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49章 装X者遭雷劈

第2049章 装X者遭雷劈(1 / 1)

眼看着马程峰和老瞎子就要走出了他的视线范围,江二姐手腕一抖,只听得哗啦啦一阵杂乱声响传来。无数根绣花针从她袖口中落下,她十指间全部夹住,双眼圆瞪,体内迸发出无穷的内力,瞬间把将近200枚绣花针全部飞了出去。

马程峰和老瞎子也听到了那无数绣花针飞来的声音,身后空气中,仿佛无数只小虫子正在蜂拥而至,马程峰一回头,吓的差点没哭出来。只见夜色中一大片白点正暴风骤雨般地飞来。我的妈呀,太多了,就算他马程峰有天大的能耐也躲不过去呀!那简直是铺天盖地,好似一股银色旋风似的。

“啊?”他大惊喝道。瞳孔中应着一片白点,白点的光芒越来越大,最后一双乌黑色的瞳孔已经被晃成了银白色。

“江二姐?你?你竟下此毒手?”马瞎子悔不当初呀!这老娘们太狠了,都使了杀招了?马瞎子刚才虽能接住程峰甩出的暗器,那时候他还沾沾自喜呢。可此刻,数百枚绣花针他怎么接?三头六臂怕也接不住呀?

“无量天尊……”突然,璀璨的星空中射下一道七彩幻光,一个白须老道从天飘落而下。七彩拂尘轻轻拂过,无数幻光好似一双无形的大手般竟在半空中直接把数百枚绣花针全部挡了下来。

哗啦啦……阴阳玄道落地后,轻轻一甩手中的七彩拂尘,拂尘长穗里卷着的银针全部应声落地。马程峰不光手速快,眼睛也尖,在无数银针落地的一刹那,马程峰的目光一扫而过已经数清了,一共是199枚!

“啊?玄道?晚辈马啸风见过师尊!”马瞎子已经感觉到了刚才阴阳玄道从天而降的那强大气场。他眼瞎心不瞎,这个世界上,除了阴阳玄道之外已经没有人可以有这么惊世骇俗的本领了。就连几日前他在承德见到的普慈大师也不行。几十年前,普慈大师的修行还跟阴阳玄道对等。可现在,这妖道也不知修炼了什么旁门左道的邪术,早已成为半仙之躯,不能同日而语。

“呵呵……马啸风?贫道记得你,多年不见你这身子骨还是这么硬实,不错不错,危难关头知道扶持盗门后裔,这才不枉我当年指点迷津。”阴阳玄道捋着花白的胡须笑道。

“你这个牛鼻子老道,怎么又来了啊?”马程峰对阴阳玄道这几次出手相处并不领情。

“程峰休得胡说,你知道他是谁吗?快跪下叫师尊!”马瞎子十分激动,浑身都在颤抖。

“好了好了,啸风啊,你带这俩孩子先走,贫道有话要与江二姐说。”阴阳玄道眉宇之间透着仙风道骨之气,手托七彩拂尘站在原地挡住了江二姐。江二姐若再想为难他俩那就得过他这关。

孩子们总说,谁谁谁是终极大boss,阴阳玄道就算是了。江二姐确实厉害,辽东药仙,真正的世外高人,但是跟阴阳玄道比起来,一个是人,一个是仙,怎么比?

“哎,晚辈拜别师尊!”马瞎子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拽着马程峰就走,只留下阴阳玄道讪笑着面对江二姐。

待二人走远,身影消失在了密林尽头,阴阳玄道突然一皱眉头,咧着嘴哎哟地怪叫了一声。

“我说江二妹,至于吗?你竟对两个晚辈下此毒手?你这暴雨梨花针有毒?”阴阳玄道左手捂着自己的大腿肚子,脸上汗如雨下。

原来是他刚才装逼装大了,200枚银针他只接住了199枚,还丢了一个,那枚就打进了他的大腿肚子里。也幸好是他帮程峰挡住了这些毒针,他修为高,内功深厚,可以扛过一阵子,要不然换成马程峰和那瞎子估计就命丧当场了。

江二姐脸上表情十分复杂,这阴阳玄道是何许人也呀?曾几何时,她红绢一门归顺关东的常胜山,就已经是隶属盗门麾下了,人家阴阳玄道是盗门的开山鼻祖,按照辈分她也得叫一声师尊。这就是江湖规矩,再大的错,人家辈分比你高,你也得尊尊重。

可江二姐是个倔脾气,明知道自己犯了大过,却不承认,阴沉着脸低着头也不说话。

“哎哟……你这什么毒呀?怎么犹如万箭穿心一般?你这娘们心狠歹毒,哼!早知今日,当初贫道就不该放了你!”阴阳玄道只觉得现在自己头重脑轻的,他赶紧盘腿坐下运功逼毒。

“我……我也不知道您还要为他们俩出头啊?”江二姐低着头解释说道。“我这儿有解药,喏?”江二姐从怀中掏出了个紫色的小瓶子,小瓶子里装满了不知名的药粉。

“哼哼……贫道还得多谢你美意呗?好了,不必不必!”阴阳玄道调动起体内真气,无数浑厚的气劲顺着他的筋脉传到了大腿,然后那小伤口内的毒针被迅速逼了出来,几滴毒血也顺着伤口处流了出来。他长嘘一口气,收工!

想来这贼老道一辈子可没吃过谁的亏,这还是第一次遭人暗算呢,不过谁让他非得装逼呢?面子现在有了,可罪他也受了。

“玄道,你来干嘛?怎么?你是怕我欺负你的徒子徒孙吗?”江二姐掐着腰质问他说。

“呵呵……贫道若不来他俩小命都丢了,这还不叫欺负吗?江二妹,你这又何必呢?别人不知贫道晓得,你恨的不是他们,而是功耀吧?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何必呢?别跟自己过不去了。”阴阳玄道走上前去,还不忘从那一条蛇女尸体中拽出一枚蛇胆,视若珍宝般扔进了自己的酒葫芦里。

“随便您怎么说好了,我已经做下了,知道不是您的对手,几十年前您可以把我留在这里,现在照样也可以杀我。”江二姐不卑不亢地说道。她仰着脸都不正眼瞧玄道一下。

“呵呵……有趣有趣,江二妹你知道吗?这辈子只有你敢这么跟贫道说话。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这脾气就不能改一改吗?”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