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无限世界旅行者 > 第982章 画壁(十)

第982章 画壁(十)(1 / 1)

朱孝廉在火焰面前不闪不避,激发自己的浩然正气,浩然正气集合众生文气和心中正义,有强大的破法作用。朱孝廉的精神修为,比一个精神分裂的孔雀要靠谱许多,背后联通文明之光,冥冥中有无穷支撑,浩然正气连绵不竭。

火焰流到他面前,就直接消散,这样的烈火本就是无中生有,现在朱孝廉只不过让它重新归于虚无。

“冥顽不灵!”

让众人惊呆的是,说这句话的不是霸道的姑姑,而是一直讲理的朱孝廉。讲理不通,无需再讲,朱孝廉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此时浑身一震,浩然正气发出强大的气爆,将身周的火焰尽数震散。他竖起双指,进步飞身,同时向姑姑一点。

一道汹涌的剑气划过空中,射向姑姑的心口。剑气所过之处,火光立刻消失,被剑气冲破一道笔直的空洞。剩余的火焰也发生连锁变化,逐渐虚无暗淡,姑姑魔杖在身前一竖,一道无形壁障挡在上身前。

剑气打在姑姑面前,她身前空气一凝,出现玻璃破裂的花纹,朱孝廉身形在空中转折,手指连续点出,浩然剑法的剑气向姑姑攒射而去。姑姑身周气爆声不断,脚下的石板被余波波及,好几个位置都被打成碎块。

众女子不时发出尖叫。芍药看着朱孝廉在空中威风的身影,拉住呆愣的牡丹,小声道:“走。”

翠竹是牡丹的朋友,此时用复杂的目光看了芍药一眼。她和牡丹之前都不喜欢芍药,事实上大家都不喜欢芍药,但是她现在也得承认,芍药果然处事冷静有领袖之风。

芍药疏散人群,反而给了朱孝廉更多机会,他直扑姑姑身前,将浩然剑法的近战威力全部发挥。这毕竟是一种剑法,战斗里最强也在三丈以内。当朱孝廉和姑姑距离接近一丈之内,战局立刻向朱孝廉倾斜。

下方烧烤炭精也和仙境的侍卫发生争斗,那些穿着卫兵制服的女子手持武器冲上去,然后被他打得四处乱飞。这些侍卫只是姑姑一念之间造就,像是一种仙境的演化物。

宝座上猫头鹰摇摇头,获得了活力,他不敢加入姑姑那里的战团,飞向烧烤炭精,在半空中舒展身形,化为一只猫头鹰。

姑姑大喝一声,整个空间仿佛都要被她的喝声震动,姑姑和朱孝廉之外的所有人,都被巨大的回音震倒,根据各人不同的实力,受到了不同伤势。

朱孝廉喷了一口血,这时候整个世界的压力仿佛压在他身上。他面前的女人突然发生了某种可怕变化,突然就拥有了这方世界的权限。那是一种根源的力量,她借助魔杖,将毁灭的力量打在朱孝廉身周,毁灭的波纹滑动,朱孝廉以浩然之气抵御大部分效果,却也受了不轻的内伤。

“阿弥陀佛。既然此境与贫僧无缘,贫僧也就不再强求。真真假假,一切在心,施主戾气太盛,也就跟我留在这里吧。”不动形势越发恶劣,他也是果断之人,立刻放弃了和黄超对抗,转眼就抛弃控制整个世界以此超脱的打算。

他一退出,孔雀的本质立刻被还回去,此时万花林世界,孔雀获得绝对的真实。朱孝廉等人也没有了被人化作心魔之危。不动放弃这些,却也从冥冥中解放全部力量。

不动明王将降魔锁链封锁虚空,竟然和黄超月宫所在一起。他自己出不起,又再次加强禁制,竟然想反过来限制黄超活动。

黄超立刻明白了对方意思,他放弃控制变数,整条时间线都被他放弃成佛,孔雀不再可能变为他心中幻想,位格立刻增长,由此获得了幻境中的强大力量。

“虽然不知道施主有何算计,但贫僧绝不允许你阴谋得逞。”

黄超看着被两人合力封锁的空间,发出一声开怀的笑声:“你封锁在这里,就没想过自己跑不出去了?”这么自己作死,也是让人新奇。他的话没有让不动更愤怒,因为从之前打到这时,不动和尚永远维持着旺盛的明王怒火。

“施主何必多此一问,你我都知道此地关键在于壁画内外。如今你所落棋子岌岌可危,施主的谋划眼看付之东流。”

“阿弥陀佛。既然此境与贫僧无缘,贫僧也就不再强求。真真假假,一切在心,施主戾气太盛,也就跟我留在这里吧。”不动形势越发恶劣,他也是果断之人,立刻放弃了和黄超对抗,转眼就抛弃控制整个世界以此超脱的打算。

他一退出,孔雀的本质立刻被还回去,此时万花林世界,孔雀获得绝对的真实。朱孝廉等人也没有了被人化作心魔之危。不动放弃这些,却也从冥冥中解放全部力量。

不动明王将降魔锁链封锁虚空,竟然和黄超月宫所在一起。他自己出不起,又再次加强禁制,竟然想反过来限制黄超活动。

黄超立刻明白了对方意思,他放弃控制变数,整条时间线都被他放弃成佛,孔雀不再可能变为他心中幻想,位格立刻增长,由此获得了幻境中的强大力量。

“虽然不知道施主有何算计,但贫僧绝不允许你阴谋得逞。”

黄超看着被两人合力封锁的空间,发出一声开怀的笑声:“你封锁在这里,就没想过自己跑不出去了?”这么自己作死,也是让人新奇。他的话没有让不动更愤怒,因为从之前打到这时,不动和尚永远维持着旺盛的明王怒火。

“施主何必多此一问,你我都知道此地关键在于壁画内外。如今你所落棋子岌岌可危,施主的谋划眼看付之东流。”

黄超看着被两人合力封锁的空间,发出一声开怀的笑声:“你封锁在这里,就没想过自己跑不出去了?”这么自己作死,也是让人新奇。他的话没有让不动更愤怒,因为从之前打到这时,不动和尚永远维持着旺盛的明王怒火。

“施主何必多此一问,你我都知道此地关键在于壁画内外。如今你所落棋子岌岌可危,施主的谋划眼看付之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