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77章 狗急跳墙

第2077章 狗急跳墙(1 / 1)

“呵呵……”他淡淡地笑了笑。“瞎爷,这样吧,人呢我拿住了,至于小爷要怎么处理那是他的事,您也说了,咱们马家只是下人,实在不敢做这个主。”

“兄弟,那你是要把我卖了?这可不行啊,我……我不骗你,我真有钱,热河地面上还有我不少买卖呢,小爷他们都不知道,求你放过我好不好?你这是不打算给我留活路了?那双小爷不把我五马分尸才怪呢!”汤疤子跪地求饶。天知道他说的话到底有多少水分。

“疤爷,你也别想太多,公事公办,小爷没你想的那么小心眼,他这人好说话的很,你跪下认个错,把买卖和权利交出去不就结了吗?你说拔了牙的狼还会吃人吗?”马程峰指桑骂槐,意指汤疤子是头豺狼,是畜生!

“是啊……没了牙,我就只是条狗,兴许连狗都不如,他还会杀我吗?可……”这还是第一次见汤疤子如此落魄的表情。他转身看着常小曼,干吞了口唾沫。

狼和狗有什么区别?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想他汤疤子独霸一方何等快活,这么多年来在热河鱼肉百姓,欺男霸女,真要是把他这头狼的牙齿拔了,不用说无双杀他,随便几个小混混都能把他打出粑粑来!这日子还是人过的吗?

他这条腿怕是废了,一个瘫子,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吗?以前的手下人还会服自己嘛?

想到这里,汤疤子目露凶光,暗藏杀机,他的右手慢慢挪到了腰间。三人没搭理他,他现在真的只是一条可怜的狗!随便健全的人就能要他性命。

此时,常小曼刚好走在最后边,三人继续往前走,打算一探究竟,正在小曼侧身从汤疤子面前走过时,就见汤疤子一下就扑了上去,抽出腰间匕首架在了她脖子上!

“汤疤子!!!你要干啥?”马程峰一步冲上前,长剑在手指着汤疤子怒喝道。

“x尼玛的!你个小畜生!给你面子当鞋垫子是不是?哼哼,也不看看我汤疤子是谁?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呢!还想把我交给无双?啊?我告诉你!我不会服输!我是姓汤的,我爷爷是汤二虎!我们汤家人连张小个子都不怕,还能怕一个盗门董家?妈的,老子知道你轻功好,不过我劝你别动弹,小心你家娘们这张漂亮脸蛋!”他的匕首正在往上挺。这是个穷凶极恶之徒,把他逼到了这份上可是啥事都干得出来。

他手底下没轻没重,已经把小曼下巴刮出了一道血痕,鲜血顺着刀刃直往下淌。他很聪明,左手勒着常小曼的脖子,右手架在前边,正好把常小曼当自己的肉盾,无论是马程峰的暗器,还是长剑都没法绕过这个肉盾。

别把一个人往死路上逼,如果非要这样,那你必须一刀宰了他,要不然真给这家伙反扑的机会,他会咬断你骨头的。比如说面前这头豺狼!

“傻小子,怎么样?你看到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什么人都可以可怜,唯独这个汤疤子不能纵容!看见了吧?”马瞎子这个气呀!他指着汤疤子说,你放过小曼,这些主意都是我老瞎子出的,你要恨就恨我,我现在跟你做交换,我过去,你把小曼放了行不行。

“哼哼,你这老家雀儿少跟我来荤的,谁不知道你盲仙的厉害呀?我告诉你俩,别跟我耍花样,往前走!跟老子保持距离,只要你们听话,常小曼一根头发丝都不带少的!马程峰,把枪扔过来!”

原来他一直留着一发子弹不是给自己用的,而是留着后手呢!无奈,马程峰只好按他的吩咐照做,把猎枪扔给了他。

他虽然腿折了,可他还能爬,他用常小曼当肉盾,自己跟在她身后爬,另一只手拿着枪,枪口顶在小曼后背上不准她回头。

“小子,你现在知道后悔了吧?我告诉你,在江湖上你越是妇人之仁,人家就越骑在你脖子上拉屎!你呀!哎!”马瞎子只恨自己不能亲手宰了马瞎子。其实现在他也可以杀他,可小曼必死无疑,如果小曼死了,马程峰的这奇特命格也就破了。

“他要的是古墓中的明器,给他便是,他现在这样能拿多少?你难道是怕我杀不了他?”马程峰毕竟是个半大孩子,还没有看清问题的严重性。

马瞎子气得牙根直痒,对他说:“傻小子你已经失去杀他的最好机会了!你知道后果吗?汤疤子现在有准备了,咱俩再想暗算他就难了。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拿小曼威胁你,退一万步讲,这古墓中你保住了他,那等出去了呢?董家的人现在肯定已经赶到了。你怕他伤害小曼不敢难为他,可你认为小爷会在乎一个女人嘛?像小曼这种女人一抓一大把,他会因为小曼放过自己的仇人?”

“哼哼……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江湖义气吗?好啊,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可以跟小爷换命!我死,换小曼活!”马程峰的江湖只有这么大,辽西外加一个热河,他接触的朋友也全都是义气当先的好汉,可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好汉啊?

这年头好人不一定得好报,无双也正是一直把这句话当成信仰才得以在当代动荡江湖上生存下来的。

“我告诉你,他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们统统杀掉,也包括我!这就是江湖!懂吗?”马瞎子狠狠用盲杖敲了他一下。

“哎?你俩商量啥呢?别跟我耍花样,快走!”身后,汤疤子喝道。用枪托狠狠打在小曼背上,人家可是丝毫没有程峰这么怜香惜玉了,这一下直接把小曼打吐了血。

“小曼?”马程峰干瞪眼着急,想上去抚又不敢靠前。

“咳……”小曼干咳一声,擦了擦嘴角鲜血说别管我,你们该怎么办怎么办。言下之意便是不用管她的生死。

马程峰按耐住,捏着拳头看着马瞎子,马瞎子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见机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