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97章 激吻

第2097章 激吻(1 / 1)

还没等马程峰说什么,突然身后一双手臂环住了他,紧紧抱住了他的肩膀。她的身体很软,很滑,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冰冷。搭在他肩上的手温柔地挑逗着他,抚摸着他脸颊,臂弯,胸口。

他慢慢回过头来,背后依旧是一片虚无,这个静止的二维空间根本就不是他的空间。那无形的小手尽情地挑逗着他,在他身体上游走着,使得他躁动不堪。

“你……”马程峰刚想开口问,怎奈突然自己的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那是一股芳香的口气,那是两片温暖的嘴唇。湿乎乎的舌头探进了他的口腔中顶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发不出任何声响。

“唔……唔……”他想反抗,可根本发不出任何力气。只有被动地配合着她。她是那么柔情似水,仿佛那条润滑的舌头已经点燃他的浴火。甚至……甚至隐约间都可以听到她的娇喘。

她就在自己面前,很近很近,他们二人的鼻子和脸贴在一起,她暖暖的。奇怪,她真的已经死去四百年的尸体吗?为什么她的感觉是如此真切?为什么她的气息会这么熟悉?她是谁?到底是谁?董鄂妃?还是……

马程峰不敢去想,但又不得不去想,妈的,她夺了自己的初吻!!!而且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她是谁?她是男还是女?这太荒唐了,自己被一个莫名的鬼魂拖进了她的空间给强吻了?更可悲的是自己竟然不能反抗!

可这一刻的感觉还是挺美好的,十六岁的马程峰还从未与一个人如此亲密过,可能这就是爱的味道吧?不过至少也让他知道自己的初吻给了谁吧?

“她”的吻另他沉醉,无法拒绝,渐渐的,他彻底失去了反抗意识,也彻底被“她”征服了。程峰就这么与这另一个空间的人激吻着,吻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忘记了呼吸,忘记了一切……

他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温柔和芳香,只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停止。

风又吹了过来,那股凉意让他汗毛倒竖。是风!是墓室中的阴风,略带尸臭,与阴气。

马程峰猛地睁开了眼睛,终于从那噩梦中挣脱而出。可睁开眼的时候,他差点吓哭了。自己的嘴已经麻木的与那个女人的双唇紧贴在一起,他吻的已经要缺氧了。怪不得她的气息如此熟悉了。

他当时就侧身站在千年寒冰古玉棺右侧,左手搂在那女人的腰间拖着她,二人倾斜着身体激吻着。女人闭着眼睛好像十分享受,口中两条肉舌纠缠在一起舍不得分开。

如果说马程峰吻的是那具尸体,可能他多少还有点心理准备,用不着这么惊愕。关键是,他亲的不是别人,正是静止不动的常小曼!

常小曼的表情十分享受,此刻也许她正在做梦,梦中遇到了他的白马王子,二人正温存着。

她慢慢睁开了眼,眼角划过一行浅泪。二人四目相对,尴尬无比,但唇与唇之间的热情却没有停止。二人并没有注意到,刚才女尸的手一直死死掐着常小曼的腕子,而就在常小曼睁开眼睛的同时,女尸的手慢慢地垂了下去。

马程峰这口气终于是忍不住了,赶紧停了下来,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擦了一把嘴,嘴里还残留着小曼的味道。他盯着常小曼诧异的看着,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吻了她,而且她竟然没有拒绝。

小曼羞涩地低下头不敢直视他,其实连常小曼都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那时候就见董鄂妃的手拽住了自己的腕子,吓的她大喊一声后好像整个世界都静止了,自己处以莫名的真空阶段。她是有意识的,但是仿佛那片真空阶段只有呼吸,其他一切全部停止了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就见马程峰直接抱住了自己吻了下来,然后……她的世界就彻底融化了。

“刚才怎么回事?小曼?你叫什么?”马瞎子缓过神来问道。

“没……没什么事……”这一次,二人的语气语调都出奇的一致,齐齐开口结结巴巴答道。

“哎哟,你俩这是怎么的了?不就是让小曼把她手上的明器撸下来嘛?你俩语气不对哦。”马瞎子并没有刚才他们俩的异样感觉。或者说,三个人中只有马瞎子一直是清醒状态,一直停留在他们现实世界中。但马瞎子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只是觉得二人在几秒钟内没有说话而已。

“有吗?没有!”二人又异口同声喊道。他们的语气很兴奋,好像是刻意在隐瞒什么。四字一出,二人对视一眼又羞答答地低下了头。

这时,马瞎子突然转过头去,这老瞎子是看不见,但耳朵可不聋,而且听觉是异常敏锐。分明棺材后有异动!

刚才跪在地上的那两具僵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他们仿佛也刚刚苏醒过来,行动十分迟缓,鼻子尖抖动着,好像正在捕捉墓室中的活人阳气。

马程峰赶紧冲上前去,一剑下去把他们的头颅斩落而下。奇怪,刚刚自己还纳闷呢,怎么这两具僵尸不动了?可刚才自己恍惚间从另一个空间出来后,他们又奇迹般地活动了起来。难道是另一个空间的力量改变了他们的形态吗?

“不对劲儿!马程峰,你刚才是不是做了什么?我怎么觉得墓室中的气场变了呢?”马瞎子说。

“我?我就是……我就是……我刚才好像听到她说话了,而你们俩全都一动不动的站在这儿,我以为我的魂儿掉了呢。”有些话马程峰永远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真的只是这样吗?”他眼瞎心不瞎,墓室中原本的诡异气息一扫而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试想,一具尸体躺在棺材里几百年不腐不化,保守诅咒的折磨,她的怨气岂能是一时半会儿就化解的吗?估计就算是他马瞎子也没有十成的把握,刚才还在想用什么法子超度董鄂妃的亡灵呢。可现在,明显感觉不到怨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