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28章 烧黄纸

第2028章 烧黄纸(1 / 1)

马程峰是个强大的敌人就算他们三个一起冲上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救他们老大,日后有机会再跟着小子算账。

待他们走远,马程峰和常小曼从苞米地里钻了出来,朝着凤凰山方向跑了过去。汤疤子估计一会儿就得醒过来,他们必须赶在汤疤子之前到达攒云峰。

一路上无话,三个小时候,二人已经到达半山腰,山路上隔着一层云雾,这层白雾把凤凰山分割成上下两个部分,上边是天堂,下边是人间。

一路上也经过许多庙观,最为炸眼的就是门口立着的那些古老的堂子,他们白天时来过,常小曼见到堂子里供奉着古怪的神像,似人非人似蛇非蛇。不知为何,凤凰山上所有的庙观到了晚上后都紧闭大门,院里边一声都没有,好像他们已经在这么多年来形成了一个习惯,日落既息。而庙观前每个用古砖堆砌而成的奇怪香堂前全都点着两根蜡烛,烛光幽咽,二人经过时带来一股风,吹的烛光不停摇晃,最后还是没有灭。

“奇怪,我怎么觉得这些古老的堂子气氛有点不对劲儿呢?”马程峰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小庙门前的堂子说道。

“白天咱就看过了,里边供奉的可能是邪仙,入夜后肯定氛围不对劲儿呀?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常小曼没在意。

“不是那么简单的,这是一种气场,你不觉得白天经过的时候后脖颈子发毛吗?而现在,都到后半夜了,按理说如果是邪仙,它的法身邪气肯定比白天重。但现在我却没有感觉到它的任何气息。”马程峰跟无双一样,都是好奇心很重的人。

他见庙门紧闭,走上前去拿起那蜡烛对着堂子里照了照。

“哎哟?”他咂嘴惊讶道。惊的不是堂子里有什么妖魔鬼怪,而是这仙堂之中什么都没有了!那似人非人,似蛇非蛇的古怪仙像消失了!马程峰回头看了看常小曼,小曼说白天咱们也没有每个堂子都挨个看过,兴许是这个堂子里的仙像本来就丢了呢?

“不可能,既然堂子里的仙像丢了,为何还要点蜡烛呢?香烛元宝这是供奉神明的。”马程峰解释说。

二人见此场景均是一头雾水,他们又顺着山道往上走,凤凰山上大小庙观十来座,每个门口都立着这么个仙堂,可现在,仙堂里供奉着的仙像全都消失不见了。

如果说是被盗也有这种可能性,但它虽然年代久远,可这仙像并没有什么讲究,不值什么钱,谁会傻到来偷这玩应呢?再者说了,既然仙像丢了,那些和尚道士的为何还要给他们点蜡烛?

马程峰说这些门前的仙堂肯定是有说法的,是山上道士和尚口中的禁忌不足外人道也。看来这些与攒云峰的顺治龙冢都有关系。

二人想了半天也没研究明白这个仙堂到底是怎么回事,正犹豫之时,突然就听身边的这小庙里边有动静,可能是一个和尚晚上吃坏了独自憋不住出来拉屎了吧。马程峰拽着小曼躲到了树后,偷眼观瞧着。

吱呀呀……庙门推开了,那和尚岁数不大,可能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小和尚伸出大光头先是看了看,看这表情贼眉鼠眼的就跟要准备偷谁家孩子似的。见庙门口没人,小和尚手里拿着一沓子黄纸跑过来了。

“他要干嘛?烧黄纸?这不像是和尚该做的呀?”

别看咱们中国祭祀或者是祈福都要烧黄纸,但各位仔细想想,在庙里边,再虔诚的佛教信徒也不会给佛爷烧黄纸。因为这种做法本身就不是佛教里的,而是道教中的。黄纸有两个作用,主要是用来与那些不属于阳间的东西做媒介沟通的。

比如在道教中认为,死人下了阴曹地府以后,生活跟活人一样还是要照旧,一切都得花钱,这钱是从哪来呢?就是自己生前的亲人烧去的。以前有一种说法,说不一定非得烧黄纸死人就能得到冥币,烧黄纸只是一种表达方式,最重要的是烧黄纸那人的一片孝心和慈心,当你心中没有任何依托的时候,你烧多少黄纸下边的亲人也得不到。

而你心系亲人,下边的亲人可以感觉到你的孝慈,这样才能收到。

在道教的说法里,鬼神,精怪都不属于人世间,鬼神生前都有亲人,那精怪没有亲人,唯一通行的货币谁给他们呢?那就要看它有没有积德了,如果救过人,行过善,自然有人给他们烧香烛元宝。

他既然是个和尚,怎么会拿着几张黄纸出来烧呢?看来他肯定是瞒着庙里的师傅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不然也不至于心虚,莫非是犯了人命官司?可这小和尚虽然看起来贼眉鼠眼,但也不像是敢杀人的呀?

“咱们先看看再说。”马程峰捂着常小曼的嘴,二人把身子压的很低,他是个潜伏专家。

小和尚贼头贼脑地看了两眼,确定庙门口没人后钻了出来,他走到那仙堂前跪了下来,头如捣蒜般不停地磕着,一边磕头一边最里边嘀咕着什么东西。不过距离有点远,马程峰听不清。

嘀咕完就点着了这几张黄纸,黄纸被一股旋风刮着朝半空中飞。马程峰听无双说过,这就代表有人来收钱了。

光头小和尚眼巴巴地望着那及张黄纸燃着火光越飘越远,终于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然后他在堂子前插上两炷香点了点头,就跟在虔诚祈祷似的。做完这些,那小和尚并没有着急回去,而是躲到了半开的庙门后,偷眼观瞧着。

夜色悄声无息,山林中死一般的寂静,双方都躲藏在阴暗的角落中焦急地等待着。

又过了会儿,林子里起风了,原本东北的夏风吹在人身上十分舒畅,但这股风刮的可挺邪,刮在人脸上几乎留下一层冰霜。马程峰紧紧搂着常小曼,二人觉得四周的气温好像瞬间降了好几度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