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10章 诡梦

第2010章 诡梦(1 / 1)

他们发现,每走一段距离石壁上都会出现一扇门,每扇门的规格和样式相差不多。仔细数了下,这些门贴在石壁上呈半弧形,一共正好就是九九八十一扇,正对应了阴阳玄道所说的八十一道死门之说。

“好悬呀!幸好咱俩刚才没进去,指不定咱俩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呢!”马程峰说。

“可是你发现没有,这里只有这八十一道门,这是一个扇子面形,咱们要不就挨扇打开去探,要不然就原路返回。”常小曼看着马程峰问道。她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男人才是她的主心骨。

“回去肯定是没有路可走,对了,风?这股凉风看看是从哪扇门后吹出来的,咱们不就知道哪里跟外界有联系了吗?”

二人一扇接一扇的寻找着,最后发现,岩洞中的凉风却不是从这八十一善木门中吹出来的,而是从这张扇子面正中心位置的一个地窟窿里吹出来的,那地窟窿很小,就跟个脸盆那么大,里边还发出咕嘟嘟的声音,看似这就是地下泉水的源头了。这里通向地心,而不是出口。二人彻底绝望了,最后一丝希望也落入谷底。

“哎!”马程峰叹了口气。

“大老爷们叹气干啥?没事的,不就死死吗?至少咱俩不孤单啊?怎么,有我这个大美女陪着你还不乐意呀?”常小曼故意逗他,让他放宽心。

“呵呵……可能这就是命吧?都说咱俩是有缘人,可这种缘分不要也罢,如果有来世,我情愿活着多陪你一段时间。”

“别胡说!我们还没死,没死就有希望,你马程峰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常小曼紧紧握着他的手,小曼的体温很凉,不停地流鼻涕,看来是感冒了,正常人,没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在地下冰冷的岩洞中冻了好几个钟头能不感冒嘛?

两个年轻人就这么相互依偎着彼此取暖,折腾了几乎一宿,自从进入这诡异的古墓后,无论从精神还是肉体上他们都经受着常人所难以承受的折磨,程峰是男人,从小练武还好些。稍一放松,常小曼再也坚持不住了,靠在程峰怀里渐渐睡了过去。

马程峰搂着怀中的,体会着她的温存,二人的脸贴在一起,身子紧紧相拥,这种幸福感是他一辈子都未曾体会过的,没过多久,他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孩子,醒醒?醒醒?”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马程峰耳畔传来,不停地呼唤着他。“这里不能睡,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马程峰微微睁开眼睛,眼前黑乎乎一片,身体四周全都是阴寒的冷气,吹的他不停地打颤。小曼呢?小曼不是在自己怀里吗?她怎么不见了?马程峰站起身四下寻找着。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空旷的虚无中,面前不远处,只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站在那慈祥的笑着。

“你是谁?”他诧异地问道。

“我是这里的主人。”老头穿着一件前朝褂子,褂子是金黄色的,手上戴着一个翠绿色的大扳指,那扳指一打眼就知道是个好东西。堆满皱褶的老脸上是一双乌黑的眼睛,尽管他正眯着眼冲自己善笑,可他的眼中却看不出有任何神魄。老头额头上光秃秃的,就像清朝人一样,梳着一条大辫子垂在后腰。

马程峰可以清晰的感觉的老头身上带着的死气。也不知道他把常小曼带到哪去了。

程峰手握短刀一步冲了上去,短刀的刀刃距离那清朝装扮的老头脖子只有一公分距离。他面露杀机。“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说!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杀了我……呵呵……孩子,非但你杀不了我,谁也杀不了我。”老头故意把脖子往前一挺,做了个刀抹脖子的姿势,可他的脖子竟然好似一团空气一样,从程峰的短刀上直接穿了过去。不,也许他就是一抹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空气。

马程峰皱了下眉头,赶紧退后几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你……你到底什么人?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不属于这里,你的命运更加不可以在这里终止,快醒醒,不能睡!”

“我睡着了?这是我的梦?”马程峰使劲儿用手掐了自己脸蛋下,有点疼,可却不会像以前从噩梦中惊醒。眼前的一切都太真实了,真实的可怕,甚至,他掐自己脸蛋的时候,从开始发力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痛感一点点在增强,皮肤被拉伸的感觉。

“如果你死了,那姑娘断然不能活,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她想啊?”老头意味深长地说:“你记住,向东北九九八十一步,打开那扇门,门内会有一个人头,对着那个人头磕三个头,然后再出门,像西南同样走九九八十一步,那件石室中有两个罐子,不要打开,抱着罐子去中心地眼。先把那颗人头扔进去,然后再一点点把这两个罐子里的东西倒进地眼,记住……切记……决不可有半点差错,否则你们将永远沉睡在这里。”

“切记……切记……东北九九八十一步……西南……罐子……人头……地眼……切记切记!”老头的声音愈发虚无缥缈,最后,完全消失在了这片虚无之中。

“前辈?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要救我?前辈?前辈?”马程峰呼喊着,可这片虚无中却只剩下他自己。

突然间,马程峰的视野中闪现出一片金光,那金光晃的他头晕目眩,脑袋里也变得浑浑噩噩……

“程峰……程峰……我冷……我冷……”当马程峰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终于感觉到了怀中常小曼的存在,小曼紧紧地靠在他怀里,好像比刚才暖了不少。

“不怕,有我呢!”马程峰伸手一摸,她的体温当然高了,常小曼感冒了,如今正在发高烧,刚才说的都是梦吟。

可现在他不仅没有随身带药,而且就连可以御寒的衣服都没有一件,如果再这么烧下去肯定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