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65章 赴宴

第2265章 赴宴(1 / 1)

“怎么?你就这点功夫还能杀了肃亲王家72口人?且不说别人,那肃亲王乃是多尔衮钦点巴图鲁封号!他力大如熊体壮如牛,就凭你这点小能耐都近身不得!”龙毓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

“我……我……事到如今,要杀要剐单凭真人一句话,小道士别无他求,只求真人不要把此事告诉官府连累我的族人。”他低头不语。

“哈哈……好一个有血有肉讲信重义的汉子!我告诉你,若是刚才你出卖了家人,我龙毓断然不会留你!好,我要的就是你这样的太清宫宫主!苍不笑,你来看,这是何物?”

说这话,龙毓从怀中掏出一本书,这书看外皮好像是很普通的经书,不过苍不笑接过翻开两页竟发现,书中记载的全都是一些武林绝学,有些甚至已然失传数百年。

“真人……这……这我万万不敢收啊!这不是你们玄妙观武学宝典嘛?这是空灵道长所创呀!”苍不笑是个君子,赶紧把书还给龙毓闭上眼睛不敢窥探分毫。

龙毓说,你先别记着拒绝我,这偌大的太清宫也是个是非之地,你一无根基,二无道法,三无武功岂能立足?若是贫道没说错,我前脚走,后脚你就得被你的师兄弟们赶出来。你师傅创立太清宫二百多年,可不能挥之一旦。我观察了许久,发现这上百个门人中,只有你的眼神中透露着清澈,除了你,其他人都有私欲,若是把太清宫交给他们,那我愧对于太清真人的临终之拖。

“您……您是让我练上边的功夫吗?”他惊道。

“没错,我们玄妙观的功夫重内修,而非内功,所以练这些功夫无需太久,就能有所小成。你放心吧,这几日内你专心练功,贫道暂时还不会离开盛京城,那些道士们也自然不敢为难与你。”龙毓原来早就为他打算好了。

苍不笑一听,立刻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真人大恩大德,马昂无以为报,这一辈子……不,从今儿起,生生世世马昂愿追随真人左右马首是瞻!如果有半点私欲,天地难容!”

“好了好了,苍不笑,你年纪比贫道还大些呢,可不要发这种毒誓,这一世的事都说不好更何况下一世呢?贫道独来独往惯了。我这么做也不完全是为了你,更多的也是想让你们太清宫继续传承下去,不要断了香火。”

龙毓并不知道,这铁打的马家汉子,方才那一句话可绝非凭白玩笑。就是这一句誓言,让马家人追随阴阳玄道数百余年,以至于后来阴阳玄道神秘失踪后,1950年以后,马家人还是没有背弃先祖誓言,依旧追随着阴阳玄道后人,那可真是生生世世永不离弃!

龙毓为何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马昂这么好?要知道,这本武功秘籍上的功夫他都没练全呢?怎么就舍得凭白送了出去?其实诸位想想,在那乱世之中,龙毓身世多可怜?明明是镶蓝旗旗主海家的小贝勒爷,原本可以锦衣玉食一辈子,可却无端卷入了皇权恩怨中,一家人无辜惨死,16岁少年郎不得不出手杀人逃出老家,远赴两千里之遥的江南隐居起来。

放在现在,设身处地去想,现在的孩子有几个能做到的?可人吃五谷杂粮,又怎能没有情感?面前的马昂不也正是两年前的他吗?而且马昂做了他做不了的事!人家可是亲手杀了恶人报仇了!再者说了,别看海兰查口口声声说自己恨满人,但他就是满人,骨血相连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只不过他这个八旗子弟是被爱新觉罗人排挤出来的。他又何曾不想过以前的逍遥快活日子呢?

马昂跟他的命运很像,同样是八旗后人,同样已成朝廷侵犯。所以龙毓见了他一见如故!对他百般信任!把师傅留下的秘籍都交给了他。

“真人小道懂了,必然不会辜负了真人的一番栽培!”马昂跪谢海兰查。

这时,外边传来了脚步声,一个道士站在大殿门口喊:“龙毓真人,外边来了一个轿子,说是要请您去盛京城。”

“哦?贫道在盛京城中并无其他朋友,让他们回吧,定然是那些达官贵人,贫道不愿与官面上人有过多往来。”龙毓婉言拒绝。

外边的小道士又说:“回真人的话,来的人说他们是纳苏肯贝勒府上的。”

“哦?你等等,让他们在外边等贫道,我换身衣服随他们去。”龙毓念及兄弟情分,岂能不给纳苏肯贝勒面子?

纳苏肯贝勒是真给他面子,派来的轿子都是当年多尔衮赏给他的,上边是黄顶的,六个轿夫抬的,而且还派来自己府中兵士三十多个保护他的安全。

龙毓大摇大摆地钻进轿子里,被抬进了城。这下可了不得了,老百姓出来一瞅都认得这是纳苏肯贝勒爷的轿子,里边竟然坐着太清宫的道士?而且太清子都死了,那这道士身份得多尊贵?

贝勒府中早已备下美酒佳肴款待,府门口,贝勒爷和兰福晋亲自出门相迎。这阵势都赶上接待顺治帝了。

“兄弟,你可想死我了!快快快!进来!”纳苏肯掀开轿帘子,挽着龙毓的手就往府中拽。

“咳……咳……”他干咳两声。

“不不不,龙毓真人,龙毓真人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来呀,放鞭炮!”贝勒爷赶紧改口说。一时间,贝勒府外噼里啪啦炮响震天。

进门的时候,龙毓注意到白依兰脸色不太好看,而且直冲他使眼色,也不知是什么意思。难道纳苏肯要借着酒席拿下自己交给朝廷?没理由啊?要抓早就抓了,何苦等到今日?何苦如此大动干戈?

兰福晋虽然得贝勒爷宠爱,可在那个年代,男尊女卑,男人们走在前边,她和丫鬟们低着头跟在身后,进了正宅会客厅,又得伺候贝勒爷和龙毓真人吃酒。

“你们都下去吧,本贝勒爷有些话要单独跟龙毓真人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