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36章 被盗官银

第2236章 被盗官银(1 / 1)

龙毓修为虽然大不如从前,不过他可是空灵道长的关门大弟子,玄妙观的真传都集于一身,世上能让他看不透的人还没有呢。除非……除非不是人!

“不敢有瞒龙毓真人,我陈家祖上本为江南游商,所以祖辈几代人都是咱们道教的虔诚信徒。几日前观中门人经过灵州城时下人们便一路跟到了葫芦山,这才回去向我邴明,还望真人不要介意。自然的,规矩我是懂的,只要真人肯帮在下这个小忙,香火钱我们陈家是出的起的。”陈三公子随手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放在了桌子上。

龙毓眯着眼睛一打瞅,好生阔绰呀,一出手就是前两白银!大明朝刚刚衰败,大战刚过,别说这小小的灵州城了,就算是富庶的江南,一般人家也拿不出上千两银子来。

他眯着眼睛围着陈三公子走了一圈,偷眼观察着他身上散发着的气息,这股气息很优雅,非阴非阳,非强非弱,而且十分模糊,以龙毓的修为,还真判断不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龙毓真人?您……怎么?有什么不妥的吗?可是嫌银两太少啊?没关系,待事后我们陈家断然不会亏待了真人便是。”陈三公子又说道。

“哦,无妨无妨,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我道家均为修善之人。初来灵州,能为陈三公子家做些事也算是你我之间缘分。莫要再提钱了。”龙毓赶忙借口客套道。

“那……那是不是在下可以这么理解,真人答应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龙毓示意陈三公子坐下,主动给这位财神爷倒了杯茶,说:“敢问陈三公子家是求财呀,还是求福呀?又或者是家中有老人仙游?”求道家做法事无非也就是这三种的。后者最多。

一般有钱人家若是父母仙逝了,子孙为表孝顺,都会请和尚道士念经超度若干天,至于灵不灵不知道,反正钱花到了,面子也有了。当然,这做超度法事龙毓也会。只是以前师傅在世的时候从不让他以此做求财之道。这种法事不存在骗不骗人的说法,无非就是念往生经而已,不过道行越深的,效果肯定越好。若是真是这种事,陈三公子的钱倒也不白花,以龙毓的修为,若是为陈家念上一天一夜的往生经,恐怕最少可抵过老人一世欠下的孽债。亡人下了地府也能免去阴司鬼判的牢邢之灾了。

陈三公子说,几日前龙王无度,降暴雨于灵州城,家中二老死于水灾,明日刚好是头七,家中只等道家念往生经超度才好下葬。

“若是如此的话,贫道这些香火钱大可以不要,也得成全了三公子的孝道呀。”

陈三公子十分兴奋,放下茶杯站了起来。“真的吗?那太好了!龙毓真人是答应下来了!你我真是有缘呀!也不枉费我们陈家三世对道家的虔诚了。老君保佑啊!让龙毓真人和玄妙观的小道友们天降灵州!”

“呵呵……三公子大可不必,与人为善乃是我们道家修行之人的本分,这样,您暂且回去,留给地址给贫道。迟些时候我会带着弟子去看一下,看看还需要准备什么。”龙毓缕着胡子笑道。

这小道士出道两年多,别的没学会,江湖上的尔虞我诈可是见过不少,任何时候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在没搞清楚陈三公子身份之前还不敢答应。

“好吧,那一切就有劳真人了。府上定然备好美酒佳肴等候真人驾临!”陈三公子很懂礼貌,双手抱拳慢慢退出居士阁,然后大步流星走到三清殿前,把那一千两银票直接塞进了功德箱里。

身后,小道士们都看傻眼了,以前在苏州时候,师傅从来不让收太多香火钱,来修行的居士们也是随意,有的住上十年半载的,连吃带喝,最后一分不花,他也不会赶人家走。这还是大伙第一次见这么大手笔的呢,自然是对土豪羡慕不已。没想到师兄龙毓执掌玄妙观才几日,就招来了这么大的买卖上门!

喵呜……喵呜……

原本躺在房檐上慵懒地晒太阳的月影乌瞳兽,站起身来,弓着腰没好气地冲着陈三公子的背影喵喵大叫,叫声十分凄厉,它锋利的爪牙伸了出来,直把房顶的砖瓦都划破了。只是,却不敢蹦下来与陈三公子纠缠,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位白面公子哥摇着折扇大步流星地走出玄妙观,坐上了轿子。

“师兄!我们有钱了!哈哈,今晚是不是可以改善伙食了?”苍羽子跟在龙毓身后兴奋地喊道。

“是啊兰查,一千两银子呀!够咱们用一年的了!你太厉害了!”蓝梓晨乐得直拍巴掌。真要是让她偷,贫穷的灵州城得偷多久才能凑够一千两银子?

“呵呵……你们两个真是没见过世面,怎么,一千年银子就把你们打发了?”龙毓抱着肩膀,看着山脚下的四人大轿子逐渐远去说道。

“师兄,你又吹牛了,就好像你见过似的!”苍羽子跟他辈分最近,自然不像其他师弟和师侄一样不敢跟他开玩笑。

“苍羽子别听你师兄瞎说,走,拿出来,米肉买不到,咱还买不到酒嘛?蓝姐姐给你们买酒喝去!他有本事就看着咱们喝!哼!”说着话,蓝梓晨从功德箱里把千两银票拽了出来。“还是当道士好啊,不偷不抢,就有人主动愿意白白送来千两白银给你花。”

“哼哼……”龙毓无奈的晃了晃脑袋。“这一千两银子你们能花出去吗?敢花吗?”

“干嘛不敢?你别吓唬苍羽子,欺负人家年纪小是不是?你看,白纸黑字上边扣着官印呢!到哪个钱庄都能取出来雪花白银。”

“是是是,那麻烦梓晨姑娘好好看看银票下边的官印吧。看清楚哦!”

蓝梓晨起初还不信他的话,凑近了一瞅,不免也吓了一大跳。“这个骗子!!!我找他去!”她把银票扔给龙毓就要去追陈三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