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12章 水漫金山

第2012章 水漫金山(1 / 1)

他们把罐子里的神秘液体全都倒进了地眼中后,四周依旧没有任何改变,跟刚才一模一样,依旧死一般的寂静,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地眼中没有阴气往出钻了。

二人十指紧扣焦急地等待着,这是他们最后一丝希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最终,这第三层石洞中还是如同人间炼狱一般阴寒。二人绝望地靠在一起,无边的黑暗渐渐吞噬了他们的信念。

“呵呵……”马程峰淡淡的笑着。然后转过身来,双手环住她纤细的水蛇腰。

“喂!马程峰,我一直以为你是好人,没想到你既然跟那些登徒浪子没什么区别!放手啊!有没有点节操?”常小曼脸上滚烫滚烫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发烧,还是其他什么。他虽在挣扎,但却没有推开他。

“这时候还要什么节操啊?完了,咱俩可能真的出不去了。反正是要死在一起的,这算不算是老天爷为咱俩举行的一场冥婚?”

“你这臭小子!我发现你流氓起来怎么这么……你们俩呀,你们盗门没有一个好东西!好吧,今天就算是本姑娘便宜了你。”

二人正说话的功夫,突然就见那脸盆般大小的地眼中射出一道刺眼的金光,那金光就跟马程峰刚才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金光所致,把整个地下岩洞全部照的通明起来。

“完了,看来咱俩真是做亡命鸳鸯了,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马程峰有气无力地抱着常小曼。

“不是!不是!程峰,你听,你仔细听,地眼下边好像有声音?是不是地震了?”常小曼推开他,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仔细聆听着。

地眼下正在剧烈地震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下边爬上来。可就算知道危险就在眼前,二人也已经无需再躲藏了,躲也是无处可躲。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地眼下的东西冲破束缚重归人间。

哗啦啦……地眼下,一道泉水冲了出来,泉水冲击力很大,直接把二人顶出去好几米远。

“不好!地下泉又涌出来了,咱俩会被活活淹死的!”常小曼大喊。这时候谁还顾得上男女间的羞涩,马程峰现在太虚弱了,大水过来第一个就要把他冲走。常小曼赶紧脱下贴身的那件t恤,把她和马程峰紧紧绑在一起。

“算了,既然是天意,那就让咱俩死在这儿好了!我真的不想动了。”马程峰靠在常小曼肩头有气无力地说道。小曼的肩很滑,可他此刻却无力再享受这些微妙的情感。死神之手愈发的临近了。

地下泉疯狂地喷涌而出,顷刻间淹没了第三层岩洞,泉水没过腰间,然后是胸口。常小曼是个女孩,身子娇弱,虽会游泳,但让她带着马程峰肯定不行,二人飘在阴寒的水面上,越飘越高,最后被地下泉水冲到了岩洞的另一边。

也就是他们下来的那个洞口,水的涨速很猛,没多大会儿功夫,竟然把他俩送到了洞口,那口棺材里。

“程峰,我们还有希望,不能放弃!”马程峰失血过多,又泡在冰冷的泉水中,早就失去知觉了。任凭她怎么推,也推不醒。

“我们不会死的,一定能出去!程峰!我要带你出去!”常小曼和马程峰被地下阴泉从第三层岩洞顶了出来,面前就是那个狭窄的墓室,墓室中的那口棺材是木头的,二人坐在棺材中漂浮了起来,可这棺材又不是密封的,如果水再涨,迟早要把他俩淹死。

刚才那俩坛子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那液体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重新唤醒了地下泉,这次,地下泉的力量很大,这么大一会儿,也就是两三分钟的功夫,水位就已经逼近第二层岩洞的洞顶了。

无独有偶,原本沉重无比的棺材盖,竟然被大水给浮了起来,没了阻力,常小曼顺手就把那棺材盖拽了过来,因为有水托着,所以棺材盖并没有多沉,拽过来后,直接盖在了那口殷红色的棺材上。

当初这个棺材匠肯定是有两把刷子,棺材盖与棺材沿之间有一层缝,棺材盖外边还有一层凹槽,合上后,刚好陷入凹槽中,密封的滴水不透。可上边是密封好了,这口棺材下边漏了个窟窿,正是这个窟窿通向地下第三层岩洞。

现在横竖都是一死,唯独能做的就是拖一分钟十一分钟,只希望老天爷开眼,能让二人绝路逢生。常小曼情急之下,游出棺材,抽出那把长剑,一剑下去劈碎了木门,这把长剑十分锋利,决不让寒血刃。她抱着半块门板又游了回来。

木板的大小刚好可以堵住棺材下的那个骷髅。

棺材是飘在水面上,但下边木板露个窟窿,水不停地往里边灌,估计再过几分钟,这棺材就得沉底。

常小曼游入棺材里,依靠自己和马程峰身体的重量,侧压着棺材,把这口棺材在水面上压的连续翻了两个个儿,最后,原本朝上的棺材板换到了脚底方向,这样一来,漏水是止住了,头顶上那个大窟窿用木板堵着,就算地下泉涌满了整个古墓,他们俩依靠着棺材里边剩下的空气也能坚持一阵子。

常小曼坐在棺材里边,用自己的肩膀死死顶着那块木板,纵使这般,依旧有小部分水从外边涌入。

棺材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她觉得,这棺材浮在水面上正在飘动,她看不见外边是什么情况。第二层岩洞中水势暴涨,巨大的水压冲垮了那扇门,很快,灌满了整层岩洞,只剩下这口飘在水中的棺材还在支撑着,棺材里有空气,所以一直飘在水面最顶端。但常小曼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一旦她顶不住那块堵住缺口的木板,大水立刻就会冲进来。

水压这个东西是无法用一个准确的数字来形容的,只要水压大到一定程度,任何物质都无法抵御它的冲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