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118章 难兄难弟

第2118章 难兄难弟(1 / 1)

马程峰这次是受了不轻的内伤,不仅仅是他,那咻也摔的不轻,刚才碰那一下子,右胳膊都脱臼了。

“啊……嗷……额……”那家伙蹦不了多高,站在娘娘庙里边抬头瞅着左右屋顶的两个小伙子急的它嗷嗷大叫,它那恐怖的叫声震天动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着,听的人不寒而栗。

“马兄,你看,这家伙急了,至少它不会轻功,奈何不了咱俩。”狂风大作,吹的那咻小中分头随风飘动。

“你最好不要高兴的太早,看看古村中下边都是什么?”马程峰指着脚下古村中横七竖八的山道说。

他们现在几乎处于娘娘乡海拔最高点,放眼望去,古村中所有建筑一览无余,只见每一条山路上都有若干个黑影正在朝山顶娘娘庙走来。这些黑影走路的姿势很奇怪,身体摇摇晃晃十分僵硬,就好像他们的关节被钉死了一样。

“看到了,这次知道那家伙为什么叫唤了吧?它在叫同伴支援呢,这下可好,屯子里边的活尸全都上来了,用不了多久,那群老胡子拎着枪也得围上来,我看今夜情况不妙啊!”马程峰指尖一弹,一颗暗器打了出去,打在距离他们最近的那个黑影的胸口。

那家伙扑通一下倒了下去,随后又直挺挺地站了起来,这也正印证了马程峰的猜测。这毛怪的吼叫可以叫来其他同类。夜幕下,诡异的古村中尸吼连连。

嗷……这时,突然就听脚下娘娘庙传来一声巨吼,一股飓风袭来,顿时刮的昏天地暗飞沙走石,就连房顶上的瓦砾都一片片哗啦啦地往下掉。二人仔细一瞅,原来是那个毛怪正在吸气,这家伙肺活量实在太大了,他口中形成一股强大的气旋,竟把站在房顶上的那咻和马程峰吸了下来。

这俩小子都是轻功高手,但凡练轻功的人没一个胖的,俩人体重本来就轻,猝不及防被飓风一下就给吸了下来。那咻身材相对马程峰比会瘦一点,首当其冲,在地上连续翻滚,止不住势头。眼看着就要被那家伙吸上去了。

情急之下,那咻甩出银丝缠住了一颗大树,这才止住。但身体依旧横在半空中,他的双腿距离那怪物竟只有分毫了。

“啊!!!!”一声尖叫,那咻疼的眼泪都出来了,那家伙竟然咬住了他的小腿,鲜血止不住地窜出,那家伙正在疯狂地吸食着。

黑猫听到主人落难也急了,上蹿下跳不停地用那锋利的爪子挠毛怪,但那毛怪刀枪不入,身体坚固的像块钢板根本不为所动。

“那兄莫慌!程峰救你!”马程峰还真讲究,刚刚认得这个非敌非友的家伙,就敢舍命相救。

那家伙的大嘴咬在那咻小腿上,空气中强大的吸力也就停止了下来。马程峰一步冲了上去,高高跃起,仿佛一道闪电朝着那毛怪的脸就飞了过去。他的身子横在半空中,手持短刀朝那毛怪的右眼窝子扎去。不管这家伙是不是铜墙铁壁之躯,最起码眼睛是肉做的吧?要真是眼睛都会金钟罩铁布衫,那这俩小子也就只能认栽了。

噗嗤一股粘稠液体从那家伙厚厚的毛发下喷出,一颗眼球被马程峰的短刀挑了出来。那家伙吃疼,大吼一声松开了那咻。

那咻脸色惨白,捂着自己受伤的右小腿一瘸一拐站到了程峰身后。

娘娘庙外越来越多的活尸聚集过来,竟已经围住了他们,有的伸手在扒马程峰,有的伸手在拽那咻。而那毛怪正捂着眼睛怒吼呢,一时间没空搭理他们。

区区几具活尸倒是不能把他俩怎么样,只是那咻右腿受了重伤,若是现在那群老胡子再追上来想跑可就来不及了。

“那兄,快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不行,我腿受伤了,怕是蹦不起来了,马兄你是好人,这时候还惦记着救我,不能因为我把你搭进去,万一你被捉到了,董家不会放过你的!别管我了,走吧!”

“没事!我带你走!”马程峰一脚踹在身后一具活尸胸口,活尸向后一道,就跟多米诺骨牌似地把身后十来具同伴全都砸倒了。然后抱起那咻的腰就要“起飞”。可他前翻也受了不轻的内伤,自己跑还行,再多一个人难以服众。根本蹦不起来。

“我来助马兄!”瘦罢,那咻甩出袖口中银丝,银丝锁住屋顶烟囱,二人轻身如燕地悠荡了起来。

果不其然,二人逃走不出片刻,山下那群老胡子也清醒了,十多个人拎着猎枪就往娘娘庙这儿赶。

“大哥,会不会是马程峰干的?”一个老胡子问道。

“应该不会吧?他爷爷是马老二呀!马老二是咱们自己人,再说他已经是热河大掌柜了,他偷娘娘肉干嘛?不过也不一定,这小子一身本领,如果真让他得了肉身娘娘的秘密,他可是要当盗门之主了不可不防啊!”大列巴说。

“那咱现在去抓他?”

“不行,我只是怀疑他,千万不能说破,他是少主派来的,毕竟也是咱们盗门之后,也没必要为难。这样吧,山魁咬了那家伙一口,他身上肯定留有伤口,你们去安抚毛怪,我去山下看看,倘若这小子身上有伤,我必想办法干掉他,决不能让七姑娘的心血毁为一旦……”

半个钟头后,两个少年终于回到了村口那颗老枣树下。那咻虽然已经给自己伤口敷了药,但看来情况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伤口已经肿了起来,那怪物的嘴里有毒。普通的消炎药不管用!

“马兄放下我吧,不用管我了,我自己下山没问题的!就此别过!”他双手抱拳,艰难地拖着上腿往山下走,可还没等走几步呢,就一个踉跄倒了下去。他受伤的腿已经半点知觉都没有了。

“我看你不像没问题,你的问题很严重,都肿成这样了,还下山?估计你是爬下山吧?”马程峰赶忙又把他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