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172章 咸水沽水鬼

第2172章 咸水沽水鬼(1 / 1)

捞尸人是个很古老的职业,在我国黄河两岸这职业最常见,一直到今日这个职业仍然存在,不过仙子啊肯定不能叫这名字了,多少听着让人不觉得不吉利。捞尸人属于水警里的一种,但人家可不管治安,只管打捞死尸。

捞尸人虽不属盗门,但这个职业极其神秘,属三教九流之列,您想啊,凡是跟死尸打交道的能是普通人吗?捞尸人一般一条船三个人,一个掌舵,一个撒网,还有一个指挥,这个做指挥的人不简单,其他的都不是什么技术活,唯独他是缺不得的,他们自己人称为“水先生”。

无论是水先生还是其他捞尸人,拜的是水中的龙王爷,受龙王爷庇佑,捞尸的时候将就也不少,祭龙王,祭鬼神,最后诸方鬼神为水先生指点死尸方位,一网下去,能打上来就带走,打不上来也得走,就是一锤子买卖。如果捞不上来那不是水先生本领不济,而是龙王爷不想放人,不能从人家手里边抢。要不然这一船人都得折进去。

所以呀,这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在以前年代可没有跨行赚钱的说法。

上几日也有死者家属雇了捞尸人,捞上来几具,死尸的死相都很想象,无一例外,头顶天灵盖发丝间有一个很细小的空洞,那水妖竟是从这里吸净了人的脑髓和鲜血。

“师兄,我今天右眼皮总是跳个不停,是不是要出事啊?”小道士有点不安。

“师弟放心,你看这是何物?”他从怀中掏出了一面古镜。

“师傅的照妖镜?太好了,有此神器在,今晚就是那妖精的末日!哼!”小道士看到照妖镜就来了精气神。

海兰查淡淡的笑了笑,心道,你们这照妖镜管屁用啊?咸水沽下边的分明就是一只水猴子,尸体脑袋上的那个小孔就是水猴子口中长舌刺穿的。照妖镜对付阴魂厉鬼还行,这水猴子有血有肉,有形有质,不属妖鬼之列,你们用这玩应对付水猴子?那岂不是等于去送死吗?

几日前,咸水沽捞尸队就停止了工作,原因是他们的“水先生”死了,水先生便是船上的大掌柜。捞尸队一般由三个人组成,撒网人,掌舵人,和水先生。掌舵人和撒网人不必多说,卖力气的,有把子力气,再有点胆子就能干。

但水先生不是谁都能干的,这行当里最了不得的就是他。吃一碗饭必定要拜这一碗的祖师爷,每每捞尸队下水干活时候,水先生都要杀鸡祭龙王,拜小鬼,请求鬼神为他指明方向。

等到了指定水域,用罗盘确定了方位,随着水先生一声令下,撒网人洒下捞尸网。兴许这一网下去就打上来了,可偌大的水面,捞一具沉尸怕也不那么容易,只要一网没打上来,水先生就会让掌舵人调转船头。换地方吗?不是,索性直接上岸了。

行行有行行的规矩,就如同摸金校尉,鸡鸣不倒斗是一个道理。水先生相信,一网打不上来尸体那就说明是被水下的龙王爷留住了。龙王爷要的人谁也别想强行带走。

可上几日,捞尸队的水先生竟然在光天化日下被水下不明生物拽进了水中溺亡,一时间人心惶惶,老百姓现在连咸水沽边都不敢沾,几乎到了谈水色变的地步。府尹大人这才重金请来茅山道士降妖除魔。

哐……哐……哐……“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打更人一边敲铜锣一边吆喝着。实际上他已经多此一举了,咸水沽畔是贫民区,家家户户到了日落后,全都关门闭户,谁也不敢出来。就连这个打更人也不敢靠近老河,只能远远地在巷子里吆喝。

海兰查躺在河边一棵老树树枝子上眯着眼睛,观察着平静的水面。

河风清爽,吹的他上下眼皮直打架,就在他马上要合上眼睛睡着的时候,突然就见水面上出现了一道水波纹,那水波纹开始时候还很浅,随着它慢慢朝岸边靠近,水波纹越来越重,最后,一个黑乎乎的小脑袋从水面钻了出来,警觉地朝岸上张望着。

这小东西张的挺可爱,贼头贼脑的,不过可爱的外表下却隐藏着凶残习性。

水猴子在岸上行动不如水中自如,它虽然属于两栖动物,不过这东西四肢只适合在水中游动,到了陆地就得像其他动物一样趴行。确定了岸上没人,它这才游上岸来。

海兰查借着月光看的真切,这东西浑身上下长满了黑毛,细软的黑毛上有一层黏糊糊的物质,可能是它皮肤分泌出来的。这家伙四只爪子间有脚蹼,身后拖着一条长的出奇的大尾巴,这让它可以在水中游动自如好似鱼儿。

最让它惊讶的是,水猴子上岸后微微抖动着鼻子,好像正在用嗅觉捕捉岸上的气味。它长着嘴,口中伸出一条细长的舌头,这条舌头就跟蛇信子似的不停地舞动着,估计这就是它的凶器。

海兰查放慢呼吸调节心跳,躲在树杈后。水猴子看了半天,仍然没有看到人影,这才壮着胆子爬向了巷子里的民居。这家伙要干嘛?疯了吗?它在水面下力大无穷,可以把人拖进水下淹死再吸食人的脑髓,但在岸上,它的力气甚至还不如一条家狗。

海兰查躲在高处就这么盯着它看。

很快的它钻进了一户人家的小院里,竟然人立而起拽下了院子里晾晒的几件孩子衣服,套在了身上。

别说水猴子了,就算是一般的猴子穿上人的衣服,它站起来后,你从身后一瞅一般也不好分辨。这家伙穿上小孩的衣服,因为脑袋上还有那些黑毛,所以又偷了成.人的帽子扣在了脑袋上。

眨眼一看,真以为是个四五岁大的孩子在外边顽皮呢。

然后它又慢慢爬回了岸边,两只脚伸进水里,皮扯啪嚓咕哝起水花。

它掐了掐自己的喉咙,开口叫了出来。“集比……”音阶十分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