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48章 锁魂吏

第2248章 锁魂吏(1 / 1)

空灵道长神机妙算,岂能不知道那表面上阿谀奉承的水妖小心思?临走之前,空灵道长就嘱咐,说你这干儿子绝对没安好心,虽说他暂时为善于灵州百姓,可它毕竟是妖身,日后难保会动了妖念。到时候,如果他再吞了那碧水明珠道行大增,可就谁也治不住它了。

“员外爷百年之前,必须把这宝贝交还朝廷,否则必然招来大祸!切记切记!”

果不其然,空灵道长走后,那水蛟一直来求干爹把碧水明珠送给自己,但陈员外不给,他也不好强取,毕竟他认人家当干爹了,而且陈员外年事已高,迟早得死。死后,它再取这碧水明珠从道义上讲也说就过得去了。

听完这段故事,龙毓和蓝梓晨算是彻底看清了那水蛟的嘴脸。

“那后来呢?他为何要水淹灵州城,杀死这么多无辜百姓?”龙毓又问他。

可再问,陈员外的鬼魂在不敢说了,他双眼圆瞪,直勾勾看着蓝梓晨那张俏皮脸蛋上,吓的蓝梓晨赶忙躲到了龙毓身后。这才发现,陈员外看的不是她,眼神直穿过灵堂望着灵堂外的馄饨空间。

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那灰蒙蒙的混沌空间中,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影站在门口。那两个人一黑一白,一个人手中拎着锁链,另一个人肩上扛着灵幡。他们两个的身影飘忽不定,显得十分模糊,不过口中吐出的那条血红色的长舌头却极为扎眼!

龙毓回身一看,立马就明白咋回事了。这是鬼差,黑白无常,来勾魂了!带他走下黄泉路。他站起身来,回头朝黑白无常点了点头。

“不……我……我不想走……真人……真人救我!真人救我!我一世为官清廉刚正,从未贪赃枉法,又拯救了黄河两岸无数条百姓的生命,我有功!我无过呀!我不想想地府受刑!”陈员外的鬼魂瑟瑟发抖,并非是他胆子小,任何人死后见到黑白无常,哪有不害怕的道理,那黑白无常是鬼差,凡是下了地狱的人,甭管你是好是坏,都免不了受尽酷刑。

“哼!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好你个不识抬举的凡人,你以为就那点功德也想免去地府之刑吗?管你生前是何等风光?只要你咽了气,就归我们哥俩管!快走!”黑无常不由分说,甩出了锁魂链。

哗啦啦……锁魂链径直套在了陈员外脖子上,拽着他就往灵堂外拖去。

蓝梓晨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缉魂鬼差,吓的她捂着眼睛躲在龙毓身后大气不敢喘一口,生怕鬼差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的魂魄也锁走。

“真人……真人救我!真人救我呀!”陈员外大喊,却也难逃那锁魂链的缉拿,好似一条狗似的被拽出了灵堂。

他前脚刚一迈出灵堂半步,那混沌的空间中立刻出现了一条深邃恐怖的土道,道路两侧荆棘枯叶,荒山野林,魅影重重,土道尽头处,无数冤魂厉鬼僵硬着身子,漫无目的地行走着!

“无量天尊,二位仙君且慢。”龙毓心善,虽免不了陈员外的轮回之苦,但却想为他说说情。

“我们哥俩当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私下唤出他的鬼魂呢,原来是玄妙观道士啊?小道士,本仙君警告你别多管闲事。但凡活人都免不了一死!你也不例外!”黑无常手中的引魂幡摇动起来,重重地打在陈员外背上,疼的老头嗷嗷大叫。

死都死了,还有什么权利可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入了地府不得规规矩矩地听这哥俩拆迁?想咋收拾你就咋收拾你。你不想下地府可以呀,除非你是皇帝老儿,是真龙之躯,除非你像空灵道长那般得了大道,飞升成仙;除非你有道行深厚的师相助;除非你有地仙为你说情。

龙毓道行算是深厚了,不过他不是师,他只是个小道士。虽然现在已是玄妙观的观主,但年纪尚轻,也没经历过这些,阴司鬼差自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二位仙君慢行,且听贫道一言。”龙毓放下蓝梓晨,告诉她万万不可走出灵堂半步。

“怎么?小道士,你还有什么事吗?”黑无常伸出左手,摊开手掌在龙毓面前晃悠两下。

贪婪是人的本性,鬼官更贪。

人当天,为何家人要给他们烧那么多香烛元宝?其意便是让亡人上了黄泉路打点关系的,另外,现在丧葬上,出殡那天,车行到桥上必须要压纸钱,这也是给阴间的过路费。都是要交给黑白无常的。

黑无常伸手晃悠晃悠,那意思便是管龙毓要钱呢。你没钱还想我们哥俩为你做事,照顾陈员外的鬼魂,哪不可能!

“二位仙君,钱贫道是一分一毫不会给你们。贫道想说的是,陈员外一世行善积德无数,从不与人为恶。希望二位一路上多多照应着。”龙毓那时候才19岁,十九岁的孩子不懂人情世故这一套,仗着自己修为深厚,说话的口气不免有些生硬。

“既然道长没有钱,那也可为他写一道功德符呀?规矩你应该懂吧?”白无常用锁魂链死死嘞着陈员外的鬼魂,这让陈员外痛苦难当。

功德符龙毓可以给他画一张,但这陈员外一世已然修行圆满,按照地府规矩,可以不用下十八层地狱,直接就可以去奈何桥转世投胎第二世为人了。想不到小小鬼差竟如此刻薄,龙毓气不过!

“二位仙君既为鬼差,岂能不知规矩?难道你们从来都不知遮掩此等羞事吗?”龙毓大怒。

“哼!什么羞事不羞事的?这叫人事钱,不给钱少来这套!走!”白无常牵着锁魂链蛮横道。

他们转身刚刚踏上黄泉路,这时,就见黄泉路上刮起一股邪风来,那大风刮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天上的混沌中电闪雷鸣,一道道闷雷咔嚓咔嚓地往下劈。

“大哥……好像有东西!!!!”白无常指着雷云中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