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59章 青梅竹马的恋人

第2259章 青梅竹马的恋人(1 / 1)

“兰查!你这说哪的话?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不管你们海家犯了事没大罪,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不都是多尔衮在捣鬼吗?我岂能抓你?”到底是多年的兄弟。纳苏肯对他这位好兄弟依旧念念不忘。只是兄弟哪都好,可怎么就抢了自己的女人,这未免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他正在想怎么开口去问,岂料,依兰竟径直跪了下去。依旧如同数年前那个海家陪读侍女一般待他恭敬。

“贝勒爷!奴婢见你无恙也就放心了。你不知道,这几年来,我与纳苏肯多方打听,派出无数家丁几次南下江南去寻,都没有找到你。奴婢还以为……还以为你已经……呜呜呜……”她说的真情流露,倒不像是在撒谎。

“依兰,快起来,你现在早已不是我海家的家奴,你们白佳氏也不是汉军旗了,你们现在是满人,而且你贵为纳苏肯贝勒的福晋,岂有跪我这个道士之礼?快快起来,我受不起!”海兰查赶紧把她从地上搀了起来。

这一跪,彻底消除了他心中对她的芥蒂,也彻底让二人之间两小无猜的那份情愫粉碎。

“不!您永远都是依兰的贝勒爷,依兰做牛做马也难报贝勒爷大恩!”白依兰是个好姑娘,一直念着海兰查的好,当年说是奴婢,但海家待她却也如亲闺女一般。甚至下人们见了她都一口一个小格格喊着。

“依兰妹子莫要再如此说了,以前是以前,就算是以前你也是我海兰查的妹妹,海家从没有把白家人当成下人过。而现在贫道道号龙毓,龙毓乃是出家之人,尘世间的恩怨早已隔断,更是受不起兰福晋的跪拜!”龙毓真人尽可能的收起思念的情怀,往日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纵然他现在没有蓝梓晨相伴,他也不可能再跟白依兰走到一起去。

人家白佳氏现在乃是八旗子弟,他呢?他是个道士!是龙毓真人,岂能娶了八旗的格格?再者说了,人家现在已经嫁做人妇,只当儿时的婚约是两个孩子玩笑过家家吧。

只是心底里,龙毓其实还是放不下,人吃五谷杂娘哪有不生凡念的道理?从小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好到什么程度?甚至都到了十岁了,俩孩子还在一个澡盆子里洗澡呢!再次相见,难免尴尬。

“兰查,你这次回来还走吗?你放心,兄弟是一辈子的兄弟,你我两家本就有交情,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你,只要我纳苏肯还是贝勒爷,这盛京城还没换主子,这里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想住多长时间就住多长时间。本贝勒爷倒要看看,谁敢说出个不字去?”纳苏肯还真讲究,他是个粗人,没什么心眼。

“呵呵……多谢贝勒爷美意,恐怕下不为例,龙毓不会再回盛京城了。只要二位故友日子过的好,贫道又有什么好惦记的呢?贝勒爷需要谨记,你从不认得一个叫海兰查的人!海家与贝勒爷府上也从无关系,这样于你于我都有好处。”龙毓真人淡淡笑道。

“兰查你这说的什么话呀?我纳苏肯是怕事的人吗?哎哟,快别说了,跟我走!回府,本贝勒爷要为好兄弟接风!”

龙毓赶忙推开他的大手,这怎么跟人家走啊?回到贝勒府中,怎么相处?人家媳妇儿是自己两小无猜的小情人,这不是胡闹嘛!

“好了好了,贝勒爷,其他的先不谈,既然你我是故友,说吧,我方才在后殿中听得怎么个意思?你们是来求……求子的?”

一说这话,兰福晋羞涩地低着头不敢说话。毕竟面前是于自己曾有一直婚约的前主,这等儿女私事怎好意思在人家面前提?

“兄弟,多年不见,真了不得呀,如今摇身一变好像成了大道啊?连太清真人的内殿都可自由出入?那没准兄弟你还真能帮上我俩呢?帮我俩求求太清真人吧。我们两口子成亲已经两年了,可你看,兰福晋肚子瘪瘪的,一点动静都没有,愁死我了!我都求菩萨告奶奶也没用,这不,听说太清真人乃是咱关东第一道,想求个方子。”粗人就是粗人,说这种儿女私房事脸都不带红一下的。

“无量天尊,恐怕要让二位故友白跑一趟了,不瞒二位,太清真人的确已经圆寂。不过,若二位信得过龙毓,贫道愿为你们想想法子,只是……只是这几日怕是太清宫中会有变故,二位回去静候,待贫道处理完太轻真人的飞升大典后,自会去贝勒府上叨扰。”

龙毓不愿让他们多在这儿逗留,如果没算错,过不了多久白翼君就会找来。这千年大鹏鸟本领非凡,到时候凭自己的本事能不能降服还说不定呢,万一再连累无辜怎么办?

贝勒爷和兰福晋又跟他寒暄了几句,然后嘱咐他一定要去府上!你要不来我们夫妻俩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找到。临走的时候,大大咧咧的贝勒爷一直在前边叫嚷着,他媳妇儿兰福晋走在后边,偷偷回手塞给龙毓一个纸条。龙毓这个尴尬呀!扔了吧……不好,不扔吧?人家都是有夫之妇了,这算怎么回事啊?自己一介明道,岂能做这等勾当?

有了纳苏肯贝勒爷帮忙挺管用,贝勒府上的兵丁一嗓子,吓的跪在山道上的那些虔诚信徒一溜烟似地跑了。

“兄……真……真人,以后在盛京城有什么麻烦只管提我,这是本贝勒爷的令牌!盛京城方圆五百里内,见令牌如见人!不管是官道上还是江湖上,绝无人敢阻拦真人!”纳苏肯留下自己贴身令牌辞别海兰查。

他俩走后,龙毓真人心里这个别扭呀,此行盛京城本不想去见老熟人的。他们海家属于最早盛京城的贵族,能没有关系吗?认识的人多了,终于海家的那些门客和参军也有不少,只是龙毓已经出家为道,再不想与曾经的故人有什么瓜葛!不是他现在有了道行后嫌弃人家,而且怕自己是有罪之身连累了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