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72章 温情牌

第2072章 温情牌(1 / 1)

他伸手掀开一块绸缎,这是块血红色的绸缎,血红色后边是白色,又是一块巨大的绸缎挡住了他。

“瞎子?”马程峰急了,眼看着马瞎子近在咫尺,可面前这一块块巨型彩色丝绸遮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他的踪影。

马程峰抽出长剑,猛地就在半空中扫过,剑锋所向披靡,一剑下去,把面前一米范围内的绸缎全部斩断。可绸缎断了后,凭空又飞来无数块彩色绸缎,又遮在了自己面前,而这一次,无数快五颜六色的绸缎就好似那蝰蛇一样,飞过来后,顺着他的手腕就往上爬,而且还有一股压力,就好像无数条绳索正在捆住他的胳膊一样。

马程峰大骇,下意识用缩骨功挣脱了这些绸缎的束缚,抽回了胳膊,这些凭白飞出来的丝绸就好像是有生命似的,一块接一块地从四面八方飞了出来,遮天蔽日般地把他们三人拦住了,更重要的是,现在连身后距离自己仅有不足一米远的常小曼都看不见了。

马程峰转身过来,一块蓝色丝绸就在自己的身后,都贴到自己鼻子上了。

咯咯咯……呵呵呵……哈哈哈……又是那个诡异的笑声传来,那女人笑的很阴冷,仿佛就在他的身边,左边?右边?上边?还是脚下?笑声不住地往耳朵里涌,听的他直皱眉头。

“程峰?救我!程峰!”常小曼的手松开了他,好像有一股神秘力量正在把常小曼越拽越远,最后,声音逐渐消失在了无数层绸缎后再也听不到了。

又是一块绸缎偷偷地从马程峰背后飘了过来,它很柔软顺滑,轻飘飘地落在了他的腰间,然后迅速缠住了他!

马程峰手握长剑,剑身绽放出一道道白色寒芒,剑芒好似一条凶猛的小白龙一样,披荆斩棘冲破云霄。五色绸缎被砍成碎片,一道黑影从下边窜了出来。马程峰身姿轻盈,直接跃上洞壁,然后蜻蜓点水般横着身子踩着洞壁啪啪啪啪……挪着小碎步,最后凌空一个倒转身落地。

转过身来,背后正是那口被他打碎的撵血池,撵血池后就是那些五色绸缎。无数块绸缎形成了一道道天然屏障,常小曼和马瞎子消失其中,连喊声也没有。

“咯咯咯……呵呵呵……哈哈哈……”那鬼魅的笑声如影随形,根本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哗啦一声,原本被马程峰长剑打碎的撵血池中再度溢出了猩红的血浆,溅出的血液遇到空气立刻就冒出了白气,这说明里边的血还是有温度的。

紧接着,一头瀑布般的长发从撵血池中露了出来,他的头发很长,很丝滑,就好似那一块块滑细的绸缎一样。一滴滴鲜血从她长发间渗透出来,又汇入撵血池,最后,一头乌黑的长发声一丁点血迹也不曾剩下。那女人的头发很长,完全挡住了她的正脸,头发下发出诡异的冷笑。

“来呀……来呀……马程峰……”马程峰心头咯噔一下。他是个胆大之人,这些鬼魅异类肯定不会把他吓成这样,是因为他听到的这个声音竟然是常小曼的!而这个声音恰好就是从撵血池那一滩黑发下发出来的。难道撵血池中的女人是常小曼?

“不!不!不!!!你不是小曼!你不是小曼!”马程峰咬紧了牙关,紧握长剑。

这东西肯定有古怪,肯定就是她在捣鬼!想到这里,马程峰挥舞长剑,长剑压在了那颗从撵血池中冒出来的人头一侧。

可他还没等使劲儿呢,突然,那个声音又变了。

“臭小子,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连老子也要砍吗?你忘了,小时候是谁救了你?一笔写不出两个马字来!我们本家亲戚!”

“瞎……马瞎子?不会的,不可能,这些都是障眼法!”马程峰嘴上不承认,但他的手已经开始发抖了。他明明知道长发下那颗人头绝对不是自己的朋友,可他却下不了手。万一……这些鬼魅的障眼法自己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只要他的手微微发力,那颗人头必将从脖子上掉落下来,到时候自己连后悔药都没的吃。

“你犹豫了?你不敢了?哈哈……嘿嘿……”那个女人阴冷的笑着,挑逗着马程峰心中最脆弱的神经。

“妈的!你这个魔鬼!我杀了你!”马程峰一瞪眼,手下发力,剑刃还没等触碰到那东西的脖子呢,下边已经渗透出滴滴鲜血,也不知道是他的剑锋上了那家伙的脖子,还是撵血池中的液体再度溢出来了。他还在犹豫,他有鬼瞳,可毕竟也是肉体凡胎,不是火眼金睛,他怕自己杀错了人。

剑刃锋利无比,虽然没有真的伤到那东西,可剑锋已经划断了一大截长发,长发下露出了半张脸,那半张脸上布满了皱纹,那应该是个老人,老人的皮肤已经开始松垮了。

泡在撵血池中的身子微微转了过来,黑发慢慢展开,露出了一张完整的脸面。“程峰?你真的是程峰?奶奶的好孙儿,奶奶可算又见到你了,奶奶想你呀!奶奶好冷,奶奶只有一个人,孙儿下来陪奶奶好吗?”

尼玛……这太狠了!这家伙专打亲情牌,马程峰啥都不怕,就怕跟自己奶奶扯上关系,明明知道面前的不可能是已故的奶奶,可再次见到奶奶这章慈祥的脸,不免让他想起了儿时的记忆。眼圈里,一汪汪泪水不住的打圈,然后终于忍不住,唰地下淌了下来。

“奶奶!!!”堂堂六尺男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委屈的真的就好像是个四五岁的幼童一样。

程峰跪的可不是眼前的这个东西,他跪的是自己的奶奶。奶奶对他来说意义非凡,甚至连常小曼都无法比拟。程峰是个苦命孩子,从小没有爹娘,是奶奶靠着自家的两亩田地把他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可他长大了,奶奶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