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15章 吉普塞女人(上)

第2215章 吉普塞女人(上)(1 / 1)

“呵呵……好了好了,今日咱们先不提这些,这一宿怕又是个不眠夜哟,你们俩可做好了准备,老道也不敢保证能不能见到明日的太阳。”太清真人满面红光,笑道。好像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说到底,那千年的大鹏鸟法力通天,他也没有信心能对付得了。

“龙毓,今夜你可做好了准备呀?你要清楚,你阿玛的那半具尸身可不那么容易找回,也许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太清真人问他。

“为人子者,不能让父母入土为安岂不是大不孝吗?龙毓又有何脸面继续修行?”他坚定答道。

“太清子,你不要劝这孩子了,既然他早就想好了,那就碰碰运气吧。”老者跟太清真人走的很近,世上恐怕连空灵道长也不敢直呼太清真人的大号。

太清真人搂着两个孩子,让他俩面对老者站定。“你俩快跪下,既然已经想好,还不拜拜山神老爷?”

海兰查与蓝梓晨听的目瞪口呆。山神老爷?怪不得老者一路从山下走上来,他所过之处那些冤魂厉鬼也不敢来骚扰,他乃是这黑风山的山神,这山都是他的,谁又敢在他面前造次。

两个孩子都懂事,赶紧跪下身来冲着老山神磕头作揖。

“龙毓,梓晨,大可不必如此呀!老夫都混到这份上了,还什么山神啊?你们见过哪个山神被妖精赶出洞府的吗?呵呵……放心吧,今夜老夫已然为你们想好了路线。我们尽量不要惊动那只大鹏鸟,偷完尸体马上离开。”老山神说道。

龙毓诧异问他:“山神老爷子,我们道家,斩妖除魔为己任,岂能被那大鹏鸟吓走?”

龙毓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太清真人,希望从太清真人眼中看到什么信息,但太清真人故意转过头去不与他直视,也许,老道今夜来只是帮他偷会阿玛尸体的,也并没想彻底降服那千年大鹏鸟。

“真人?您……您倒是说句话呀?”

太清子捋着胡子淡淡的笑了笑道:“龙毓呀,你们二人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这大鹏鸟数年前老道我曾试过,不过这东西道行颇深,当初我也治不住它。如今它又吸了山中灵气,怕更不好对付了。”

“真人不必多言,龙毓即为玄妙观门下,自然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今夜,阿玛的尸身龙毓要带走,那大鹏鸟龙毓也要擒!”

两个老人对视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

“龙毓,我们丑时动身,到时候路上咱们见机行事吧。”山神说。早在他们来之前,山神就已经为他们策划好了一切。只等太清真人了。没有太清真人帮忙,他们恐怕也就只能到这林间小木屋,再往前就是寸步难行了。

“兰查你别急,有太清真人帮忙,今晚咱们肯定会成功的。”蓝梓晨安慰着他。

还有半个多时辰,林间小木屋中火炕烧的滚烫,闲来无事,太清真人就跟两个孩子聊了起来。

“梓晨姑娘,贫道早些年行走江湖时听说传你本领的师傅叫安德罗对吗?”他问道。

“对不起真人,师傅不让我向外透露她的信息。她一直对咱们中原人有所顾忌。”别说太清真人了,她与海兰查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俩人的感情越来越好,甚至就差那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捅破,可关于自己师承何门何派一直守口如瓶。

在前文中,因为蓝彩蝶这个角色的特性,咱们也会偶尔提到红娟门的起源,一直追溯到了民国苗寨,可能认识最多的就是蓝三姐和蓝若言,甚至再往后追溯还有白凤凰,白琳玲……但其实最早红娟门还有没有这个名字的时候,是起源于蓝梓晨,而蓝梓晨的师傅就是这个吉普赛女人安德罗。

现在影视作品里已经很少出现吉普赛人的身影了,吉普赛人,咱们更多的印象是啥?可能提到吉普赛三个字,咱们脑海里立刻会出现一个大篷车,大篷车里摆着琳琅满目的小玩应,水晶球,骷髅头骨,塔罗牌,再到毒蛇,乌鸦,南亚巫蛊……

吉普塞女人包裹着头巾和面纱,鼻子上挂着一颗绯钻,她们穿着西欧式的长裙,上身很短很紧,露出两颗白花花的半球。她们妩媚,她们妖娆,她们神秘!仿佛就是从潘多拉魔盒中跑出的女妖!

她们可以用手中的塔罗牌算出你的前世今生,她们可以通过水晶球看到你未来的晴朗。她们可以下蛊于无形……

一辆简简单单的大篷车,既是她们简陋的家,又是带着她们走南闯北,横跨欧亚大陆的表演场所。

蓝梓晨出身江南,小姑娘从小流浪,走到哪偷到哪。后来在一个江南富裕的小城中碰到了大篷车里的安德罗。她对安德罗第一印象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很美,很妖娆。

她记得,那天大篷车前围满了男人,男人们垂涎三尺,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看安德罗表演!

那年她才9岁,她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吉普赛女人的身上,偷偷从后边钻进了大篷车里。大篷车里琳琅满目摆着东西方各色的小玩应,看的她眼花缭乱。正在她犹豫自己到底该偷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就觉得眼前一黑……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竟然出现在了大篷车男人堆中间,众目睽睽下,头顶上是一块巨大的红娟帕子。原来,安德罗竟用这块绢帕把她从大篷车中变了出来。现场掌声如雷,看客们为这位金发碧眼的异族姑娘的惊骇手段所折服,纷纷扔出散碎银子,有的,甚至把银票顺着安德罗的紧身胸衣塞了进去。安德罗并不恼怒,反而在男人脸上轻轻kiss了口留下火红唇印。

今夜安德罗的生意很好,一直没时间跟她说一句话,小梓晨就坐在她身边看着她手中的红绢帕奇妙的舞动着,每当红绢帕抖出,下边时而会出现一捧鲜花,时而会飞出来几只白鸽,看的她简直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