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87章 丧母之痛

第2287章 丧母之痛(1 / 1)

代老司说,这些鞑子兵已经是中午开始进攻的,这只是一小股而已,这次清兵大举入侵,不知是何人把他们带进了苗疆,他们绕过了山中的毒气,也没有遭到毒虫猛兽的攻击,很可能苗疆中出了内鬼。

“哎?梓晨?梓晨?嘘嘘嘘……”都陪蓝梓晨在这儿许久一个时辰了,还不见她办正事,龙毓就有些着急了。

“代老司,我先把两个朋友安顿下来,一会儿再与您商议退敌之策。”蓝梓晨带着二人往寨子后边走。

苗寨里边除了老司外,就是蛊婆地位最高,蛊婆也是山寨中的巫医。巫医都会用蛊,她所居住的地方一般都很僻静而且干净,养蛊人的家中一尘不染。所以,后来直到今日,有些游客去苗寨旅游,没进苗寨之前,导游就会提醒你,你看到谁家特别干净,一丝灰尘都没有,那你就千万别进去,人家给你啥也别吃,因为那是放蛊的。

后寨里,有一处风景秀丽的小竹楼,竹楼外围着竹栅栏,溪水从院子里流淌而过。院子角落里摆着一个架子,家里上罗列着不少瓶瓶罐罐。

吱呀一声,蓝梓晨推开了竹门走了进去。院子里很安静,一个人影都没有。

扑通一声,她跪了下去。“阿麻!我回来了!”她颤抖着声音哭道。

离家十几年了,蓝梓晨是个坚强的孩子,从不对别人说自己想家,她虽然跟龙毓真人早已私定终身,但这么长时间,龙毓甚至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谁。但这一刻,她再也抑制不住对亲人的思念,眼泪也终于流了出来。

龙毓听不懂苗语,可从她的表情里也明摆了个大概,他这边心里也纠结了,心想,一会儿这苗族老太太出来了,依理自己是不是该跪下叫一声丈母娘啊?可他是修行之人,跪天跪地,又岂能跪一个会巫术的苗族蛊婆?但要是不跪,以后恐怕跟老太太更不好相处,而且还有事求人家呢。

“阿麻……我回来了,你在哪儿啊?”她又喊了一句,小院里静悄悄的,根本没有母亲的回复。

蓝梓晨注意到,院子里,翠竹下,积了厚厚一层灰尘,他们从外边走进来,门口已经留下了三行脚印。这是怎么回事,放蛊的蛊婆家向来是一尘不染的,可看眼前的架势,这院落已经许多年没人来过了。

角落里,竹叶堆了许多,有些都早已化作烂泥。小溪还是那条小溪,风车还是那台风车,但却早已物是人非。

他颤抖着身体慢慢站了起来,好像预测到了什么。眼泪还是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着,他一步步走向竹楼。十几年前,阿麻就是在这个小院里整天追着喂她饭吃,就是在这个小院中叫她炼蛊,也就是在这里,他们与黑乌寨订下了娃娃亲。

龙毓心眼多,赶紧跑到角落里的竹架子上打开一个罐子,往里一瞅,里边是一只蝎子,可那蝎子浑身干瘪早就断气了,只剩下一个空壳。他隐约已经感觉到了,梓晨此次归乡,怕是见不到母亲了。

蓝梓晨推开竹楼门,映入眼帘的是门里的一口黑色棺材,和前边的灵位,灵位上分明写着母亲的名字!

“阿麻!!!!呜呜呜呜……”她扑上去嚎啕大哭起来,一下下用小手拍打着棺材盖,手掌都拍红了。

“蓝姑娘,你别伤心了,你这样,我……我也要哭出来了!”白依兰触景生情鼻子中酸楚不已。

“梓晨,人死不能复生啊,节哀顺变吧。”龙毓坐在棺材前安慰着她。

“肯定是有人害死了阿麻!兰查,为我阿麻报仇!”

“好好好,你说杀谁贫道就杀谁还不行吗?别哭了。”龙毓把她拥入怀中。

代老司站在门口望着蓝梓晨直摇头,代老司跟蓝家关系不错,苗寨中,权利最大的就是老司和蛊婆,蓝家世代为蛊婆,代家世代为老司。几百年两家都能和睦共处。小时候,蓝梓晨总往老司家跑,老司待她如同亲闺女一般。

蓝梓晨推开龙毓,径直走了上去,眼神中充满了埋怨。“老司!我阿麻到底是怎么死的?是谁害了她!!!”她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蓝家蛊术在苗疆三山中名气响,延程了将近千年的老手艺了。在苗疆三山里,提起这些令外人畏惧的生苗子们,最出名的就是两家人,一个是姓龙的,一个是姓蓝的。龙家一直延程到民国时候,都是湘西最出名的悍匪,龙家势力根深蒂固。而蓝家巫蛊之术天下无双,甭说别人,那蓝三姐就是最杰出的代表人物。

苗人惯会用蛊,有些生人闯入稀里糊涂地就中了蛊,苗人是绝对不救外人的,就算救也不一定能救活,因为一个人下的蛊一个人解,旁人不晓得怎么配药。但梓晨她母亲不同,梓晨她母亲是出了名的心善,虽然会用毒蛊,蛊虫在她这儿就跟家中宠物一样。中蛊之人,不管是外人,还是其他寨子里的,只要求上门来肯定都会救。除非……除非是汉人或满人!

规矩蓝梓晨昨天跟龙毓说过,救一人杀一人!如今阿麻死了,又有谁能救白依兰?

“孩子,不要埋怨任何人,这就是命!你们母女二人一生一死,很公平。”他用苗语说。

“哼哼……尽管贫道听不懂你们苗语,不过看你这老司的面相就不是善类!梓晨母亲的死定然跟你有脱不开的干系,好,那咱们就一命抵一命!”龙毓见不得蓝梓晨受委屈,提起寒血刃就冲了上来。

代老司并没有反抗,也没有想躲闪,任凭寒血刃锋利的刀锋划破了脖子上的皮肤。小院竹林外围满了寨子里的族人,他们见有人要杀自己的老司,一个个就要冲进来与龙毓理论。

“都别过来!这是我与蓝家之间的恩怨,今日就算我死了,也不要管我!”代老司喝道。

“兰查,住手!放开他,他说的对,这是我们蓝家跟他的恩怨,我不需要你来帮我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