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92章 邪术

第2292章 邪术(1 / 1)

这时,突然就觉得背后挂起一道阴风来,再回头一看,冯锡范脚踏竹叶,身轻如燕,已经从背后追了上来。%し

“哟呵?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冯锡范!你轻功不错嘛?”龙毓见他只是一个人来的,就没把他当回事。抱着肩膀拖着月华仙尘笑道。

冯锡范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落了下来。“海兰查,你轻功也不错呀!怎么,你们道士现在都不降妖除魔,改练飞贼的轻功了吗?”说着话,他腰杆往上一挺。噌啷啷一声,背后那把明晃晃的龙泉宝剑落在手中。

恰好此时竹林中刮来一阵风,把一片片竹叶刮落下来,一片竹叶被微风刮到了他手中宝剑上,瞬间被劈成两段。

“哎哟,冯将军这把剑不错呀?好剑好剑!!!!”龙毓故意把尾音儿拉长。

“妖道!!!你竟辱我,那便别怪冯某不客气了!今日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冯锡范大怒。

龙毓抽出寒血刃,微微笑道:“呵呵……贫道在江湖上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一剑无血’冯锡范吗?来来来,陪贫道好好玩玩,看看是你冯锡范的剑快还是贫道的寒血刃更快!”

“妖道!今日碰到我冯锡范,便是你的末日!纳命来!”一剑无血冯锡范在江湖上名头可不小,以前海兰查混迹江湖时就曾听说过他的大名。只是这几年来一直无缘得见。这家伙是个难缠的对手,江湖上对他的说法不一,没人能说清他到底是善是恶,因为此人很少与江湖人打交道。虽然出身江湖,但却一直誓死效忠平西王吴三桂,江湖上稍有些风吹草动,或者有人威胁到平西王之时,他就会出现,但凡惹了平西王的人,都躲不过他手中这把龙泉宝剑的追杀。

一剑无血指的是他剑快,血没等出来呢,人就已经死了。

江湖上无头命案数不胜数,江湖恩怨也是一段有有段,怎么死的都有。但可有一点,你若是看到尸体额头这中间出现一个很细小的裂口,这人就这么死了,那准保是这位一剑无血冯锡范干的。验尸的轻轻一戳,伤口里立刻溢出鲜血,这才恢复死人该有的本来惨状。

这二人相遇,可谓是冤家路窄了,一个剑快,一个身法快,一个杀,一个躲。

只看得竹林中刀光剑影,火花四溅开来。冯锡范这绰号可不是白来的,手中那把龙泉剑玩的叫一个溜,紧紧追着龙毓不停后退。龙毓也想反抗,怎奈自己内力已经消耗尽了,想用盗魂也用不了,想反抗,可自己技不如人,只能仗着千里一夜行跑。

“妖道!你也不过如此嘛!哪里跑?听说你们满人都是马背上打天下的,怎么着?今日竟然落得如此狼狈吗?哼哼……若是被你们老祖宗努尔哈赤知道了,恐怕都得被你这个不肖子孙气的都北陵里钻出来吧?哈哈……清狗!!!”他一边追龙毓,一边破口大骂,他的目的很简单,激怒龙毓,让龙毓与他正面交锋。

“冯锡范,嘴上留德吧!当心一会儿贫道先割了你这条舌头!”龙毓也嘴不饶人说道。

“多说无益!你个清狗,是条汉子就站下!”

“站下?哼哼……”龙毓跑在前边冷笑一声,突然从袖子中也不知道掏出个什么东西,猛地就回过头来。

吓的冯锡范赶紧来了个急刹车,顺势歪着脑袋就躲,生怕他放暗器。这大眼一瞅,龙毓手中并没有暗器,右手中的寒血刃已经收了起来,多了一张黄纸符。

“妖道,你要搞什么名堂?”他知道龙毓修为高深,又有诡异莫测的道法,根本不敢靠上前去。

“嘿嘿……冯锡范,你怕了呀?刚才那能耐呢?”龙毓坏笑着,咬破指尖,飞快地用鲜血在黄纸上画了出了一串神秘咒语,然后扑哧一声,符咒自燃而起,化作无数纸灰飘洒下来。

这张邪恶的符咒燃尽后数秒过去了,竹林中还是无声无息,并没有什么变化。渐渐的,冯锡范胆子也大了起来,心中暗想,莫不是他是吓唬我的,想趁机逃走吧?

他脚底下使劲儿,想追上来杀龙毓,可一使劲儿,自己整个人就好像钉死在地上似的,没动弹。

“嘶……”他觉得脚腕上冰冰凉凉的,也不知道咋地了。再低头一瞅,不免大骇,只见,自己脚腕上不知何时竟然被两只惨白惨白的枯爪拽住了。那是两只骷髅爪子,骷髅爪子的指甲之分锋利,已经戳穿了他的裤腿子。幸好还没到夏天,若不然,这一下子恐怕就要戳进血肉之中了。

“哼!你这妖道,看来也只会用此等妖法了,以为我冯锡范怕了你嘛?”不愧是江湖最冷面的杀手,面对这些非人怪物,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提起手中龙泉剑就砍了下去。咔嚓一刀,斩断了两个骷髅骨爪,挣脱开来。

“啧啧啧……不愧是一剑无血啊?还真没流血,不过也是,死人怎么能有血呢?”龙毓站在原地,这次并没有要逃走的意思,而是拖着月华仙尘冷冷地看着他,仿佛就算他冲到近前也不能奈何得了他。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脚底下稀松的泥土被一种神奇力量顶破了,从土地下钻出来四五个骷髅骨头架子。这些死尸还不算是完全是骨头架子,身上还仅存一点干瘪的肉皮包裹着。他们浑身恶臭,僵直着身子,每走一步,都发出咔哒咔哒关节摩擦的声响,朝着冯锡范就包围了过来,而且,土地下边,还有不少具尸体也正在涌出。

“冯锡范,你慢慢玩吧,贫道还有其他事处理,对了,别忘了回去给平西王带个好……哦,当然,希望你还能活着回去,嘿嘿……后会有期!”龙毓笑着还不忘冲他抱拳,然后脚尖点地,噌地下蹿了出去,消失在竹林之中不见踪影。

“妖道……哪里逃?你……”他刚想追,突然,背后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来,回头一看,一具干尸的骨爪已经插进了自己后背之中。他再无暇去追龙毓,只好回手一剑,把那干尸头颅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