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02章 幽深的墓道

第2002章 幽深的墓道(1 / 1)

“呵呵……没事……这都是小伤,你知道吗?小时候奶奶刚死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无依无靠,屯子里没有人愿意救济我,我只能苦练千里一夜行希望日后做一个了不得的飞贼。”马程峰满头是血,可还是对常小曼微笑着,最近他特别爱笑。

马程峰小时候练千里一夜行没少吃苦头,千里一夜行看似是外功,但其实它要求人体的协调能力十分苛刻,跑动起来,耳畔都是呼呼的风声,那速度对年幼的马程峰来说根本难以控制。

这孩子有一次刚刚突破千里一夜行的第三成功力,他那天晚上十分兴奋,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轻飘飘地飘在半空中,就好像脚丫子都没沾地似的轻盈。左右的景物不停地往后退,耳畔的风声呼呼地吹着。

兴奋过度的马程峰忘记了自己还初学乍道,脚底下没收住,直接撞到了一棵大树上,顿时撞的他眼冒金星,直接昏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眼睛,天都亮了,他整个人就跟个血葫芦似的,浑身上下都被自己的血染红了。

如果再不止血,他就得死了!

这孩子从下就不娇气,连滚带爬地跑回家,对着奶奶留下的一面镜子照了照,发现伤口就在自己脑门上。找来针线,竟然自己对着镜子就给自己缝上口,那种疼痛就不用再说了,等缝完伤口,家里边一贫如洗哪里有什么药物?他索性直接和了个泥球就这么呼在了脑门上,血止住了,孩子也活下来了,最后,脑门上落下了个大伤疤。

“你看,我脑门上这道疤就是小时候留下的,我自己都敢缝呢,你怕什么?快!”马程峰很信任常小曼。

这门手艺可不是寻常人说学就学的,除非你是卫校的护士,平常人也没这机会,毕竟没几个人有马程峰这胆识!

常小曼都忘了自己是怎么缝的了,就觉得自己的手一直在哆嗦着,滚烫的鲜血就从自己指尖间流动着,偶尔,她的一个小动作会让马程峰皱眉,口中啧啧。那应该是把他弄痛了。不过马程峰愣是没喊,一直就这么干挺着,让常小曼缝好。

“我是不是弄痛你了?”常小曼问他。

“没事,挺好,我还得谢谢你呢,我自己也看不见后脑勺啊?”马程峰虽然都带着跌打药,其中就有消毒用的碘酒。最后再抹上点云南白药,总算是止住了血。就算这样,马程峰的脸色还是很差,估计少说也得休息数日才能恢复。

处理完伤口,他站起身来,走到那还在微微颤抖着的巨型守宫兽身边用脚踢了两下,它不再反抗了,看来这次没有什么威胁了。

“咱俩估计是找对了,守宫兽象征着女人的贞操,也象征着女子旺夫。肯定是当年顺治帝故意在这下边养了它。”常小曼判断说。

“总算是找到了,那个牛鼻子老道没有骗咱们,走,进去瞅瞅!”

“你疯了?你有伤在身,咱还是先回去吧,休息几天再说!”马程峰的伤不轻,正常人身体素质稍微差点的,估计早就站不起来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地眼下的泉水已经流尽了,可能是气候的原因,就怕过几天入秋了,下边的水再涨起来咱就下不来了。”马程峰摸了摸后脑勺,伤口挺长,脑袋里都嗡嗡作响。好在,他身体素质不错,暂时还熬得住。

有的时候马程峰的脾气跟无双差不多,俩孩子的生长环境不同,一个是蜜糖罐子里泡大的,一个是纯粹的野生。可他俩都是属倔驴的,认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常小曼的手电筒也不知道丢哪去了,她扶着马程峰,二人继续朝着暗无天日的洞穴深处走去。

“你还记得玄道离开前嘱咐我们的话吗?”二人一边走一边聊。

马程峰说我记得,他提到过,冢下九九八十一道玄门,门门都是死路,还有什么……不要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只有身边人真是真实的?你压力也别太大了,这老道说话太玄乎,他又没下来过,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是一条完整的墓道,墓道中铺设着古老的青砖,全都是清早期稍早而成,墓道幽深笔直,就连马程峰的鬼瞳一眼都望不到边际。仿佛这真的是一条通向地狱的黄泉路一样。空荡的墓道中回荡着常小曼的脚步声,脚步声很真切,若是这墓道中还藏着其他古老的生物,恐怕他们二人的目标早已被锁定了吧。

“程峰,不是我说你,我觉得你这个人是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谁的话你都不相信,其实我觉得至少咱们认识的这些人里,除了我的哥哥,大家对你都没有坏心。”常小曼说。

“我不是不信任玄道,我长这么大,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江湖险恶,不得不防。如果非要说我有一个信任的人的话,那么……是你吧?”说这话的时候,马程峰一直低着头,他不敢看常小曼的眼睛,生怕引来人家姑娘的不悦。

“呵呵……谢谢,走吧!既然你信任我,我没理由不陪在你身边。”常小曼的手从马程峰的腕子上一点点下滑,最后与他那沾满鲜血的手十指紧扣。

两个可怜的孩子的心越走越近,他们的身世很像,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此刻,彼此互相温暖着对方的心。前方是一盏灯,照亮了马程峰冰冷的心,阴阳玄道说的没错,这俩孩子就像正负极的磁铁,只要相遇,再分开就难了。

“我觉得这里不像是帝王陵寝,墓道太空旷了,如果真是顺治帝为自己和董鄂妃准备的亡灵,墓道中虽说不至于金碧辉煌吧,但应该留有其他特征,咱们走了也有一阵子了,一点都没见到。”马程峰观察的很细致。

“是啊,这墓道太长了,有点不对劲儿,会不会是咱们错了?我是说,真正的墓穴应该是在攒云峰那边?”二人已经走出来一里地的路程了,依旧没有见到真正意义上的墓门。