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1016章 四象图腾(三)

第1016章 四象图腾(三)(1 / 1)

白莲教教众死伤惨重,毫无希望,只能看着敌人越来越强,凡是拍到第一线的人没有几天就会死去。山区中的青壮已经伤亡殆尽,现在连老幼和女子都被顶到了第一线。他们同样有狂热信仰,哪怕自己死也要给黄超的军队造成伤害,这样的敌人,黄超也不会因为他们身份不同而区别对待。

战士对与四象的掌握逐渐熟练,黄超在和白莲教的无生老母斗智斗勇中,也窥测到更多香火神道的内涵。他不但借鉴其中的手段,还能结合自己的经验悟出更有效的施展方法,让他的四象体系变得更为合理。

虽然黄超意犹未尽,但是这次实战演练终于还是会告一段落。白莲教已经真的站不下去了,每个防守的敌人都失去希望,哪怕对无生老母的信仰,也盖不住不断目睹死亡的恐惧。那些振奋的青年已经死光,剩下这些人本就意志较为脆弱,他们在战斗中仿佛像行尸走肉,没有任何出彩的反抗。

哪怕黄超一直实行放血战术,这时候也不好意思再拖下去了,他们现在攻击轻松就能占领墙头,又过几天,便是可以占据大片城墙。战士们分成小队,有人利用玄武图腾保护队友,而其他人也用青龙和白虎图腾进行厮杀,在城楼下,还有一整只弓手队伍,借助朱雀图腾,射出火焰的箭矢。

这座关隘非常牢固,白莲教估计是要防止官军用投石机或法术直接破城,但是现在,双方进行最正统的攻城战,黄超的军队也硬生生推上了墙头。

“城破了!”在士兵欢呼声中,关隘的大门缓缓打开,早已等待多时的预备队,各自施展身法,冲进了城中。每种图腾都有特别的身法、回复和养生的功效。

黄超拔出长剑向前一指:“全军出击!”

持枪的战士高高跃起,空中仿佛想起龙吟之声,他手持长枪重重砸落地面,被他砸中的敌人当场身死,而强大的气震吹乱周围所有敌人。战士旋即持枪横扫,枪影拉出青色的龙形,笼罩方圆两丈之地,被他打中的敌人横着飞出,在没有落地时已经丧命。

另一边,手持长刀的战士高速突进,眼前是一群敌人的弓手,他们正要向冲来的敌人射箭,战士身形突然模糊,化为高速的突进。世界在他眼前变慢,一切好像化为异彩流光,战士探出手中长刀。当他再次露出清晰身影,已经站在人群的另一端,而几个阻击的拱手,已经身首分离横尸在地。

关隘中早先设置的机关被埋伏者发动,沉重的弩机发出呼啸箭矢,射向一队官军,为首的战士一敲盾牌,将盾牌向身前一架。他身周浮现出黑色盾牌虚影,罩住整个小队的方位。弓弩打在上面,发出“当当”的闷响,全都在战士身前落下。当箭矢停止,他身后其他战士,已经瞬间突入敌人的潜藏地,将其中敌人诛杀。

在这些天剿匪之中,黄超给自己加官进爵,黄太师任命明阳道长,为一个新设立机构“天健局”的局长,专门处理各种神秘事务。人们以为,这取自“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也的确符合黄超的期望,人类不应该被神灵等禁锢,作为天地间大写的人,就是要自强不息。

白莲教全面崩溃,到后来十几个士兵的威力,就能比得上一个练习《浩然剑法》的儒生。四象图腾专司战斗,有黄超为其加载战斗,这是以每个士兵作为香火神道的施法节点,这又不是士兵本身的力量。这种图腾只向军人开放,而图腾权限会与个人实力相关,只有强者才能加载更多四象的力量。这也是预防他们忽视了自我的锻炼,再好的信仰武器系统,也要有强大的人来控制。

“事不可为,之前有许多人想偷偷离开,可是随后我们就看到他们命牌破碎!没有一个人逃出官军的追捕,他们的力量太强了!”一个白莲教长老,焦虑不安地向徐孺解释他们遇到的糟糕状况。

徐孺咬牙道:“我们投降,也逃一死。现在只能聚拢我们保留的精锐,从最薄弱的方向突围出去。只要走出这该死的浩然正气范围,我们就能使用遁法离开!朝廷何时掌握了这种手段,竟然用浩然正气笼罩一大片土地?该死!”

他转而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我们这么惨,其他人也逃不了,黄太师沉寂五十年,一朝顿悟,朝廷立刻焕然一新。那些帮他对付我们的修士,以后也别想再有一片修炼的净土。浩然正气只要往哪个山门一罩,又有什么门派能抵抗?”

现在徐孺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想到他一路走来,从一个普通人成长为魔教教主,在操控无生老母的神明概念时,他甚至还体会过神灵是什么感觉!此刻面对死亡,徐孺也不露出小儿女姿态,他还有心情想到其他正派,以后也将是惨淡收场。

“好,现在从密道出发,我之前已经用无生老母剩余力量扰乱天机,对方算不到我们的行踪,立刻走!”

另一边,随军的道士拿出钱币、龟甲、算筹等物品,表情越发凝重,他脸色苍白地晃了两晃,对黄超说道:“明阳局长,对方恐怕是扰乱天机,我现在什么都算不到。”

这道人是中原有名的“铁嘴神算”,推算各种生活琐事每言必中,在很多地方都被称为活神仙。他的能力也许不能推演天地大势,但也神秘度够高,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他每次都判断出“明天你家会失火”或者“你能找到一个好姻缘”这样的东西?他从命运中得到启示,是种模糊的意识传输,获得对未来的窥测。未来的图景并不固定,他并不是看到什么场景,而就是知道某一件事的概念。所以算命者从来都说“奇谈怪论”,在这世界是因为他们自己也无法清楚解析自己得到的信息启迪。

在现实世界,说模糊的话,只是一种坑人的技巧罢了。现在他甚至不能给出任何有关信息,受到颇重反噬,徐孺的暗手做的十分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