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55章 盛情之邀

第2255章 盛情之邀(1 / 1)

它口中吐出长舌,想用舌头缠住黑猫,却不料,舌头还没等靠前呢,黑猫一爪子下去,已经把它长舌挠成两截。

这小黑猫攻击的位置也挑的十分准确,别的地方不挠,专门就挠大穿山甲脖子上的甲壳,片刻间,竟已经露出了甲壳下鲜红的血肉。然后它毫不留情地张开小嘴,那四颗森森尖牙咬了下去……

“怎么样龙毓,你还敢说自己控制的住它吗?看没看见,这月影乌瞳兽如果兽性大发是多么可怕?你看,这只极北铁皮兽已有两百多年道行了,还记得上次咱们遇到的那个黑皮嘛?就是它!”老山神唏嘘道。

开始时候龙毓以为是黑猫饿了,是来捕猎的,再仔细一瞅却发现,黑猫一口下去咬死了极北铁皮兽,然后把自己的爪子和嘴上的鲜血全部清理干净,大摇大摆地走了回来,那几步走的,就跟旗开得胜的大将军似的。这小家伙不是为了吃,仅仅就是想杀死它!

“呵呵……有意思,既然月影乌瞳兽兽性难驯,贫道又为何要驯服它呢?这样不是挺好吗?嫉恶如仇,眼中不揉沙子,所有妖邪鬼怪在它面前都无处遁形。这也正是贫道想要的。”龙毓弯腰下来摸了摸它的小脑门,黑猫顺势爬上他的肩膀,享受似地咕噜起来。

这月影乌瞳兽得多凶!瞬间秒杀小妖黑皮,要知道,这黑皮乃是白翼君手底下的军师,妖山上的二当家!

血案一发,吓的林中鸟兽和其他窥探的妖精一溜烟似的跑远了。其实它们不跑黑猫也不会主动攻击它们,它们道行太浅,根本不配与黑猫为敌。

妖洞前黑漆漆的,洞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刺鼻气味,数年来,已不知有多少尸体在里边化作白骨。

“老夫就只能送真人到这里了,剩下的就要靠真人的了,最好管好你的猫!免得坏了大事。”山神老爷嘱咐两句后,化作青烟钻回地下。

龙毓笑了笑,摸了摸黑猫的下巴,黑猫安逸地咕噜着,好像十分享受他的抚摸。

“小家伙,该干活了,把我们的新朋友喊出来吧!”

黑猫听懂了他的命令,从他身上跳下,围着妖洞洞口焦躁地一圈圈打转,一边走身后的大尾巴不停地拍打在地面上,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吼叫声。

它虽属猫科,个头也比寻常猫儿大不了多少,不过跟普通猫的叫声却不同。普通猫儿叫声十分惹人疼爱,瞄瞄的听起来特别可爱,而月影乌瞳兽的叫声却十分刺耳,叫声中夹杂着某种只有野兽才能听懂的暴虐兽气。

它一声声凄厉地吼叫着,每一声都穿透了深邃的山洞,直通洞穴尽头。都不亚于兽王老虎的怒吼之势。

不多时,龙毓就觉得洞中妖气冲天,一道阴光从里边飞了出来。他赶紧退后几步唤回黑猫。

一个身着白袍,满头白发的公子哥从里边飞了出来,他手中摇着折扇,背脊上生出一双足有两米多宽的大翅膀落在洞口站定。手指着龙毓真人本想数落他。可一抬眼,却突然见到龙毓肩膀上坐着的那只月影乌瞳兽。小黑猫见了白翼君这只千年大鹏鸟双眼都直冒绿光,浑身如同缎子面般柔顺的毛发全都炸开了,它咧着嘴,露出嘴角两颗白森森的小尖牙就这么恶狠狠地瞪着他。

白翼君看的直打哆嗦,不过又不得不在龙毓面前装出妖王的威严。他整理整理领子,昂起高傲的脑袋不屑道:“哪来的妖道竟敢在我黑风山撒野?怎么?仗着你有一只月影乌瞳兽就以为本王会怕了你吗?”

龙毓微微一笑,双手抱拳客气道:“想必这位就是黑风山的大王白翼君吧?在下龙毓,久仰大名失敬失敬!”

“哼!少说废话,又是一个不知死活,口口声声要降妖除魔的小道士!动手吧!”白翼君身体腾空而起,那一对大翅膀在半空中扇动着,一股股劲风吹的龙毓几乎睁不开眼睛。

“白翼君误会了,贫道是来请大王出山的,您乃是盛京妖王,贫道怎能是大王的对手呢?”他嘴角依旧挂着笑意,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龙毓不傻,这时候跟它动手?这白翼君本就是千年道行,再加上吞了伏龙洞中妖龙阳魄,恐怕就算动起手来,他和黑猫联手也未必敌得过这妖精。此时决不能意气用事,只可循序渐进依计而行。

“本王并不认得你,你说吧,到底找我做什么?”白翼君看着黑猫伶俐的眼神心里边也有点发毛。它的道行确实深,要是单打独斗一般人不是他对手,就算太清真人再来,他也不怕!不过……论在地面上打斗,大鹏鸟可不是猫的对手,而且这还不是只普通猫,是月影乌瞳兽。

“大王可知盛京城太清宫中的太清子仙逝而去,受太清真人临终所托,请黑风山白翼君主持前去主持真人的飞升大典。”

白翼君收起双翅,慢慢从天上落了下来。“死了?太清子死了?真的死了?你没有骗本王?”

“在下不敢期满大王,昨日凌晨太清真人仙逝。”龙毓答道。

其实太清子之死白翼君比谁都清楚,因为太清子的死与他和他刚娶的媳妇儿有脱不开的干系,半个多月前也正是他们夫妻二人把太清真人请上了黑风山的。虽无人跟龙毓说太清子为何身体抱恙,不过料想也正是这两个妖精做下的。

“哦……死了,真的死了……可惜可惜呀……这太清子老道人还不错,也算是我黑风山的老邻居了,嗯……”他犹豫片刻,心中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该不该去。他那媳妇儿这几日恰好不在黑风山,这种大事自己又不敢擅作主张。

不过太清子的道观中还真藏有他想要的宝贝,要是不去实在可惜,再说了,太清子被他亲手所伤,伤势到底多重他比谁都清楚。料想这老道也该是这几日死。既然太清子都死了,世间恐怕就再无人能与他为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