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19章 鬼画

第2019章 鬼画(1 / 1)

马程峰把常小曼拽了过来,指着那面壁画说。可常小曼没有他的夜视眼,什么都看不清。

“人家都能当上娘娘肯定是万里挑一的美貌,你看他们干啥?快走!一会儿那些东西又跟上来了。”常小曼别说看不见,就算能看见也对这些古老的艺术品不感兴趣。她没有马程峰那么重的好奇心。

“哎?这幅跟上幅几乎一模一样,她……她……”马程峰走了两步,又盯着石壁上的壁画发呆,他看的很入神,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就跟画里的人能走出来似的。“这壁画肯定是出自名家之手,雕刻的人物已经到了可以传神的地步,了不起,看来清初时期还是有不少民间艺人的。”

“哎?咱俩现在是逃命呢!不是让你在博物馆里看展品。”

“不是不是,你没看到,画里的这个娘娘太传神了,尤其是眼睛,我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一副画呀!”马程峰越看越起劲。

那位娘娘应该身着一套凤袍,凤袍上绣了只金凤于胸口处,她腰身纤细,朱唇玉容,一双乌黑的眼睛清透无比,看的马程峰都有些情绪浮躁了。她头上带着旗头,旗头上是美丽的粉色牡丹花,胸口挂的是一串鸽子蛋那么大的东珠。

最让马程峰痴迷的是她那双眼睛,虽然画面中的人是没有任何动作的,但这双眼睛十分清透,仿佛眼中可以传神似的。她嘴角微微上翘,就这么甜甜地冲马程峰笑着,这种美是一种端庄的美,而不是妩媚的美。

“这画……这画不对劲儿!”马程峰瞪大了双眼,壁画中有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诡异。

“人家都说了,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许停下,走吧!这本身就不是咱们的世界呀!”常小曼也觉得马程峰看到了什么异相,但她看不见,又不能确定,只好拽着他继续顺着泉水流淌的方向走去。

石洞左右岩壁上全都是壁画,而壁画中的景象几乎出奇的一致,画的也全都是这位深宫高墙中的娘娘。唯一不同的是场景,她时而庄严地坐在凤椅上,时而站在桃花树下,时而站在紫禁城前,但每一个场景中都只有她一个人。

看她这般容颜,肯定是黄帝比较宠幸的妃子,那为何身边会没有一个人陪伴?别说黄帝了,就连太监宫女也没有一个,这不是太凄凉了吗?

马程峰每走到一幅壁画前都要逗留片刻,他一边看,一边还傻笑着,就跟着了魔似的。常小曼无法理解,画中静止的世界里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他?

马程峰伸出去抚摸着那静止的壁画,壁画中黑乎乎的,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东西。常小曼也好奇,试着伸出手朝他摸的那面石壁摸了下,这一摸不要紧,吓的她赶紧缩回了手。

她刚才竟然在坚硬的石壁上触摸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那种触感很像是人的皮肤,软软的,滑滑的,是女人的皮肤!马程峰对着石壁傻笑着,一边笑,一边把左手伸过去,他的手指正在一点点陷入静止的壁画中,壁画就好像石块橡皮膏似的,被他一碰,就压下去了。

“程峰?这壁画有问题,你别看了!”常小曼使劲儿摇晃着他的胳膊,但现在的马程峰已经看入迷了,耳边根本听不到她的召唤。

他的手已经陷入了壁画之中,里边有一股神奇的魔力,正在把他的身体往里拖拽着,而那力量对马程峰来讲仿佛没有任何抵抗力,让他的灵魂越陷越深。

常小曼心急如焚,这种情况她从未见过,也许是这壁画中有某种毒粉,可以让人的视觉出现幻觉?现在,马程峰看到的跟她所看到的已经不是一个世界了。

她几步跑到泉水旁,用手捧起一汪水,二话不说对着马程峰的脸就泼了下来。这泉水都是地下泉,冰凉刺骨,马程峰淬不及防,被泼了个透心凉,浑身止不住地打了个哆嗦,然后摩挲一把脸,诧异地看着身旁的常小曼。

“没了?没了?她呢?”

“她?谁?程峰,你着魔了呀?你清醒点行不行,这里除了你我还有谁?你是不是看到鬼了?”常小曼赶紧把他从那壁画前拽了过来。

“我……我刚才分明看到她正在朝我招手,而我就站在紫禁城门前,前边是王座,她在叫我过去陪她!难道都是幻觉吗?”马程峰使劲儿掐了把自己,挺疼,这里是他的现实世界。

“我的妈呀,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古老的壁画会成精的呢,别看了好嘛?咱俩赶紧走吧!你难道要永远留在九命谷?”

马程峰再不看去看身边的壁画,低着头,牵着常小曼的手,顺流而下。这石洞走势有些陡,泉水顺流而下,也不知道尽头是何处,不过石洞中一直有凉风吹来,估计它可以通向外界。但石头尽头可是一片漆黑,它就仿佛是连通地狱与人间通道一样。

而所有陷入其中的人,都很难经受住它的诱惑,这里不是地狱,是一面镜子,镜子里就是天堂,没有谁不想留在天堂。但天堂的大门却不是对凡人洞开的,也许当他们决定留下来的时候会发现,那美丽的画面已变得粉碎,取而代之的是那些游荡了几百年的孤魂野鬼!

“咯咯咯……嘿嘿嘿……”石洞中传来鬼魅的笑声,那笑声很甜美,让人不禁联想到童年记忆中邻家可爱的小妹妹。

笑声回荡在石洞中久久不曾散去,每一声都拼命地往你耳朵里钻,让你不想听也不行。马程峰的鬼瞳射出诡异的光芒,可石洞中只有缓缓流淌的泉水,一个人影也不见,那笑声应该不是什么人发出的,而是来自于那静止的壁画中。

他俩捂着耳朵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但那笑声依旧在,因为石洞左右全都是壁画,壁画上画的就是那个美丽端庄的清宫娘娘。

“程峰,你不能听,她不是人,千万别被她的笑声诱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