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106章 鬼村?

第2106章 鬼村?(1 / 1)

马程峰现在躺下的这房梁右下方就是楼梯,楼梯的木板有些古旧,上边是一层灰,也不知道还能否承重,二楼上黑漆漆的。

马程峰实在是睡不着,于是从房梁上蹦了下来,仗着自己轻功好,一步步踏上了楼梯,朝阁楼走了上去。二楼上陈列的家具很简单,都是半个多世纪前的老样式了,床,桌子椅子,屏风……

他每走一步都会在脚下留下一串脚印,脚下踩着古旧的地板吱呀吱呀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发现。

这时,他注意到,楼梯口的这个屏风位置有些古怪正好遮住了楼梯口靠左手边的一片区域。马程峰好奇心极强,绕过屏风眯着眼睛一瞅,顿时吓得浑身都打了个哆嗦。

那屏风后遮着的竟然是一口古旧的棺材!棺材上布满了灰尘,已经看不出棺材盖上的画案了。他心道,这娘娘乡的老前辈们就是这么热情好客的吗?把同门贵客安排在这么晦气的地方?

又会不会是他们古村有什么习俗呢?有些地区人们多棺材没有那么多禁忌。老人们没死的头几年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寿材,寿材就摆放在西屋里陈列着。亲朋来了后,也没什么忌讳,毕竟每个地区都有不同的习俗。

他用手擦去棺材盖上厚厚的灰尘,立马露出了棺材油亮的漆面,这棺材打的不错,手艺精湛,算的上是上成功了。他用手指轻轻弹动,棺材里发出咚咚的沉闷声响,这说明里边就算有死人也早就烂没了。

想到这里,他抽出短刀开始撬动棺材盖,棺材盖是活的,还没有钉寿钉。轻轻一用力就翘了起来,棺材里果然是空的,什么都没有。怪不得了,要不然他俩住进来的时候就应该问道尸臭味。

可这就更奇怪了,既然没有死人,那为什么好端端的屋子里摆着口棺材呢?不晦气吗?那么会不会是每家每户里都有这么一口棺材呢?马程峰合上棺材盖收起短刀。

走到阁楼角落里,那儿有扇门,打开门就通向露天台,站在外边,阴风呼呼地吹着,整个老村显得鬼气森森。

放眼望去,老村沉积在一片神秘的黑暗之中,一个活人的影子都没有。跟白天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仿佛只要太阳落山,这里立马变成了一座四城。

整座老村依山而建,前边说了,建筑格局是按照奇门遁甲设计的,一般外人进去了你再想出来没有本地人带路很难。

老村中只有最前边,靠近老枣树这一排房屋是单独的建造风格,它们就像是一座坚实的城墙。而程峰和月吟住的这间,刚好是这一排老屋打头第一间。

马程峰翻过矮墙,嗖地下蹦了出去,他的身体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另一间老屋的房顶。这间老屋临近他俩的住处,建筑风格完全一致,同样也有露天台和阁楼。马程峰跳进露天台,伸手推开了阁楼门。顿时,屋里边一股发霉的气味扑鼻而来,呛得他直往后退,这屋子恐怕有些年头没人打理了。

屋子里的摆设同样很简单,床,桌椅,茶几,屏风……如果所料不错,屏风后应该还有一口棺材吧。

他一步步走到屏风后瞪眼一瞅,后边确实还是一口棺材,不过这口棺材明显与他和月吟屋子二楼上的不太一样,因为棺材盖是斜倒在地板上的,棺材里空荡荡的,可隐约间他嗅到了一股腐臭味。

细细一看,马程峰发现,顺着棺材脚跟,一直到屏风外,楼梯口有一串脚印,准确的说这是一串很深的脚印。阁楼地板上其他区域还是一层厚厚的灰尘,唯独这趟线被人踩踏过,还不止一次,好像这人来来回回地不停地走动,已经把这趟线儿地板上的灰尘全都用双脚扫没了。

脚印一直通向楼梯下,马程峰抽出短刀,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迈步而下,古旧的楼梯稍有一点压力就会发出吱呀声。那东西直让人心里边发毛。

吱呀……吱呀……吱呀……他的身子慢慢从二楼上走了下来,他不需要手电,这双鬼瞳就是最好的照明设备,越是黑暗的环境里,他看的就越真切,甚至比白天的视力还要敏锐。

突然,马程峰双眼瞪得老大,却见那一楼正中间,竟然站着一个黑影,而那串脚印就刚好延伸到那黑影的脚下。黑影站在窗口,面朝东,好像一直在朝老枣树的方向看。

程峰突然停住脚步,站在楼梯口距离一楼还有一米多高的距离,这个距离很安全,以他的身法速度,就算那黑影转身袭来,他也来得及跑。不过很显然,那黑影听到了背后的声音,但却没有要转过身来的意思,依旧站在窗口僵硬着身子。

活人?死人?还是村中那十来个老家伙其中之一?自己现在是打招呼还是不打招呼?打招呼吧,深更半夜闯到人家家里边不礼貌,不打招呼吧,明显对方听到了自己的脚步。

“咳……咳……”马程峰尴尬地干咳了两声,希望引起对方的注意,如果对方转过身来,可以看对方的反应,对方友善,他就借口走错屋了。

可他咳到最后,嗓子里都冒烟了,那黑影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窗口望着东边的老枣树。

马程峰暗道,难道真不是活人吗?如果不是活人,他站这儿多少年了?为什么一直望着老枣树发呆?村中其他人知道吗?肯定知道!

他灵机一动,索性脚尖点地蹦了起来,双手抱住三米多高处的那根房梁,身子一挺站了上去。他现在与那黑影处于垂直状态,但那黑影的头发挺长,遮住了脑袋,他也看不清对方长什么样。不过这家伙身上的衣服可是够救的了。

他身着一套粗布长衫,布料旧的都泛毛边了,脚底下穿着一床老布鞋,脚前边,一根脚趾也顶了出来,不过他脚趾的颜色有些发灰,不是正常人的皮肤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