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83章 僵尸手中的灯笼

第2083章 僵尸手中的灯笼(1 / 1)

灯笼……亮光……眼睛……常小曼好像想起了什么。马程峰有一双夜晚泛光的鬼瞳,刚才他第一个登上了祭台,就算墓室四周洞壁上有古怪,也瞒不过他呀?怎么会没有主意到呢?

很可能是刚才他们进入主墓室的时候,四周洞壁浮雕上的这些眼睛都没有睁开,眼皮上又涂抹着染料,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所以就不易被人发现。那么会不会是四周所有眼球同时睁开完成了某个邪法的仪式呢?

马程峰和老瞎子是什么时候没动静的?老瞎子喊眼球,眼球。之后就没有声音了,这个眼球也许就是关键时间点。另外就是外边城楼上的灯笼,灯笼一亮起来,常小曼就发现了四周浮雕上的眼睛。

难道是那些灯笼的光?可只听说过灯盏里的烟气可以做文章,却没听说过光也能防盗墓的说法呀?要真是那样,满人的手段都比现代高科技还厉害了。

祭台上那块血红色的大地毯不知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昏暗的灯光晃在上边显得血色更加浓郁了。

“哎呀!”她大喊一声,好像明白过来了。马程峰和老瞎子刚才都脚踩在红地毯上,而自己刚才虽然也走上了祭台,但一直站在边缘处,脚丫一半踩在地毯上一半则踩在外边,难道是这个原因吗?四周洞壁浮雕上的无数只眼球的诅咒只对正中心的这张血红地毯有作用?

想证明自己的猜测很简单,只要有人踩上去试一试就知道了,但现在只剩下她自己了,万一自己踩上去后也变得失了魂魄岂不是全军覆没了?正当常小曼不知如何是好时,就见几台下趴在地上的汤疤子慢慢用双手支着身子站了起来。

“汤疤子?你……你没事了?”常小曼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汤疤子没有说话,慢慢抬起头来。他嘴角露出两颗惨白惨白的尖牙,双眼凸出,平伸双手,僵直着身子朝常小曼走了过来。他没救了,恶魔已经彻底控制了他的肉身。

在这种时候,一般的女孩子恐怕早就吓尿了,要么就直接昏死过去了。但这个弱不禁风的常小曼却表现的异常冷静,她不是不害怕,谁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能不怕?可怕没有用,她现在是唯一一个有主观意识的人,如果她再发生意外,三人都得没命。她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开枪还是不开枪?开枪打爆汤疤子的头?那样做汤疤子是死了,但是他们唯一的一发子弹也没了。

危难关头,常小曼灵机一动心生睿智。汤疤子刚刚起尸,身子僵硬,想捉住常小曼怕是不易。他侧身低头躲过汤疤子的双臂,几步跑上祭台,站在祭台边缘处,可没敢踩那红地毯。

汤疤子现在是具行尸走肉,自然是无法识破她的计谋,鼻子嗅着常小曼的阳气慢慢就朝祭台上爬去。

这祭台也是椭圆形的,血红色的地毯面积很大,可最外围却也不可能完全包裹住,露出了大概直径四十公分的空白地带,常小曼就躲在这片没有血红地毯覆盖的区域,用自己为诱饵引诱着汤疤子一点点爬上来。

汤疤子喉咙里低吼着,僵硬着关节爬了上来。他没有任何主观意识,完全凭借着自己的嗅觉,阳气到哪他就跟到哪。可这家伙趴在地上,受力面积那么大,肯定不如人家小姑娘那么轻盈了,刚上去,双手就扒住了那血红色的地毯上。

小曼看的是真真切切,就在他双手扒住红地毯的一刹那,他整个人就好像过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关节也不僵硬了,跛着脚一瘸一拐地慢慢朝祭台正中间的巨大棺椁挪了过去。而且他的脸上还洋溢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一步步靠近董鄂妃的棺椁,然后在马程峰和老瞎子中间的位置跪了下去,姿势也是一模一样。看来小曼所料不错,问题真的出在这张血红色的地毯上。如果说四周浮雕上的眼珠是无数把可以控制人类灵魂的枪,那么,这张地毯就是他们的射程范围。

这是一场无声的法事,中间肯定会有一个点,一个重要的事件才会导致这场萨满诅咒法事无声无色的开始。城楼上的灯笼?马瞎子口中所说的眼球?

这个猜测决不能错,常小曼必须马上做出正确的决定。这就好比是一场法事,萨满的巫术控制住了人的三魂。人体三魂一旦陷入沉睡,如果不在一定时间内唤醒他们,那可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他拎着猎枪小心翼翼地走下祭台,不敢触碰那血红色的地毯分毫。绕过祭台,就见前边城楼一侧有一行台阶,台阶直通城楼顶端。她走上城楼,两侧是两行黑影,也不知道那是雕塑还是真的活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打着昏暗的灯笼。

那一盏盏白皮灯笼里亮着昏暗的光线,火苗诡异地跳动着,常小曼身后的影子也在跟着这个频率晃动着。城楼上阴森森的,那股尸臭味更刺鼻了。她只有一发子弹,如果出现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她轻手轻脚地走近,这个过程中不仅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就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显得格外刺耳。

由于视角问题,那两行黑影依旧看不清,常小曼只好举起手电照了上去。这一照不要紧,小曼差点吓的掉头就跑。要放在平时,这常五妹身边有四个哥哥疼爱,早就扑到哥哥怀里去了。可现在不比从前了,他只有一个人,而且她不能选择回头,哪怕是刀山火海她也得继续往前走。

那两行黑影不是别的,正是八据僵尸!

咱必须说一下,可不是所有的僵尸都像小说和影视剧里那样,平伸着胳膊一蹦一跳地扑人。什么是僵尸?僵而不腐的尸体就是僵尸。

面前的这八具僵尸就是一动不动没有丝毫生气也半点死气的,他们身体干瘪,皮肤灰白没有弹性。右臂甚至,僵硬地枯爪上搭着灯笼把儿。值得一提的是,这八具僵尸的眼睛也是睁开的,那眼神就跟洞壁浮雕上的眼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