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181章 蓝梓晨的幻术

第2181章 蓝梓晨的幻术(1 / 1)

蓝梓晨脱去鞋袜,光着小脚丫踩着咸水沽河畔的落叶走到水边上,把白暂的小脚丫探进了水里,顽皮地戏耍着,一片片水花激起,哗啦啦作响。

“危险!快回来!”海兰查大喊冲了上去,莫说她飞天耗子了,就算是自己也不敢靠近水边,那水猴子在下边力大无穷,感觉到活人气息立刻就会从水下潜过来。就算是个大力士,只要被拽进水下边那就难以施救了。

“嘿嘿……看把你吓的,放心好了,本姑娘自由脱身之术,你忘了,老鼠的速度也很快的,它想抓我没那么容易,你可看好了……”说罢就见蓝梓晨挽去发系,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披撒而下,瞬间,一股芬芳之气弥漫在空气中。让海兰查难以自已,这股香味好似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样,不停地抓挠着他的痒痒肉,如同焚身。

这香味应该是少女的体香,可香味中又好像多了些什么,是花香?胭脂水粉?海兰查也分不清。

他突然想起来,师傅层跟他提到过,江湖上有一种秘术名叫“盗香术”,这盗香人偷的可不是草木花香,而是十八岁少女的体香。一百个女人有一百种不同的体香,随着年龄的增长,婚嫁生子后,这种特殊体香就会慢慢变淡再到消失。

体香味道很淡,如果不仔细闻根本觉察不出,估计每个女孩的体香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气味,也就只有根她同榻而卧的夫君才知晓吧。

江湖上还有一种说法,说这种体香象征着女人体内的阴气很纯洁,有的女孩体香很重,瓶是走在路上从你身边经过的时候就能嗅到,你回头一看,保准是个大美女。反之,若面容生的粗俗,体香则愈发的淡。女孩子未婚之前都有这种体香。

说白了,这种体香也就相当于男人的阳气,阳气能偷,那体香也能偷,被盗走体香的少女不会死,几乎跟平时看不出什么区别。不过她的运势,和容颜都会随着体香的减少而降低。严重者,被盗香人偷走所有体香那就变成了行尸走肉,容颜也会迅速衰老,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看上去就跟四十来岁的妇女一样。

好在这门江湖异术并没有多少人会用,相传盗香术来自于西域,是吉普赛女人传到中原的,而且盗香术也不是任何人想学就能学会的,练邪功要讲究资质,就跟海兰查天生骨骼灵魂异于常人可同时修炼阴阳奇术一样。

蓝梓晨会盗香术已是奇事一件,而她竟然会控制自己体内的香味,那就更不一般了。能把盗香术用到此般火候的千古难觅。

“这香味……是……蓝梓晨,你会盗香术?”海兰查惊道。

“什么是盗香术我不知道,小的时候我曾流浪到了西域,被一个吉普赛女人所救,是她教了我这门本领,不过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我从不害人的,没次见了貌美女子只是小小偷那么点体香而已,对他们的身体绝无害处。”她赶紧解释说。

正说着话的功夫,水面上隐约出现了一道水波纹,那水波纹很长,直奔岸边急速而来。

“蓝梓晨当心!它来了!”海兰查喊道。

蓝梓晨回身看了看水面,却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明知道水下边就是那只水猴子,但她依旧顽皮地把小脚丫伸进水下嬉戏着,不时地还对海兰查投来一抹妩媚地微笑。

海兰查大骇,从脚底下捡起小石子就飞了出去,他打出的暗器威力不小,正常情况下飞出暗器打中了人都能直接把脑壳打碎,可毕竟不是子弹,打进水下后,力气也就减少了数倍,一般动物胆子都不大,被什么东西打到了甭管疼不疼,肯定会受惊吓跑开。但水下那道水波纹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了,丝毫不忌惮岸上的海兰查。

是蓝梓晨释放出的香味诱惑力太大了,那少女的处子之身的味道该是很甜美的吧。

“快跑啊!”海兰查冲上期前去,身手要拽她。

可水下,那家伙的速度更快,一只黑乎乎的爪子探出水面抓住了蓝梓晨白暂纤细的脚腕,猛地一用力,美人惯性似地就朝着水下滑了进去。

说时迟那时快,蓝梓晨不慌不忙,就在自己身体要没入水面时,突然从袖口中抽出一条大红色的绢帕,她拿着帕子在半空中一抖,巨大的红绢帕展开了,足有两米见方,帕子正上方绣着一只美丽的花蝴蝶。红绢瞬间罩住了她较弱的身姿,然后落入水中!

“不!!!梓晨?梓晨???”海兰查傻眼了,愣愣地站在岸边,想跳下去却又不敢,北方人都不会水,甭管他有天大的能耐,进了水里边都施展不出来。

水下咕嘟嘟涌起一串串气泡,急的海兰查直跺脚,来不及了,那水猴子口中长舌尖锐无比,好像一根针似的,只要被它拖入水中,估计现在的蓝梓晨脑壳上已经被刺穿了,脑浆子正在被那家伙吸食。

海兰查急火攻心,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这辈子第一次为一个人而哭,就连当年自己父亲被拉去砍头都没掉过一滴眼泪,由此可见他对这只有数面之缘的蓝梓晨用情之深了。他蹲在岸边捶胸顿足,恨不得自己替她受死。

“哎?色道士?你怎么哭了啊?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太逊了,丢人嘞!羞羞!”身后传来了那好似银铃般甜美的声音。

海兰查擦了擦眼泪,回头一看,头顶树杈子上竟然坐着一个妙龄美女,那美人光着小脚丫,一身黑衣,背后拖着一条乌黑的大辫子,不是刚才被水猴子拽进水里的蓝梓晨又是何人?海兰查目瞪口呆,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难道刚才自己看到的是幻觉吗?明明她已经被水猴子拽下去了呀?

这是她的魂魄吗?大白天的魂魄又怎么能出现?可这又是什么功夫?法术?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会法术?连自己师傅也不曾教过他这种惊世骇俗的法术呀?这都比穿墙术还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