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75章 东郭先生和狼

第2075章 东郭先生和狼(1 / 1)

不能不说,马瞎子的有一定的道理,像他这个岁数的年轻人,再出息,外边打工一个月能赚多少钱?那个年代,四百块工资都是顶破大天了。

如果马程峰坐镇热河魁星府他会是什么职位?如果热河还像以前是个省的编制的话,那马程峰可就是盗门在热河省的总舵主了。其地位之高可想而知。汤疤子也好,李大海也罢,这么多年虽然每年要给盗门董家上贡,但自己雄踞一方小日子倒是也挺潇洒。

“汤疤子!你把枪扔了,也许咱们可以谈谈!”马程峰改变了主意,更加倾向于小曼这一边。开口朝墓道中大喊道。

“什么?程峰?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嘛?”

“瞎爷,现在我还是热河这片地面的掌柜,是小爷允诺下来的,希望你尊重我的选择。”马程峰拉着小曼的手,很明显他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

也许这趟买卖走完,前脚踏出凤凰山古墓,他就再也不是盗门中人了。他这么选择可并非是重色轻友被小曼的美貌所蛊惑。他一直也在心中默默掐算着呢。如果没有常小曼,也许他和无双会成为好兄弟,两个孩子性格很像,都是狠辣的角色,真要是他俩捻成一股绳,双剑合璧,可能后来也就不会再有佟四喜的逼宫剧情了。

马瞎子苦口婆心但是棋差一招,一句话说错了就满盘皆输。他提到了贼王马二爷,马程峰这辈子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谁说他是借了他爷爷的光成事。这句话就好像是一根针一样狠狠插进了他的心窝子。

墓道尽头,汤疤子倒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自己受伤的左膝盖,一只手扒着墓砖匍匐前进着。

“马程峰,跟我合作你不会后悔的!我汤疤子还有资本,他无双能给你的承诺我也能给你!快救我!快救我!我身后有东西!”汤疤子向他呼救。

“额……啊……嗷……”这时,隐约就听墓道中黑暗里,一声声嚎叫传来,只看,两个黑影僵硬地尾随在汤疤子身后,刚才还不觉得什么,因为汤疤子没受伤,跑的过他们。可现在汤疤子左腿被他打折了,爬的速度能有多快呀?身后那两个黑影不大会儿就追了上来。

他们距离马程峰大概仅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了,这个距离马程峰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的情况。那两个家伙是汤疤子的手下,他们也不知道咋地了,浑身关节十分僵硬,好似木偶一样挪动着身体,一步步朝汤疤子靠近。

汤疤子可吓坏了,一边爬,腿上的伤,加上裤兜子里的尿全都淌出来了,在墓砖上留下一行水痕。他疯了一样爬了起来,可马程峰的弹珠打的不是他的腿,而是膝盖骨,膝盖骨现在碎了,人是无法站立起来的。

刚支撑起来,立刻剧痛传来,啪嚓一下又摔了下去。就这么挣扎一会儿的功夫,那两个家伙已经追到了身后,其中一个位置比较靠前,伸手就拽住了他那条伤腿……

“马程峰!救我呀!救我呀!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他大喊呼救。“哎呀!!!!”又是一声喊叫,只见靠前的那个家伙已经张开大嘴咬了下去,直接咬在了汤疤子的小腿肚子上,顿时,一块带血的肉叼在嘴里咀嚼起来。

再不能犹豫了,杀他也好,救他也罢,只在一念之间。

马程峰指尖一弹,两颗弹珠急速飞去,啪啪两声,直中那两具僵尸胸口,顿时,鲜血四溅,那家伙吃疼,身体猛地向后弹去,汤疤子借机狼狈地朝马程峰这边爬了过来。

“疤爷,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吗?”马程峰拎起他的脖领子拽了起来。

“有!有!我有!我还有几百万的存款,我手下还有不少买卖,在双滦大多数小弟都听我的,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能对你俯首称臣!带我出去,这些全都是你的!”汤疤子左腿膝盖骨被枪打穿了,根本站不稳,抱着马程峰的大腿哭求,可再不是几天前风光无限的那个胡子王了。

“汤疤子,你这话跟别人说行,休想骗我马啸风,你在热河那点家业早就被董爷收了,空口说白话谁都会,你以为你这条命还值多少钱啊?程峰!杀了他!”马瞎子还在怂恿程峰,其实以马瞎子自己的手段完全可以送汤疤子最后一程。

他不出手是因为这些事不该他做,马程峰杀汤疤子太重要了,意义非凡。这是任何人都不能代劳的。

“马程峰,你带我出去,我还藏了不少宝贝,都是我爷爷辈儿留下来的,你知道的,我祖上可是热河都统。”汤疤子这可没撒谎,汤二虎据说当年从热河拉出去好几车宝贝,都是搜刮民脂民膏得来的。要不是这些玩应,也不至于后来名声扫地了。

再瞅瞅他那几个兄弟,什么张作相,吴俊生,冯德麟,哪一个不是落了个好名声?就连人家雨帅张作霖到最后都是褒贬各半。所以,人别太好财了,为后世积点德吧。

说这话的功夫可没给马程峰考虑的机会,那两具僵尸一下子又从地上挺了起来,平伸着双手,僵硬地又朝马程峰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面目狰狞,圆瞪双眼,眼中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每往前走一步,身体上的关节零件都嘎达达直响。

马程峰来不及犹豫,直接冲上前去,拔出长剑……一道淡芒闪过,两具僵尸的脑袋咕噜噜滚了下来。

“汤疤子,你别以为我是要救你。说,里边到底是怎么回事?”马程峰的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逼问道。

“别介……别介程峰兄弟,以前都是大哥不对,咱现在可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快收起来。你问啥我说啥就是了。”汤疤子推开长剑,长嘘一口气,然后撕开衣服,勒紧自己受伤的膝盖骨。

他说,他带着几个人自从下到这古墓里边开始就怪事连连,连续折了几个兄弟。不过总算最后带着身边四个人进入了主墓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