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56章 太清子飞升大典

第2256章 太清子飞升大典(1 / 1)

“黑皮?黑皮?又死哪去了?”他大喊道。

但山中并不见他的军师黑皮的踪影。“妈的,想找你商量点事怎么这么费事?到了关键时刻都派不上用场。”

“呵呵……白翼君难不成是怕贫道吗?怎么,您连太清子都不怕,还怕我一个19岁的小道士和一只黑猫?啧啧啧……黑风山妖王的本事也不过如此嘛。”龙毓冷嘲热讽道。

“好了,去不去随你,话已带到,贫道就此告辞了!白翼君自己思量去吧!”说着话,龙毓竟真的带着黑猫转身下山,好像根本不担心白翼君会不会中套。

白翼君百感交集,就跟小心肝被猫爪子挠了似的,能不想吗?要知道,太清子留下的可是仙骨!得了太清子的仙骨稍加修行距离飞升也就不远了。仙骨可不是一般人有的,那是具备仙根的大道之人与生俱来的。普通人全身204块骨头,像空灵道长和太清子这样的高人就是205块骨头,只是多出来的这根仙骨寻常时候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只有他们死了后,后脊梁骨位置会多出一根凸起的骨刺,而这跟骨刺是黄橙橙的,这就是仙骨,仙骨越长,仙根越佳。

什么?诸位问我什么?您是想问龙毓?就是咱们的这部番外篇的主角阴阳玄道吗?我可以明确的告诉诸位,阴阳玄道浑身上下一共206根骨头,比寻常人多出两根来,一根阴骨,一根阳骨,所以他才能阴阳双修。但阴阳玄道多出来的这两根骨头可不是仙骨。这两根多出来的骨头简直是千古罕有,按现在科学界的名字来形容,那就是基因变异了。

先不提玄道,只说纠结的白翼君。心里边急的跟被猫爪子挠了似的,去还是不去呢?说实话,刚才看见月影乌瞳兽都直打哆嗦。月影乌瞳兽乃是灵兽之祖。相传,女娲补天时,天地初开,那残酷的蛮荒世纪就已经有了这种猫科动物的开山鼻祖。只是,这小家伙天生习性暴虐,妖性难驯,故而当初封上古神兽的时候并没有月影乌瞳兽,最终这小家伙被抛弃在了人间。

人家是灵兽之祖,它是千年修为的妖王,但也是后天修炼的,如果究其根源白翼君出身可没有月影乌瞳兽那么富有神话色彩。

谁面对诱惑的时候肯定都会心存侥幸心理,他心想,如果真跟那黑猫起了冲突,大不了我腾空而起,这月影乌瞳兽在地面上厉害,可又没长翅膀奈何不得我吧?

太清宫中群龙无首,小道士和虔诚的居士们跪在后殿前几个时辰了,一个个腿都麻了。他们哭泣着,没人知道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想给师傅办葬礼,可没有龙毓真人的吩咐又不敢擅作主张。

龙毓钢回到山下,就见通往山顶太清宫的这条山路上,密密麻麻跪满了虔诚的香客,香客里有普通老百姓,也有那些有钱的富商,还有城中满清的官吏,甚至其中还有个三品大元。有的拖家带口,一家人七八口子跪在台阶上,孩子饿的哇哇哭,父母不为所动,甚至还一巴掌抽在孩子脸上,嫌孩子扰了太清真人的魂魄安宁。

“诸位,你们这是做什么?”龙毓问道。太清子仙逝之事,他已然千叮咛万嘱咐决不可泄露出去半步,岂料也不知是哪个最快,让全城百姓都知道了。这事本不应该惊动百姓的,因为太清子是诈死!

你看着老百姓们跪在道观下虔诚地为太清真人祈福?其实不然,人吃五谷杂粮,岂能不生恶根?谁都有私欲。

据说,早在前明张三丰死的时候,就出现过如此壮观之景。但凡历史上的大道之人仙逝魂飞之时,他的仙魂内会溢出幻彩之光,大礼之时天降暴雪,代表着祥瑞之兆。若是有幸被仙光普照,或者雪花盖顶,小则可祛除陈年的旧病,大则可为将死之人续阳寿。

“拿来的小道士这么不长眼?快滚快滚,不要在这胡言乱语,莫扰了太清真人仙游!”老百姓们看龙毓就跟看阶级敌人似的,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凡人嘛,要不咋说肉眼凡胎呢,不识庐山真面目,实则龙毓的修为也可为他们做许多事。

“无量天尊,诸位,太清子真人身体康健,只是近日来闭关修行概不见客,并非已然仙游,大家都下山去吧。”气的龙毓晃了晃脑袋拂袖而去。

进了太清宫,龙毓可傻眼了,这都什么呀?怎么跪的满地是人?这是很怕天地人不知道他们师傅死了吗?

“真人,您可算回来了,师傅他老人家……”小道士们蜂拥而至围住了他。

“是谁把太清真人仙逝的消息透露出去的?真人的仙游大典一切由贫道说了算,尔等不必多言,紧闭太清宫们,没有贫道的话,谁也不许出去,山下的信徒也不可妄入!”龙毓真人阴沉着脸,面露不悦。

“可是……真人,恩师乃是关东第一道,您这样做是不是……”问话的可能是太清子的大徒弟,从辈分来说,跟龙毓算是平辈的,不过道号却是苍字打头。人家是太清真人首席大弟子,关心师傅的丧事也是理所应当。

他一站出来,身后立刻多出来七八个师兄弟,一群人围着龙毓责问起来。

“放肆!贫道道号龙字为首。就算让你们叫贫道一声师爷也不足为过!如今乃是太清真人把我从中原请来主持大典,你们有谁不服吗?”龙毓厉声喝道,体内一股强大的气场迸发而出。那股强大的气场瞬间镇住了全场,一群小道士忍了半天没敢说出半句话来,硬生生退了回去。

“无量天尊,诸位道兄道友,太清真人一生拮据,贫道不希望他老人家的飞升大典过于张扬,今日道观大门谁也不许开!诸位别忘了,太清宫,下一任宫主还没有定下来,贫道手中有一封真人留下的遗书,相信其中有诸位感兴趣的东西。”龙毓手持月华仙尘,从袖口中果然掏出一封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