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56章 功亏一篑

第2056章 功亏一篑(1 / 1)

马程峰按照马瞎子的嘱咐,点着了白幡,山谷中的大风呼呼作响,可奇怪的是,这么大的风竟然刮不灭他手里的打火机。顷刻间,白幡被烧成了灰烬,然后,挂在白幡东北角的那缕头发慢慢地飘落而下。

“小曼的头发落下来没有?”马瞎子好像早就意识到了。

“落下来了,我是不是要捡起来给您呀?”

“别碰!千万千万别碰,就让它在哪儿带着,别用外力去碰,你也站那别动啊!”马瞎子说完后,俯身下去,用粗糙的右手一下按在了常小曼丰满的胸口上。

“哎哟……还……还挺大……嘿嘿……难怪把你这小子魂儿都勾没了呢?”他阴阳怪气地说道。

“瞎子,你他妈干啥呢?”马程峰自然是不允许任何男人亵渎自己的女人,若不是现在有特殊情况,他恨不得冲上去把马瞎子给撕了。

马瞎子的大手慢慢从小曼胸口处抬了起来,他的这个动作做的很慢,大手的五指微微弯曲摆出了个鹰爪的造型,而随着他的大手慢慢抬起来,常小曼的身体竟然直挺挺地从地下仰了起来。马程峰看的是目瞪口呆,那情景就好像是……就好像是一个傀儡师,凭借手中的五根丝线把木偶提起来一样神奇。

不过很显然,马瞎子手中的“丝线”是无形的,就算它真的是五根丝线,那这丝线也难以承受一个人一百斤的体重吧?

“起!!!!!!”马瞎子一声大喝,随着他这一声大喝,常小曼的闭着眼睛,僵硬着身子竟然往前迈步了。

“我靠……”马程峰惊讶地张大了嘴,太神奇了,竟跟传说中湘西的赶尸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其实马程峰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并不是马瞎子驱纵着常小曼的身体往前走,而是常小曼的天魂在呼唤自己的肉身。但一般人肉眼凡胎肯定看不出端倪,而她的灵魂是难以跟肉身沟通的,这就需要马瞎子作为一个媒介为她架起“桥梁”了。

常小曼身体移动的很慢很慢,她走路并不像传说中的赶尸一样,平伸双手向前跳跃。因为她还没死,她的身体是柔软的。

但是,她走路的姿势也很怪异,整个身体都在不停的晃悠着,一走一顿,就好像是个被操控的木偶。

马瞎子一边陪着她往前走,一边把手中捏着的黄纸往天上撒,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邪术,黄纸飞到半空中后,呼啦下就自燃而起,最后落到地上的只剩下纸灰了。

“吾奉玉皇差我起身,今日出阳化作吉祥。金童玉女送往西方,勿亡之徒还归故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实际上这段是起灵咒,办丧时用的,不过马瞎子在这咒语上又稍作修改,变成了请魂咒。

常小曼的肉身一步步靠近马程峰,马瞎子念咒的声音也越来越多,看得出,这次法事做下来对他的消耗不轻,脑门上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掉着,幸好,他撑住了。最后,总算把常小曼的肉身送到了马程峰面前。常小曼紧闭的双眼也猛地睁开了。

“小曼?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马程峰冲上来就要拥抱常小曼。这一夜的煎熬总算没白费。

“你别碰她,她现在一点阳气也不能沾了,让她自己来!”马瞎子冲上去扑倒了马程峰。

常小曼僵硬地走到那堆灰屑前,身子直接栽倒了下去,毫无征兆可言。她倒下去后就再也不动了,感觉不到任何活人的气息。

“瞎子?坏了,小曼……小曼她不会真的死了吧?你不是说这样就能把她的天魂请回来吗?可是你看呀,她不动了,一点活气都没有。”马程峰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你别急,看看再说,我做的一点都没错,剩下的就像江二姐所说,靠她自己的造化了,看她的命到底硬不硬!”马瞎子站在旁边面无表情,心中也在不停地打鼓,只盼着这常小曼可千万别出啥事。常小曼没啥能耐,可她唯一的用处就是命格与马程峰相辅,没有她的相助,马程峰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至多还是个野生飞贼而已。

可常小曼若是活着,那就不同了,就好比鸟儿插上了翅膀,吴功耀得到了莫小柒!

二人站在一旁就这么陪着常小曼,时间流逝的很快,不大会儿,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已经完全从山角后升起来了,气温也骤升了起来,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但阳光对常小曼这个半人半鬼的躯壳来说不是好事。她的天魂依旧没有回来,再这么晒一会儿,地魂和人魂也要散了,到时候大罗神仙下凡都就不得她。

“瞎子?咋整啊?你快想想办法不行吗?还有其他法子没有啊?时辰快过了!”马程峰急的直跺脚。

“没法子,只能靠她自己!”马瞎子脸拉的老长,怕是也有点力不从心了。按理说常小曼该醒过来了,可哪里出了岔子呢?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东西拖住了常小曼的天魂不让她回来?

有这个本事的也就是江二姐,但是江二姐那边有阴阳玄道,在阴阳玄道面前她耍不出什么花样才对呀?马瞎子嘴里不说,可却心乱如麻,常小曼真要是死了,可满盘皆输!

小小的凤凰山古墓迟早都是盗门手里边的买卖,1000万而已,对董家是个小数目,关键是马程峰这个人能不能为无双所用!

马程峰背着手,来回踱步,按照老瞎子估算的时辰,最后只剩一刻钟了,过了这一刻钟,天魂再回不来,那地魂人魂也都得被烈日灼伤,魂魄不稳的人就算活过来也是个弱智。

正在二人急的抓心挠腮的时候,突然,天色暗了下来,头顶的太阳仿佛被一大块乌云遮住了,一丁点光线都透不下来。马程峰抬头一瞅,头顶上哪里有什么乌云,分明一块巨大的黑布遮住了阳光,那黑布极大,大的都没有边际了,把整片山谷都遮了个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