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34章 荒林小屋

第2034章 荒林小屋(1 / 1)

可这次效果出奇的好,那几个小子倒在地上疼的咿咿呀呀直叫。就连马程峰都看啥了。

他心道,这咋地了?自己啥时候功力见长了吗?

肯定不是他功夫见长,而是这几个小子心不齐,都不敢往上冲,正好借这个由头。

程峰再次背起常小曼,一瘸一拐地朝着密林中跑了出去。这群家伙刚才受了惊吓后趴在草丛中连脑袋都不敢露。给谁机会你也别给马程峰机会,这个小贼只要有一点空荡被他钻了,你再想抓他可就难如登天了。马程峰背着常小曼,咧咧歪歪地跑进了那片黑林,林子里一丝光线都没有,就算这群人追进去,估计也抓不到他了。

马程峰不敢停下脚步,一头扎进密林中已经没有什么时间概念和方向感了,最后跑到自己筋疲力竭才把常小曼放下。

他受伤的腿已经麻木了,腿上的肉和裤子全都是红的,鲜血顺着腿流到脚上,右脚鞋里边黏糊糊的。

“嘶……哎哟……”大难逢生,这才知道什么叫疼。

“小曼?你还好吗?”马程峰推了推常小曼,常小曼的体温虽然恢复了,但依旧是倒在地上没有任何知觉。他小的时候也住在乡下,亲眼目睹了自己同村的一个老乡被毒蛇所伤的一幕,昨天还对自己有说有笑还安慰家人说自己没事呢,可就是睡了一宿,第二天就没有睁开眼睛。蛇毒的可怕简直难以想象。

可这荒山野岭的,又去哪寻解毒的药草呢?现在别说找解毒的药草了,身后的追兵都不知道甩没甩掉,这可如何是好。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歇了大概几分钟,气息也喘匀了,头脑逐渐冷静了下来。他的双眼瞳孔与这夜色同步,瞳孔中射出诡异的光,那诡异的光洒在密林中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在林子东边,他隐约看到了一个小木屋的轮廓,屋里好像还亮着油灯。

可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住在这里呢?姑且不说这里没有电,入夜后难道就不怕野外的猛兽吗?

顾不得那许多了,只要有人就行,当地人常在林子里走,也许认得这种蛇毒,知道什么药草可以解毒,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啊!!!”马程峰拼劲最后一丝力气,艰难地把小曼又背了起来。背后犹如背着千钧重担一般,可就算再重他也得坚持下去,这是常小曼的最后一丝希望。刚刚还跟自己有说有笑,还是自己的狗头军师,还跟自己谈情说爱托付终身的女人,他绝不能再失去这个亲人了!

他全凭着一股精气神,坚持着把常小曼背了过去,那小木屋很背,若不是马程峰有这双鬼瞳,寻常人根本找不到这小屋的存在。小屋前是个水塘,水塘上架着一个木板,马程峰一只脚踩上去,木板立刻吱呀起来,好在他会轻功,要不然两个人的重量都足以把这木板压断了。

“有……有人吗?有人吗?”他不敢太大声喊,生怕喊声引来汤疤子的追兵。他放下常小曼一瘸一拐地冲上去拍门。

不知为何,刚才离远了看,这间小屋里亮着油灯,可等马程峰靠近了却发现小屋里一点光都没有,而且小屋里外散发着一股霉味儿,小屋房檐上布满了蛛网,许多瓦片都早被大风吹掉了。看样子这小屋好像已经有几十年没人住过了。

那刚才自己看到的光是什么?难道是自己的这双鬼瞳出现了幻觉?马程峰又把手收了回来,既然这里没有人,他就得迅速作出决定,他能等,常小曼可等不了,迟片刻,小命就得交代了。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继续带小曼走的时候,突然,小木屋里再度亮起了昏暗的光线,随之,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是谁呀?”这个声音无法形容,只能判断出他是个老人,他的性别,甚至这声音的源头到底是哪里都无法判断,太诡异了。

马程峰听到这个声音也是愣了下,然后随手就从腰间把短刀拽了出来。“不好意思,我和朋友路经此地,我的朋友被毒蛇咬伤,请问可以借住一夜吗?”

“哦……”那个苍老的声音答道。然后昏黄的灯光慢慢靠近门前,每一束光线都顺着小木屋上的木板缝中渗出。

吱呀呀……木门被一只苍老大大手推开了。那是一个老人,老人弓着身子,另一只手托着一只蜡烛,他满头白发,脑壳正中间还有些秃顶,一头白发长的遮住了整张脸,马程峰想看都看不清楚。

老人微微抬起头,打量了一眼程峰,又看了看他身后靠在树上的常小曼,身后是一串血迹,马程峰走了一路,血就留了一路。此刻,他脸色惨白,目光坚毅,手持短刀,正在恶狠狠地盯着老人看。

“老人家,求您救我的朋友!”马程峰语气十分坚定,这不是求,哪有求人这口气的?手里还拎着刀?

马程峰虽然也是咱这本书末尾的一个主角,可咱这本书里,主角都不是啥好人,不管无双,还是马程峰,哪一个也不是寻常老百姓,身上都带着邪气呢。

这老人没的选择,必须得救人,如果他不救常小曼,恐怕他也绝活不了。马程峰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不管常小曼,为了常小曼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小伙子,你受伤了?你需要止血。”老人一只手撩开头发露出了那张脸。

这张脸怎么形容呢?是一张人脸没错,看着也不吓人,但就是说不好是什么感觉,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儿。马程峰盯着老人的脸看了许久,一句话也没说出来。马程峰有一双鬼眸,这鬼眸可以看破一个人的灵魂,是善是恶一眼就能分辨的出。

马程峰目不转睛地看着老人,但无法分辨出他的善恶,甚至连他的性别也分辨不出来。

“老人家不要管我,先救我朋友!她被毒蛇咬伤了。”马程峰现在没的选择,也许回过头,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得撞上汤疤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