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308章 怪病

第2308章 怪病(1 / 1)

冯锡范告诉他:“我几日前听说纳兰将军最疼爱他的一个小孙儿病了,这孩子生的是怪病,说来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每每到了夜晚时候,都会梦游而出。第二天一早自己又会回来。”

“哦,离魂症,好办好办,喝些粗糠粥慢慢就好了。”

“呵呵……事情没这么简单。这位小公子爷梦游而归时,嘴角都有血迹,后来纳兰将军也曾派人晚上跟着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一连派出去不少人,没有一个人能跟上小公子爷的脚步,您说邪不邪乎?”冯锡范说。

“哦?真有此等怪事?那请过萨满看了吗?”

“请了,连我们王爷都把府上的巫医派来了,谁都瞧不出什么病症。所以我才说呀,若是真人把小公子爷的怪病治愈了,那可是要金山银山都有了。”冯锡范说道。

龙毓虽不是医生,不过一听这孩子的病症,心中也大概猜出了几分,八成也是跟鬼神有关了。

“那我就提前给真人道喜了?”冯锡范双手抱拳笑道。

“呵呵……可不敢这么说,贫道又不是大夫,这癔症能不能治好现在说还太早,稍后晚些看过了再说吧。”

冯锡范的官驿离龙毓不远,入夜后,二人推杯换盏,聊的也全都是平西王起兵的大事,这期间,龙毓给冯锡范出了不少主意,也让他受益匪浅。俩人一直喝到亥时初刻,将军府派娇子来请了。看得出,纳兰修很重视龙毓,派来的都是他自己的红顶娇子。

“我家将军有请龙毓真人过府上一叙。”来的正是白天把龙毓挡在门外的那个老管家。

老管家知道龙毓的真本领,对他十分尊重,以尚宾之礼对待,不管能不能帮上忙,先带来了许多厚重礼品和银子。

“这是干嘛?贫道乃是修行之人,要这些黄白之物怕是不妥吧?”龙毓委婉推辞他说。

“将军说还请真人务必手下,全当是给玄妙观敬的香火钱了。”

“如此的话,那贫道就暂且收下吧。”

“请!”老管家掀开轿子帘把他让了进去。不过明明见冯锡范也在官驿中,依礼应该也请人家的,毕竟冯锡范有朝廷的三品官衔在呢,又是吴三桂手下的大将。但老管家并没有要请他的意思,因为他家小公子爷的病也算是家丑了,不愿让更多人知道。

轿夫没有把龙毓抬到将军府,而是直奔南城的一处老宅院,这老宅院修的挺好看,都是仿江南的阁楼风格建造的,又移植了些翠竹和南方的植物,一进府里,立刻就感觉到江南水乡的气息。前院中是条人工湖,湖上搭着几座小桥,下边流水哗啦啦,上边还有几片恬静的荷叶。

“老管家,这是……”龙毓问。

“真人千万别多心,这是我家将军的一处外宅,府中住着我家小公子爷,今日将军请您来为的就是小公子爷,请吧,将军在里边等着您呢。”老管家带着他穿过这个人工湖,来到了一座小凉亭里。纳兰将军已经摆好了酒,早早等候了。

纳兰修很客气,不等龙毓发问,先是给他倒了杯酒。然后这才缓缓道出他小孙子的古怪病症,跟冯锡范口中所说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真人,这本事家丑,暗说是不该跟您说的,可……可本将军实在是没法子了,全国的名医都请遍了,连关东的萨满也请过了,都瞧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也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哎!我可怜的小孙子呀!”一说到孙子的病症,老将军是泪流满面。

“将军……老爷???您……”老管家一听他失言了,赶紧在旁小声提醒。

纳兰修改口说:“不,本将军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龙毓真人法力通天,乃是承继大道之人,所以今日拜托了!不瞒真人,小孙子乃是三代单传啊!只要真人治好了他,想要什么,只管开口。我纳兰修别的不敢保证,在西北三省,只要有的,我就能给你。”龙毓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无量天尊,纳兰将军大可不必这样,贫道乃是出家之人,早已无欲无求,只要能帮到小公子爷就够了。那就劳烦将军带贫道去看看吧。”龙毓喝了杯中酒说道。

“真人莫急,相信过不了半个时辰,我那苦命的孙儿就会出来。”纳兰修一摆手:“来呀,把灯都熄了吧,千万别扰了孙儿。”

熄了灯,府里边立刻黑了下来,所有下人也点着脚尖退了回去,凉亭里就只剩下纳兰修和龙毓二人了。他这么做是明智的,梦游的人如果被吵醒了,天魂可就吓散了,丢了地魂好叫,要是丢了天魂那就没治了。

龙毓也不说话,就这么陪着纳兰修坐在亭子里喝酒,又过了会儿,就听内宅方向传来吱呀一声,一个穿着内衬的半大孩子从里边走了出来,他睁着双眼,双眼中黯淡无光,透着一股死气,浑身僵硬着朝着府外走去,起初走那两步还算正常,可越走越快,一步竟从凉亭跨了过去,都没跟爷爷打招呼。

“真人……您看……这……”纳兰修话没等说完呢,他孙子就已经冲出了府宅,转眼不见了踪影。

“将军莫急,今夜也不要再派人去寻少公子爷了,贫道去看看怎么回事。”说着话,龙毓默念口诀,脚尖点地,噌地下窜了出去,世间没有东西跑的比千里一夜行快,他几步冲出府外,已经追上了那半大孩子。

这孩子叫纳兰宗平,15岁,正是血气方刚之年。平日里来对谁都挺和善,不但性格好,而且武功了得,就连当今皇上顺治爷也是对他赞赏有加,待他18岁后,必会被召回京城做大官的。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纳兰修能不着急吗?要是这两年再治不好孙子的病,进了京城,怪病传到皇上耳朵里,还不得把他当不详的怪物?

纳兰宗平的速度极快,他不像是正常人的走道,两只脚一直贴着地皮往前蹭,就跟滑冰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