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39章 又一条蛇

第2039章 又一条蛇(1 / 1)

“你这小子也就是命硬吧,不过命硬也不能这么胡闹呀?一旦十二蝰仙死了,乌骨峰里的东西可就跑出来了。你们俩哟,迟早逃不出一死。”

马程峰一愣,心道,这江二姐到底是什么人?她好像也知道乌骨山的秘密,难不成她与这顺治龙冢有什么关系?

“呵呵……小伙子,你不要这么看我,是谁指点你来的我心知肚明,这个贼老道,自己不愿出手就派他的徒子徒孙来掘坟挖墓,他真是煞费苦心了!”江二姐言语所指自然是阴阳玄道。

“前辈认得玄道?”

“认得,那贼老道就算化成灰我都认得!小伙子,看你这身手肯定是盗门人吧?”这老太太眼睛毒的很,马程峰看不透人家,认可可是早就把他看透了。

“算……算是吧。”马程峰回答的含含糊糊。不过看目前的情况,他的确也只能算半个盗门人。他是纯粹野生的,虽然是马二爷的亲孙子,但是祖孙二人没有什么感情在,更甭提那挨千刀的爷爷照顾了。若不是命运把他逼到这份上,马程峰还真是乐得清闲自在,自己孤身一人独创江湖多逍遥?

听她这话里意思,这江二姐跟盗门之间多少还有些恩恩怨怨没有化解。“前辈,可小曼与盗门并无关系呀!求前辈一定要救她!”

“小贼子,这还用你说嘛?做好你的事!又来了!”江二姐头也不回一下,随手一推,袖口中好似一道气旋被她推了出来,直接把窗户板给打了下来。

哎哟,马程峰皱了下眉头,这江二姐好身手啊,这可不是普通人能练成的功夫,随手一打这就是硬气功了。这种硬气功估计没有五六十年的功力都练不出来。放眼整个江湖,马程峰就只听说过万人敌马福祥会这种气功。

小小的一个丹东凤凰山没想到住着这么厉害的高手!真是藏龙卧虎!

荒野密林中,那诡异的沙沙声再度传来。他抬头一瞅,树林子中,又是一个白影晃悠过来了。片刻间,那白影走到了马程峰面前,竟然又是刚才那个白衣长脖子女人。马程峰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呢,刚才自己明明一剑把她砍成了两截,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她那条大长脖子上根本没有刀痕。

“你……你……你是谁?”马程峰指着她问道。

“江二姐在家吗?”她开口又问了跟上次一样的话,若不是亲眼所见马程峰真的难以相信。

经过上次与那蛇女的搏斗,马程峰也有了经验,这次,他没有再给它机会,一步冲了上去,举起长剑就砍,只不过这次马程峰有经验了,转瞄这蛇女的七寸方向刺。

蛇女身体柔软无比,体内根本没有骨头,躲过几剑后,身上的皮肤已经被剑芒所伤,皮肤下露出了蛇鳞。她伸出蛇信子,发出咝咝声警告着马程峰不要靠近。

马程峰没有给她机会,又冲了上去,瞅准了,一剑刺穿她胸口下的七寸位置,蛇女尖叫一声倒了下去。他以为如果这女子是蝰仙所化,那么死后肯定就会像那些神话故事中说的那样,被打回原形。可这蛇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鲜血不停地顺着胸口喷涌而出,但依旧是女人形态,没有丝毫变化。

奇怪,莫非她还没死?或者这本身就不是什么蝰仙所化?而是一种畸形人?他没敢太靠前,伸出长剑,用剑尖戳了下蛇女的尸体,尸体还是一动不动,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渐渐的,它胸口要害处的伤口内血流尽了,就开始往外流黄色液体,这应该是胆汁,她彻底死透了!

马程峰见这蛇女死透了,也就没有在意,他转身想推开窗户板瞅瞅常小曼现在情况如何。这边,刚一回身,突然他就觉得身后一股寒风袭来。这种感觉不是言语可以形容出来的,只是一闪的念头。

马程峰轻功了得,这小子灵活的好似一只猴子。长剑顶住地面向上一挑,借着惯性就弹飞了出去。他的身子轻盈地飞在半空中,回头一瞅,地面上躺着的那个蛇女的脖子已经伸了起来,它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张着大嘴,口中露出森森獠牙。

口中吐出一股液态烟雾,烟雾洒在刚才马程峰站立的位置,顿时,地面上的花草竟被腐蚀成焦黑色。幸好自己反应快,要不然现在能不能保住命不好说,至少是毁容了。

这蛇的心眼也太多了,竟然学会诈死了。可他明明已经刺穿了她的蛇胆,怎么可能不死呢?

马程峰落地后,再不敢轻易靠近那蛇女了,那蛇女就这么半倒在地上,仰着大长脖子恶狠狠地瞪着他,看来她现在不死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体内的血早已流干。她的脸色跟寻常人不同,普通人临死之前脸色肯定是惨白惨白的,而她的脸色则发土灰色。越来越暗淡。

一人一蛇站在这儿就这么对峙了能有十来分钟,这之间,那蛇女一直不动弹,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吓的马程峰也再不敢放松警惕了,也死死地盯着她,生怕一个不留神再让它有机可趁。

时间长了,马程峰纳闷了,这蛇女一直注视着自己是怎么回事?就算是蛇幻化成人也有眼皮呀?不可能不眨眼吧?想到这里,他低头捡起一块小石子飞了出去,马程峰指力惊人,石子击中蛇女胸口后坐力很大,直接把她打翻在地。

她死了,确实是死了,倒在地上已经没有知觉了,想不到她竟然临死之前还有如此狠辣的杀招。马程峰长出一口气,总算又闯过一关。也不知道屋里边的常小曼现在怎么样了。

“前辈,又死了一条。我朋友怎么样了?”他问道。

屋里没有人回答他,昏黄的油灯光线顺着木板缝隙溢出。马程峰回手推开了窗户板一瞅,常小曼着身子,身上糊满了草药,还是倒在炕上沉沉的昏睡着。而江二姐竟然就躺在她身边,俨然已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