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25章 原来是他?

第2025章 原来是他?(1 / 1)

“原来勺子沟下的那地眼名叫玄阴洞?那他说七彩金凤翱翔而起,是不是说的就是咱俩放出了铜门内的凤凰?凤凰飞走了,所以攒云峰下的顺治爷龙冢就开了?”常小曼手里捧着那片九阳笺,视如珍宝一般,不过这宝物她肯定是舍不得卖,虽然已经写上了改天换命的字句,但它太有收藏价值了,全天下恐怕也找不到几片。

“攒云峰下龙冢重现人间?哎呀!我懂了!他故意把这片九阳笺留给咱俩看的!原来,顺治爷死后之所以没有埋在凤凰山是因为凤凰山取的是金凤祥瑞之气,并非龙气九五之尊不能葬在凤穴中?”马程峰终于猜出了问题的本质。

“那你想过吗?如果九阳笺上写的都是真的,那九命谷中八口棺材里的尸体是谁?那个老头又是谁?墓室中的那件铠甲又是谁的?咱俩带回来这把剑叫乌骨长剑,乌骨剑是何人的兵器?为什么说要给你呢?”一连串的问题也把马程峰给问蒙圈了。

是啊,这乌骨剑削铁如泥,未必比无双手中的寒血刃差,这么好的一把古剑,为什么阴阳玄道说要给自己呢?自己跟他非亲非故的。

“算了,没必要为这些苦恼,你说咱俩接下来是去攒云峰,还是勺子沟?”常小曼问他。他是男人,拿主意的事还是要他来决定。

“我觉得咱们得先去勺子沟,如果玄阴洞中的地眼确实是被石头堵住了,那就印证了九阳笺上所说的,咱们也无需怀疑玄道了。另外,我今天去刘家觉得老刘头还没死心。”

夜色渐浓,马程峰倒在自己屋子的炕上两个眼珠子瞪的老圆。还没到午夜,记得那晚上,九点多时候老刘头和他儿子走丢的。

“奇怪?怎么外边还没动静呢?不应该是这个时间吗?难道这刘家爷俩改主意了?”常小曼站在他门口百无聊赖地等待着。人都好奇,她很想知道,九阳笺到底有没有那么神乎其神。

“他俩爱去不去,不去正好,睡个消停觉。”马程峰伸了个懒腰靠在炕角,用眼角余光撇着乡间小路。

外边的蛐蛐吱吱叫着,听的人直犯困,又等了十多分钟,常小曼终于要坚持不住了,打了个哈欠转身就要回屋睡觉。突然,马程峰腾地下从炕上坐了起来,躲在窗户边望着月色下的乡间小路尽头。只见,两个人影正急匆匆地往老刘家方向跑去。

莫非是刘家父子?看身影又不像,而且老刘头肋骨断了一根,不可能这么快下地走道。

“快点快点,别误了时辰,这老东西怎么说话不算话?几点了,还不出门?妈的,拿了钱不办事,这农村人心眼真特么多。”其中一个小声跟另一个叨咕着。

“老二,小点声,这屯子里边人耳朵尖,这种事能往出说嘛?”另一个捂住了他的嘴。二人奔跑的速度很快,眨眼间穿过了马程峰的窗户急匆匆地朝老刘家那边去了。

“你咋地了程峰?”小曼看程峰急匆匆的样子问道。

“小曼,你在屋里呆着别出去,刚才我听到窗户后边有人说话,说话口音不是辽宁人,好像好像是承德口音。”马程峰也算是李大海手底下的左膀右臂了,虽然很少在承德市里呆,不过对承德口音很了解。承德口音属于北京话的一个分支,儿话音不那么重,听起来没有北京四九城里的那股顽劣味儿。

承德人?难道是无双不放心他们,又派来了人?不过无双在承德现在并没有多大的势力。唯一可以用的宁浩也死了,会是谁敢为他卖命呢?显然这些不是无双的人!

但既然又来了一伙承德人,问题的严重性也就可想而知了,小曼没有功夫傍身,被他们发现很危险!他们肯定也是奔着那顺治帝龙冢而来的,这群胡子为了钱啥事都做得出来!

“是不是出事了?”常小曼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

“你听我的话,现在来不及跟你解释,等我回来再细说,记住,千万别出去知道吗?你现在是我唯一在乎的!”马程峰轻轻握住常小曼的手温柔的说道。这种语气,还是他这辈子头一回呢。

“那你自己当心点,我等你!”常小曼点了点头。马程峰嗖地下窜了出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千里一夜行的速度之快不用多说了,想跟着这两个承德痞气还不容易嘛?马程峰远远的就见这俩人钻进了刘家院里。马程峰不敢打草惊蛇就一直躲在他家棚子后边,二人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直接就推门进了东屋。

东屋里很快亮起了灯,传来了老刘头的声音。

“你俩来干啥?我不是说了嘛,我被人盯上了,不能再去勺子沟了!再说莽仙已死,那玄阴洞的风水已被破了。”

“我说老刘头,你这太不老实了吧?当初可是我大哥跟你说的那玄阴洞下秘密,怎么着?现如今只记得那白胡子老道,就不记得我大哥了?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源相报,你可别忘了,你儿子刘大宝以后还得出去干活呢?你要是这么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这话的时候,刘大宝就一直站在炕边上。

他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好像很怕这两个承德人。

乡下人都老实本分,这俩承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估计前些日子也是在城里找到的老刘他儿子。

马程峰听到这里大概明白过来了,阴阳玄道只教了老刘头借运,却没有说出玄阴洞中的秘密。而这两个承德人背后,肯定还有人指使这个幕后指使者好像也知道玄阴洞的秘密。

细细想来,当他第一次受伤想从玄阴洞逃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洞口被人用石头堵住了。如果那一切都是梦,可能这个梦要发生的时间就是在稍后的三个钟头之内了。

“爹,要不咱俩再去一趟勺子沟?白仙都死了,还有啥可怕的呀?”刘大宝真是个孬种,他爹还没认怂他先服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