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30章 奇怪的法事

第2030章 奇怪的法事(1 / 1)

这家伙竟然有这种心思,岂不是已经成精了嘛?但它个头不大呀?最多也就是跟这个小和尚一边高,一米六七那样。

想到这里,马程峰心中大骇,对呀,它刚才站立而起跟那小和尚比高来着,这家伙要吃人!!!!

那小和尚还傻愣愣地跪在地上祈祷呢,天知道这小子想着哪家的大姑娘,没准正寻思着让这四脚蛇保佑他明儿晚上跟大姑娘滚苞米地也说不定。马程峰双眼圆瞪,直接抽出短刀,嗖地下就甩了出去。

只见得四脚蛇弓起身子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对准小和尚的光头就要咬下去了,突然身后一抹寒光闪现,短刀径直把舌头削了下去,舌头落地后滚了几个跟头,滚到了小和尚脚下。

马程峰这暗器的功夫都是从“盗经”中学的,手底下功夫是又快又狠,飞到甩出去一丁点动静都没有。小和尚跪在地上,脑袋压在地上,连正眼都不敢瞅一下那四脚蛇也不敢,丝毫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

一滩粘稠液体泼洒而下,小和尚是个光头,那粘稠液体淋到头上时就觉得冰冰凉凉的,蛇血凉,腥气重,他下意识抹了一把脑门,这一摸不要紧,差点没吓昏过去。再抬起头,刚好看到那颗蛇脑袋滚到了自己脚跟底下,吓的他妈呀一声直接尿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大仙,不关我的事啊!真的不关我的事。”他嘀嘀咕咕着,还以为是自己不诚信,四脚蛇故意吓唬他呢。

“哎?小秃驴,看你那点出息吧,哭个屁呀?”马程峰和常小曼走过来,捡起地上的短刀,他在袖子上擦了两下对那小和尚说道。

小和尚回头一瞅,是一对青年男女,这种时候甭管来的是好人坏人,多个人就多点阳气也能给他壮胆。“二位施主,罪过罪过,小僧刚刚不知如何得罪了蝰仙,怎的让它身首异处?你们可要为我做个证,不管我的事呀!”

“是不关你的事,这家伙是我砍死的。”马程峰一把手把小和尚拽了起来,然后往出一送,把他扔出去五六米远。

为啥要这么做呢?这蛇跟一般的生物不同,它的生命力远比其他动物强,一般的蛇类被削去头颅后,都能再存活一定时间,而且,身体与头颅的生命形态是分开的,往往头颅依旧有自我意识存在。比如,它看到了猎物或者对自己有危险的事物靠近,依旧会去咬。

这小和尚傻傻地瘫软在地上不知道它的厉害,马程峰赶紧把他弄走。那条白蛇双眼的光芒没有散去,口中的蛇信子还在吐着。

“你……是你杀了蝰仙?罪过罪过,施主你闯祸了!”小和尚不依不饶地数落着马程峰,估计他也就是个和尚,要不然恨不得扑上去把马程峰给生吞活剥了。

“闯祸?闯没闯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刚才若再慢上一点你的小命就不保了。你知不知道你拜的是个啥玩应啊?你是个和尚,怎么能拜五仙?你就不怕让庙里的师傅知道吗?”马程峰质问他说。

“我……我……?”小和尚哑口无言。人嘛,只要是个活人就都有一己私欲,别说什么信仰不信仰,就算是庙里的和尚肯定也要分三六九等的。

如果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不公,人人平等,那也就不会有那些歪门邪道的手段了。“问鬼”也就是这么产生的,完全是为了人的一己私欲。不过这小和尚一直以为他拜的是个什么仙,其实却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白蛇,至此它还不知道马程峰是救了自己一命呢。

“白仙乃是五仙中最邪的,命不够硬没人敢拜五仙,小和尚,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说,到底怎么回事?”马程峰逼问他说。

小和尚吓的浑身瘫软,刚才险些丢了性命不说,如果马程峰把这事跟庙里的师傅到出,恐怕他就要被撵下山去了。被人抓住了尾巴自然是不敢炸毛。

常小曼给马程峰打了个眼色,示意让她试试,女孩子说话有分寸,不像程峰那么咄咄逼人。

“小师傅,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呀?要是有什么麻烦就跟我们说,我们都是虔诚之人,只要能帮定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小和尚扭头看了看马程峰,见马程峰依旧板着脸,吓的他也不敢说话。常小曼狠狠瞪了眼马程峰,马程峰只好勉强笑了笑,笑的十分僵硬,比哭还难看,他这辈子唯独对着常小曼的时候会笑。

“如果你有什么麻烦就跟我们说。你放心,今晚之事我们会为你保密的。”马程峰给他宽心说道。

小和尚告诉他们,几天前庙里来了伙人,这伙人给了庙上不少香火钱,说是要做场法事。还不仅仅是他们这一个小庙,几乎请了凤凰山所有庙观中的和尚道士,他们出手阔绰,一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那天这小和尚不小心得罪了那伙人的头目,其实没多大的事,也就是扫地的时候刮了人家一身灰。那家伙不依不饶地连骂带打,最后把小和尚欺负的哇哇大哭。最后师傅非但不怪罪那几个人,竟然还指着鼻子骂他的不是。

小和尚受了委屈,这才大半夜偷偷摸摸地跑来找传说中的蝰仙“问鬼”,希望蝰仙可以帮他报仇。

“那人是什么口音?”马程峰问他。

“好像是北京话,儿话音挺重的。”小和尚回忆说。

“是不是跟我现在说话口音很像?”马程峰在承德呆了不少年,会说一口地道的承德方言。这小和尚自小就在庙上长大,自然分不清承德话和北京话的区别。细细一听,他点了点头。

“他脸上有刀疤是不是?”马程峰又问。小和尚又点了点头。

不用说,这个长相,还有这蛮横的劲儿肯定就是汤疤子无疑,原来这家伙早就来到凤凰山了,只是为何一直以来他不露头呢?他在暗地里捣什么鬼?是不是凤凰山攒云峰的古墓与这场法事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