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177章 活捉女鬼一头

第2177章 活捉女鬼一头(1 / 1)

“无量天尊,姑娘误会了,贫道绝非色胆包天之徒。敢问姑娘这是要去何处啊?”海兰查移开色眯眯的视线,故作正值问道。

“还能干嘛,反正在世人眼中本姑娘只是一介江湖匪众,除了偷我什么都不会。”不惯任何一个年代,虽然盗贼属于外八行其中之一,但终归做贼还是难以启齿的。几乎没有一个小偷敢站在马路上光明正大的喊:我是个贼,我自豪!那你纯属找唾沫星子淹死。

海兰查望着美人婀娜的身姿推门而去,竟一时间忘记了要问人家名字,只是傻呵呵的看着倩影越走越远,最后走出客栈。

“姑……?哎!”他叹了口气。为了一个一面之缘的女贼答应了孔明道人这么多条件值不值得?虽不算是丧权辱国吧,可让他再去捉咸水沽的水猴子可是难上加难了。江湖人一言九鼎,吐出的唾沫都是一口唾沫一个钉。

十八岁的海兰查倒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睡也睡不着,一闭眼睛,飞天耗子就直在面前晃悠,十八岁以来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十八岁这个年龄,其他同龄人,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可她却刚刚情窦初开的模样。摸了摸稀松的几根胡茬子。

“哎!水猴子……水猴子……?”想了半天,师傅教了自己许多本领,但却跟茅山道一样都是捉鬼降妖之术,却没有一个是可以对付这等怪物的。

最要命的是那小怪物竟此番,肯定不会再敢从水下露头,自己必须想个法子把钓出来。

躺了好几个时辰,睡意全无,心中想的全都是飞天耗子,也不知道是到了什么时辰,隐约就听客栈露下传来一串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那人停在了海兰查门口不动了。

他心道莫不是有人要加害于自己?不可能啊,暗说自己来天津卫并没有暴露真实身份,而且也没有得罪什么人,至多就是管了件嫌事而已,就算是恨也是空明道人恨自己也得等自己帮他捉住水猴子以后再来报复吧?再说了,他可是玄妙挂你的道士,怎么也得顾忌一下他师父的江湖地位吧?

“道兄?道兄你睡了吗?”门外传来了那个小道士的动静。

海兰查心眼也不少,偷着趴在门缝朝外边瞅了瞅,确认他只有一个人来这才打开了门。

小道士跑的满头大汗气喘连连。

“小道友何事如此着急呀?”他把小道士让进屋中倒了杯茶递了过去。

“道兄快走!快些离开天津卫吧!”他顾不得喝茶,急匆匆喊道。

“这是何话呀?小道友,莫不是妒忌我龙毓本领夺了你师父的饭碗?”海兰查收起匕首笑道。

“道兄说的没错,师父要杀你,只要你擒了咸水沽的那水妖他就会动手!而且那飞天耗子也逃不了,现在天津卫四个城门全部关上了,总督大人下了死命令,三天内必要见到飞天耗子,不管是死是活。”

海兰查仔细盯着小道士的眼睛,这小道士岁数不大,眼神清澈无浊,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他应该没有撒谎。而且自己刚刚救了他一命,再怎么也要知恩图报吧?

“为何?我龙毓初到天津卫,自认为并没有得罪你家尊师呀?”

那小道士对他说,并非是道兄得罪了谁,此事也不能全怪家师,实在是总督大人对飞天耗子恨之入骨,他一日不死,大人也日不能安心,而你刚才又求我师父救了他,自燃也是要受连累的,若不是看在你要为天津卫擒咸水沽水妖,恐怕现在兵勇就已经包围客栈了。

“多谢小道友,我龙毓自问身正不怕影子斜,所做之事全都是为了黎民苍生,若是真有人动了杀念龙毓就只有恭候大驾了。请回去转告空明道长,龙毓就在此处等他便是!”

“你……你……?哎!反正话我是捎到了,我得回去了,如何决定还要看道兄自己的,时间长了师父会起疑心的,告辞!”小道士也不便再苦苦相劝,毕竟自己这么做已经是背叛师门了,若是被师父空明道长知道了可免不了被打的皮开肉绽。

他走后,海兰查换上一身夜行衣悄悄蹦上了房顶,天津卫在清朝的时候就是港口,虽然人口不如现在多,城市也不如现在繁华,不过到了晚上老街上依旧是灯火通明。街上的醉鬼三两成群歪歪倒倒地吹牛,鸡园里花枝招展的姑娘,露着肩膀和锁骨搔首弄姿地勾搭客人。偶尔还可以见到西域来的传教士手中捧着厚厚的圣经,脖子上挂着十字架从教堂中走出。

偌大的天津卫,她一个女孩子会去哪呢?她体内的毒刚刚解,若是这时候撞到了清兵恐怕难以逃脱。

海兰查多少还是有点功夫的,虽然跟焚天耗子的轻功比不得,可翻墙跃户对他来说也不难。他心里想着美人,在一间间老屋房顶上穿梭着,突然肩膀上竟然多出一只凉冰冰的手,被后人的体温很低很低,活人绝对不可能有这么低的体温,而且那家伙阴气重。

他眉敢回头,甭管自己修为多高,身上有没有法器,这个时辰,活人的阳气本来就弱,这一回头过去很容让肩膀上的那两把纯阳之火灭了。

“哼哼……”他暗笑一声,这是谁家胆大包天的小鬼,找谁做替身不好,非找海兰查?那可不是耗子给猫当伴娘了嘛?海兰查年纪不大,可他亲手捉的妖鬼不下上百之众,没个五百年道行还敢来找他?

对付这样的孤魂野鬼都不需要用寒血刃,他直接比起眼睛,心中默念神秘咒语,然后慢慢张开嘴,口中立刻形成一股无形的强大溪流,这股气流活人是感觉不到的,他在吸食魂魄,属盗魂人的手段!身后,一股淡淡的黑烟飘了过来,顺着他的口鼻直往肚子里钻。

“法事饶命!法事饶命呀!民女再也不敢了!”身后那只冰冷的手变的越来越轻,一个女鬼阴沉着声音祈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