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73章 出走盛京

第2273章 出走盛京(1 / 1)

纳苏肯当然没有忘记那次赌约,小的时候龙毓武功骑射均不如他,那次狩猎,面对那兽王,两个孩子都没有胜算,甚至纳苏肯想掉头就跑。却没想到,龙毓说到做到,半个时辰后,真的从林子里把那条满是血渍的虎皮扛了回来。他都看傻了,12岁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龙毓没有弄虚作假,他的确是徒手杀死了那只花斑猛虎,他当时身材瘦小,又没多大的力气,但骨子里却有一股狠劲儿,这股气势是与生俱来的。就好像现在他站在数百号清兵面前依旧面不改色一般从容镇定。那兽王老虎自然是捕捉到了这孩子异于常人之处,看见龙毓单骑冲过来掉头就跑。

龙毓骑着快马紧随不舍,最后把兽王逼至陌路,他翻身下马,抽出锋利的寒血宝刃一道捅进了兽王胸膛之中解决了它,整个过程中,那花斑猛虎竟然连反抗都没敢反抗半下。就好像是被按在面板上任人宰割的牲畜一样!因为他身上的那股气场太可怕了,已经在无形中压住了老虎的气势。

“那又怎样?谁知道你用了啥见不得人手段?今日你插翅也难飞了,海兰查,束手就擒吧!”他高高举起大手,示意弓箭兵准备放箭。

“哼哼……贝勒爷,今日贫道再与你打个赌,我说只要贝勒爷下令万箭齐发,那一刻也是你这五百将士为你丧命之时,你信不信?”龙毓真人神色自若,挥动手中月华仙尘,那法器绽放出耀眼的仙芒,每一道仙芒都好似一缕阴魂厉鬼一般飘在半空中狰狞地咆哮着。

他那气势就犹如地狱恶鬼一般,简直令人望而生畏,这还哪里是斩妖除魔的仙道?分明就是个大魔王转世!

他双眼眯成一条缝,眼缝子里露出夺人心魂的神魄,又阴冷地补充说道:“来一百杀一百,来一千杀一千,来一万死一万!纳苏肯!不信你就试试?”

此话一出,他身体里那强大杀气立刻迸发而出,双眼中渗出两股黑烟,黑烟犹如游蛇一般慢慢游动起来,两滤黑烟慢慢飘散,最后化作无数尘埃落了下来。每落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立刻觉得骨子里好似被冰封了一般打了个寒颤。

“你……你这个妖道!”纳苏肯吓坏了,虽然嘴上不依不饶,但两条腿已经开始打晃了。

这时,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走过来趴在他耳畔轻声说:“贝勒爷,这家伙已然成魔呀!奴才方才打听到,前天晚上黑风山的那千年大鹏妖被这妖道收复,他的修为深不可测,万万不可因为一个女人与他为敌,咱们姑且放他走,日后有机会再想法子。您是贝勒爷,只要您去京城求一道皇上的圣旨不就行了吗?”

岂料,他话音未落,就见龙毓突然平伸右手,张开五指,掌心中迸发出无穷力量,空气中凝结起一股强大的逆时针旋转气流,竟活生生把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吸了过去。

“贫道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说我坏话!”一股股无边的阴气涌出,他张开大手死死掐住那家伙的天灵盖上,片刻过后,手中抓着的竟只剩下一具干瘪的干尸。

这下子可是镇住了所有人。除了楞在当场的纳苏肯外,数百清兵齐齐跪了下来,头如捣蒜一般不停给他磕响头,磕的脑门上鲜血直流。“龙毓真人饶命啊!我们知错了,再也不敢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小的们走吧!”

“哼哼……贝勒爷,你看,你的勇士们对你并不太忠诚嘛!你难道要一个人来挑战贫道吗?”龙毓真人狂妄道。

他就觉得浑身无力,两眼无光,脑袋里炸开了一般嗡嗡作响。他是盛京城中身份最尊贵的贝勒爷,他是镶红旗旗主,他是顺治爷的小舅子,他权倾朝野,他是大清国骁勇善战的镇北将军。他想要什么没有得不到的,他一句话,任何人都得掉脑袋。可在这个妖道面前,一切都显得多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他不是人!他是魔!!!

“纳苏肯,走吧!你我兄弟情之情今日一刀两断,我不会为难你,希望你从今以后也不要来找依兰了。哦对了,贫道只是代为管理太清宫大小事宜,希望你不要因为你我恩怨为难这些道士,以免折了阳寿!”说着,龙毓抖动月华仙尘,天地间漂浮着的那一道道仙芒与鬼气全部被他收了回来,他转身又回了山洞中。

纳苏肯站在原地,这一次竟再无勇气去追!

“贝勒爷……咱快走吧!一会儿这个魔王反悔了可就走不了啦!”手下亲卫也不等他发话,架起他转身就跑,只恨自己没长四条腿了。

官兵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对外边的小道士连踢带骂,看看现在,一个个见了道士点头哈腰的,简直卑微的像个奴才,不,他们也许原本就是奴才的命!

龙毓迈着方步背着手走回石洞之中,昔日青梅竹马的小美人还躺在地上,她的鼻息很弱,若不仔细看,跟死人根本没什么分别。不过有龙毓浑厚的修为为她续命,总不至于死。

“依兰,恐怕贫道今日做错了,如此一来,我赶走了他,你们夫妻之缘也就尽了。是贫道害了你呀,可我又不得不如此做,他这个人我太了解了。别看性情火爆,但却小肚鸡肠,就算我救活了你把你送回去,他也再不会像从前那般对待你了。”龙毓就好像对着一具死尸在说话一样。白依兰面无表情,紧紧闭着眼睛。

“哎!也罢也罢,也许是你我缘分未尽,命中注定你我还要重逢。那贫道就随了天意,以后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好。”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哎!希望梓晨不要吃醋。”

外边,数百盛京城的官兵已经跑远,龙毓扛着白依兰从山洞里走了出来,也不顾那些小道士投来的异样目光,大步流星朝马厩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