变得近乎全能。此刻他的念头就见识到严家的一切,他立刻发现,严明德的妻子不是生命,而是中了一种偏门的毒药。

黄超的气息在现世凝聚,严明德本来眼中含泪,此刻他一个人坐在书房中想静静,可是右手都在颤抖,想写字静心却根本无法成型。墨迹在纸上晕开,这时他突然感到黄超的气息。

这种浩然正气在京城第一次感触到,就对黄超留下了深刻印象,黄超之前跟各地的儒门重要人物,建立了这样的传音体系。他们的实力不足以联络别人,可是黄超却能用最快速度给他们传递消息。之前他没有接到过黄超的密令,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黄超浩然正气的远程联络。

只需要将力量隔空传递,造成光学和声学现象就能充分交流,关键在于要理解这里面的微妙。黄超能够用物理方式震动发声,也可以直接用出神秘度更高的法术。

“严明德,我将派遣一位道人到你家中,你中了别人暗算还不自知。这位明阳道长可以代表我本人。”

黄超声音一落,严明德已经惊怒地站起来。他这时想到女儿的异状,心中微寒:“也许她真的不是生病?!我最近得罪的仇家……恐怕就是那些盐商!该死!”

“无量天尊!”一声轻喝从外面传来,声音并不响亮,可是却悠悠传到整个太守府中。严明德立刻明白:“这就是黄太师说的道长。他来的好快。”

从京城到南江,中间有几千里路,在黄超悟透法术的本质,又有充足的力量撬动现世,他就实现遥远的空间转化。每一步都是百里路,从黄超发现这里的异状,明阳就离开天健局,一路赶往江南。当黄超跟对方说完几句话,明阳就已经来到他家门口。

在文明之光的因果联系,也是黄超能够施法的关键,有了这种密切因果,太守府这里就相当于给黄超提供了视野,他可以高速的转移到这里。

“道长,请你出手救我内人性命。”严明德一看黄超立刻行礼,这段时间天健局就是奇迹的发源地,现在这个传奇人物来到江南,他本来应当非常激动,可是他现在却满是后悔。

如果知道自己女儿是中毒!他当时向天健局求援多好!这其中的悔恨,倾尽三江四海也无法洗清。

黄超也不客气,径直往里走。他这个明阳道长这时穿着一身精致而朴素的道袍,在太师府的人眼中,他就像画中的仙人降下了凡尘。他容貌年轻,眼神却充满岁月的沧桑和智慧,与他对视一眼就好像被他看走心中全部秘密!想到道门高人都是驻颜有术,大家哪还不明白,这个让主人殷切引领的道士,根本不是什么年轻人,而是一个道法高强的前辈。

谁都不傻,在黄超不可以装嫩的情况下,没人会错判他的年龄。身体年轻,容貌年轻,在这种高魔的世界太常见,神话传说里到处都是这种行走人间的高人。天健局中,他的崂山师兄们,也不敢托大再喊他师弟,只能叫一声模糊的“明阳局座”。其他人更是直接喊前辈,黄超并不拒绝,更是让大家坐实自己的猜测。

黄超直接向灵堂走,严明德想起女儿,又涌起难过,低声对黄超道:“道长不是那边,和我从这里来。”

可是接下来黄超的话让他突然看到阳光,多年的养气让他能维持稳重,否则他早就要拉住黄超拼命询问确认。黄超在他阻止时,没有跟他离开,而是淡然说道:“我知道那边是令媛的灵堂,尊夫人的情况还可以拖延片刻,但是令媛却得尽早挽救。她被人陷害,寿数未尽,而且我感到她还有些机缘,应当能找回她来。”

“请,请,多谢道长。”严明德被喜讯冲击,脸色都有些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