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37章 蛇女

第2037章 蛇女(1 / 1)

“江二姐在吗?在下有事求见。”那白衣女子又喊了一句。她的声音可是标准的女性声线,不但可以确定性别,而且这声音十分妖媚,含糖量极高,听的马程峰直打了个哆嗦。

“前辈,她在叫您?您是江二姐?”马程峰回身把脑袋伸进窗户里问她道。脑袋刚伸进去,又赶紧缩了回来,非礼勿视!江二姐已经把小曼身边衣服脱了下去,看的马程峰都快喷碧血了,幸好先知确定了江二姐的性别,若不然,他恨不得在了他!

“别多话,小伙子你记住了,今夜不管是谁都不许靠近我这屋子,如果你倒下去,我与你这小情人也就没命了!”

马程峰点了点头,这就有底气了。既然这来历不明的白衣女子与江二姐非亲非故,那自己要真是失手宰了她也就不必自责了。他是个思想很传统的人,从来不跟女人动手,不过这次是个例外。

马程峰蹲下身去,紧了紧系在自己大腿伤口上的“绷带”,他咧着嘴邪邪一笑,淡定道:“这位大姐,既然人家不想见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我要是你就赶紧走。”

白衣女子看了看马程峰。人在集中精力注视一个事物的时候会有一个习惯,就是微微探身,脖子向前点一下,不过人的脖子比较短,一般情况下,做这个动作很少有人能注意到。但这个白衣女子脖子出奇的长,都得有四五十公分那么长,她注视着马程峰,长脖子不自觉地就往前探了一下,而且她的目光十分毒辣。并不是说眼神多可怕,而是……

马程峰拥有一双鬼瞳,在夜间或黑暗的环境中时,只要他想用自己超人的视觉探知常人所无法探视到的极限时,他的双瞳会扩大,乌黑的眼仁充斥满整个眼睛。如果是一只可爱的猫儿,可能大家会觉得这种眸子挺正常的,不过换成是个人,那多少有点诡异了。

再瞅瞅这个白衣女子,他注视人的时候,双眼中的瞳孔跟马程峰恰好相反,没有向外扩散的趋势,却向内收缩,最后变成了个小黑豆。离的距离远点看,就好像眼睛里一点眼仁都没有似的。

马程峰被她这么一盯,立刻明白咋回事了,虽然二人的眼睛不同,但是他懂,这女人的已经用她的一双眸子锁定了自己。这是猎鹰和蛇类捕猎前的准备。

马程峰右脚斜跨,腰身尽量放松,他的后脊梁骨微微弯了下来,瞬间也化作了一只准备捕食的猫儿。只要对方稍有异动,他的这敏捷躯壳立刻就会弹开。

“咝咝……咝咝……”白衣女人张开嘴,口中竟然伸出一条细长的舌头,好似蛇一样发出异响。

“你这妖精,哼哼……”马程峰已经摆开了架势,尽管不知道这蛇女到底有什么能耐,可自己的身手也不是盖的,想在自己这儿占便宜,那就先尝尝自己手中短刀的厉害!

白衣女子开始动了,她穿了一套白裙,是长裙,裙摆遮着脚面,马程峰无法看清她是不是像那晚中邪的老刘头那么弧形线路走道,不过,这女子走道时候裙摆是一点都不动弹,就好像她整个人是贴着地皮漂移似的。

她的双脚藏在长裙下,在地面上挪动着,她围着马程峰转着圈,本来个子就高,再加上这条大长脖子,马程峰看她都得抬着脑袋。她围着马程峰不停地打量着,却也不敢轻易靠前上来。

马程峰是个纯粹野生的,这小子虽然没正儿八经的系统学过格斗术和各门各派的武功,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敌不动我不动,现在这种时候,谁第一个出手可能就会露出破绽。再说了,他的目的是拖到天亮,现在还不知这蛇女的底细,万一自己力敌不过,可不是要连累了屋中的小曼吗?

那女人围着他一圈一圈地转着,几次尝试想把那大长脖子探过来,可伸到半空中,鼻子嗅了嗅,又瞬间缩了回去。

哦,明白了,她肯定是嗅到了雄黄味了。

他是个准飞贼出身,当贼的哪有一个是善良之辈,程峰见这蛇女走到了自己身侧,这边属于一个视觉盲区,刚好那蛇女面前有一棵枯死的小树挡住了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马程峰手指间掐着一块小石子,这是他的看家绝学了,他坏笑一下,指尖一弹,嗖地下那小石子就飞了出去,马程峰指力惊人,这么近的条件下,若是小石子打中了人,估计非死即伤!威力绝不亚于一颗子弹。

小石子急速飞了出去,就在小石子马上要击中那女子右眼的时候,就见那白衣女子的长脖子往左边一躲,石子顺着她湿漉漉的头发竟然划了过去。马程峰大骇,这蛇女果然厉害,扪心自问,如果是自己打出来的暗器让自己躲的话,恐怕都躲不过去。她的反应这到底是有多快呀?

这么一来,马程峰就属于主动挑起了这场战斗,蛇女脖子往左边一歪,身子惯性似地就向前压了过来,她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已经冲到了马程峰面前。

“啊?”马程峰叫了一声,不敢犹豫,挥舞短刀砍了下去。

马程峰的功夫自然不必多说,连无双跟他都占不到便宜,若是常人,绝对无需再用短兵相接了,光是刚才那颗暗器已经决绝战斗了。这女人的身子极其柔软,短刀确实锋利,可根本砍不到人家,白衣女的右手打折弯似的顺着马程峰的短刀竟然爬上了他的胳膊。

她用自己的一条胳膊锁住了马程峰的一条胳膊,而且,这条弯曲的手臂正像一条蛇一样爬向马程峰的身体。而且她的这条柔软胳膊一边往上爬,一边加大了力量,一点点把马程峰的胳膊缠的紧紧的。

程峰手臂上被缠住有些吃疼,只好松开了短刀。短刀一落地,马程峰等于失去了兵器。而且这女子越靠越近,那条大长脖子已经伸了起来,张开嘴,吐出细长的蛇信子要下来舔马程峰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