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200章 繁华的盛京城

第2200章 繁华的盛京城(1 / 1)

官道上来往客商和兵勇络绎不绝,这一路上总算海兰查能消停一下了。可闲下来,一想那颗千年蛇胆他就心疼。

在现代,一提东北,都说东北人性情火爆是爱闹事的主,常有在街边酗酒闹事的情况。可在那时候东北是普天之下几乎醉太平的地界,几乎是汉人的禁地,也没有什么平头老百姓,进了辽东,官道左右都是肥沃的土地,按现在话说,每亩田地都有承包的大财主。不过那些可不是普通的财主,几乎都是满洲八旗子弟后裔。

一个个的富甲一方良田千顷,手下家将上百之众。富裕吗?可再富裕对人家而言这几乎就是一种侮辱了,因为真正的八旗贵族可是要么进了紫禁城,要么就是在全国各地为官吏了。这放在关东老家的,全都是那些小家族子弟。

一路所见,让柴老汉连连叹气,大好的祖国河山,怎么就让人家鞑子兵打下来了呢?

“爷爷,爷爷,我想吃糖葫芦!”进了盛京城,小喜儿看到了卖糖葫芦的就嚷着要吃。

小丫头这一嗓子喊出来可好,身后一队清兵冲上来就抓住了小丫头。为啥?因为这里只有满人,就算是汉人,也都是为满人家奴的,哪有谁能随便上街买东西的?一听他们这一口标准的汉话就知道是从南方过来的,普通汉人没有令牌根本不能出关。

海兰查赶紧冲上去为他们解围,用满语告诉清兵,他们乃是苏州府玄妙观中的居士,此来是为太清真人祝寿的。太清真人大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呀!盛京太清宫乃是整个关东最大的道观,想当年皇太极立盛京为都城,满人信奉的是萨满教,城内不少僧道被驱逐出城,唯独不敢为难太清官。全因人家这老道是有真才实学的。

就算到了今日,皇太极不在了,摄政王多尔衮每年回盛京祭拜努尔哈赤也要来太清宫听太清真人讲经受道。清兵自然是不敢为难太清宫的宾客。不仅如此,清兵把喜儿吓哭了,为表歉意还主动给他买了个糖葫芦。

“鞑子狗!哼!”柴老汉恨透了满人。

“咳……咳……”海兰查耳根发烫咳了两声。“柴老汉,你可不能一竿子打死所有人。”

“真人,我又不是说你。要不是这些鞑子兵,我们大明朝子民至于颠沛流离吗?一路上您也看见了,多少灾民?到处兵荒马乱,老百姓离家时所,官道上也是尸骸遍野!这都是鞑子人造的孽。”柴老汉也不知道海兰查的真实身份,要不然肯定也不敢这么说话。

海兰查说,世间一切自有因果,也不能完全怪鞑子兵,大明崇祯皇帝软弱无能,乱党宦官霍乱超纲,早已是天怒人怨,就算没有满人入关,那吴三桂和李闯王哪一个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该着大明朝气数已尽,咱小老百姓也就图个温饱,活下来就好!此话万万日后不要再讲了。

这是海兰查的真实想法,并非是因为自己身为满人为自己说话,这两年他潜心修道跟着师傅学了不少本领,已然是看破天机。哪一个朝代的皇权交替不是用鲜血铺垫的?如果说自己心里有恨的话,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杀父之仇!

海兰查一直把柴老汉祖孙二人送到了郊外的太清宫前才离去。

“真人不随我们去拜寿吗?”柴老汉问。

“不了,贫道还有其他事要做,你们祖孙二人见过太清真人后务必索要一封亲笔信,有太清真人的亲笔信,你们就可一路顺着官道回去,再不用担心有清兵盘查了。”海兰查有交代了继续转身离开。

可算是把这两个包袱甩开了,这一道上祖孙二人没少给他找麻烦,他现在越来越佩服孙悟空了,护送唐三藏是怎么走到天竺的?

盛京城在那个年月是仅次于京城的地方,盛京是满清发源地,最早的都城,无论是商业还是治安都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老百姓夜不闭户,每个数百米就有清兵巡查。

哐……哐……哐……更夫敲打着铜锣,打着哈欠从街上走过,已是子夜时分,街道上依旧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海兰查躺在一座二层小楼上,举着酒坛子往嘴里边倒酒。

“好酒!好酒!嘿嘿……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哈哈……”他口中吟唱着正气歌,歌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阿玛!兰查回来了!”

这时,突然就见对面街道上,一道倩影以肉眼难以判别的速度冲了过去,那人身后是一队清兵,清兵们手持长矛背着弓箭,一只只箭矢如同暴风骤雨般朝那贼人射出,但却都没有打中,那小贼身法诡异,步伐飞快,眨眼间就甩掉了清兵消失在了夜幕之下不见了踪影。

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香味,海兰查酒意上头,贪婪地在空气中捕捉着那似曾相识,让他魂牵梦绕的气味。是她!一定是她!海兰查从房顶蹦了下来,追了上去。

太清宫居士房中,柴老汉和小喜儿一路奔波劳累早已睡下了。

大殿后是个八角台,八角台用无数根高越十来米的木梁支撑着,上边是八仙桌,这八角台没有台阶,想上去坐在八仙桌前饮茶一来要看你在江湖上的地位,而来就要看你的轻功了。您想啊,十来米高,没两下子能上去吗?

八角台可谓是盛京附近方圆百里内海拔最高的了,坐在八角台上,可俯瞰群山峻岭,也可遥望南方灯火通明的盛京城。

八仙桌上是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两个仙风道骨的白发老者,坐在两侧,一边品茶,一边畅聊天下事,聊的开心时哈哈大笑。

“道兄这次该认输了吧?哈哈……”空灵道长笑道。

“你这贼道,一肚子坏水,贫道是算计不过你。好好好,愿赌服输,你说怎地就怎地,大不了贫道把天辰琼浆送你一坛。”太清真人说道。

普天之下,能与太清真人坐在八角台上无拘无束的畅谈之人,除了罗布甘雅大法师恐怕也就只有玄妙观主空灵道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